在國際舞台上,中共已日漸被孤立,中共在外交上種種「戰狼」行為一直被外界詬病,近期與西方國家的頻繁的交鋒中,中共外交官的言辭激烈再度引發關注。中共外交政策是如何成了目前戰狼模式?又有哪些表現形式。

本文主要從中共竊國後撒幣外交、到戰狼式外交辭令、行為及人質外交,揭露中共外交政策演變過程。

撒幣的外交政策

中共竊國篡政後,在外交上,主要是希望國際承認其合法性,利用撒幣(中共稱「對外援助」)拉攏亞非拉諸多小國。即使是三年大饑荒時期,中共也從未停過撒幣,甚至直接送糧食。

中國報告文學作家舒雲,在2009年《同舟共進》(政協廣東省委員會主管、主辦)第1期刊文《與國力不符的對外援助——中國外援往事》中披露,自1950年起,中共對越南、北韓、蒙古、阿爾巴尼亞、柬埔寨、巴基斯坦、尼泊爾、埃及等國家提供巨額援助。

1950年韓戰爆發,中共對朝支援了100多萬所謂志願軍人、戰費7萬億元人民幣(舊幣);1953年11月金日成訪華,中共不僅將戰時費用一筆勾銷,又無償贈送8萬億元人民幣(舊幣)。

截至1966年,中共援助非洲累計已達4.23億美元。「在中共的『對外援助』中,對越南的援助時間最長,數量最大。」

20世紀80年代,即所謂的「改革開放」後,中共便利用中國的「大市場」吸引外資,逐漸牽制西方社會,對西方國家各方面的滲透也逐步跟上,同時仍對小國進行投資拉攏。

《九評共產黨》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中指出,打經濟牌是中共流氓手法在外交上的體現。中國的飛機訂單是給法國還是美國?這完全要看誰在人權言論等方面有沒有對中共說三道四。中國的經濟利益把為數不少的西方商人和政客緊緊地套住了。據中共商務部統計,截止2004年4月底,全國累計合同利用外資金額為9,901.3億美元。

2017年6月5日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受邀在阿德萊德為南澳智囊RUSI-SA的成員發表演講。(劉珍/大紀元)
2017年6月5日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受邀在阿德萊德為南澳智囊RUSI-SA的成員發表演講。(劉珍/大紀元)

2005年7月10日,前中國駐悉尼領館政治一等秘書陳用林,在記者招待會及華人座談會上披露中共對海外華人社區的滲透和控制。陳用林還曾在美國國會、歐盟議會、比利時弗拉芒議會、英國國會和丹麥議會等做演講時,向西方社會揭露中共有步驟地將共產意識滲透西方各個領域,影響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理念。

2010年5月20日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文章指出,中共在向其它國家出資時,中共不按照國際慣例行事,通常都是私下談判,通常也都是把錢貸給西方資金不敢涉足的國家。例如,2009年中共把貸給阿富汗的7,500萬美元資金轉為資助款項。

2013年,中共推出「一帶一路」,向沿線東盟12國、南亞8國、西亞18國、中亞5國、獨聯體7國和中東歐16國總共66個國家和地區,進行龐大的基礎建設投資,即建設鐵路、公路、機場等大型項目。

戰狼式外交辭令

九十年代上半期在大量外資湧入後,使中國經濟得以發展,中共也值此發展對外擴張。尤其是近年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外交官的辭令更讓全世界看清了它戰狼式野心。中共外交部還被嘲諷為「鬥爭部」、「戰狼部」、「對外關係破壞部」。

中共外交部如何成了「對外關係破壞部」?《法廣》日前刊文稱,觀察人士分析,這與中共外交官員的「努力」營造氣氛有很大關係,他們似乎都不善於「外交辭令」,發言人語氣橫蠻,駐外使節炮彈連連,不像外交,更像在對外作戰。

美國智囊外交關係協會(CFR)高級研究員、亞洲研究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曾表示,外交政策在中國是非常、高度的中央集權,一般來說,中共外交官「不會擅自發表未經批准的言論」。

7月13日,中共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臨時代辦趙立堅發推文,在為中共新疆政策辯護的同時,批評美國種族問題,說「華盛頓特區的白人從不去西南區,因為那是黑人和拉美裔的地區」,並連續使用三個「black」(黑色)。在美國,這個詞此處的用法被視為不禮貌行為。

為此,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駐聯合國大使賴斯(Susan Rice)回擊他是「可恥的種族歧視者。而且驚人地無知」,並說「在時限內,你會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

趙立堅這個挑釁言論,起源於22個西方國家在7月10日聯名致信聯合國,敦促北京停止拘押新疆維族民眾。而7月12日,37個國家也致信聯合國,支持中共的新疆政策。其中許多是非洲國家,以及北韓、委內瑞拉、古巴、敘利亞、巴基斯坦等這樣的國家。被網民嘲笑說中共得到這些「窮小」國家支持,恐怕也是通過撒幣結交的兄弟吧。

2019年7月8日,美國國務院政治軍事局宣佈,已批准兩項對台「對外軍事銷售」(Foreign Military Sales),美國國防安全合作署(DSCA)並已正式知會國會。

當天,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開通推特,但他發的推文同樣引來很多批評。他在7月12日發推文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沒有任何分裂中國的嘗試能夠成功。玩火的人最終會引火燒身。」

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的推文(左)及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右)的回應。(網絡截圖合成)
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的推文(左)及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右)的回應。(網絡截圖合成)

隨即,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在官方推特貼出了他在自由女神像前的照片,指崔應該先賦予中國人推特自由。另有很多網民炮轟崔天凱,其中不乏西方學者和專家。

其中有網民說:「中國人不被允許有自己的聲音,但中共的爪牙們可以利用國際社交媒體來洗腦並威脅世界上其他人。這很荒唐。推特是屬於哪裏?美國還是中共?」

對於香港民眾反送中事件,中共外交官的言詞激烈程度更像「戰狼式」的外交。

英國外交大臣侯俊偉(Jeremy Hunt,侯俊偉)、英國首相梅伊均表達支持港人反送中。7月3日,梅伊對國會議員說:「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權利和自由,必須得到尊重。」

當天,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稱,英國不要干涉中國國內事務,還說英國似乎已經忘記了香港不再是殖民地,應該放棄香港。

BBC評論說,令人驚異的是,這名大使赤裸裸地對英國大放厥詞,一點都沒有掩飾,「這顯然是中共國家機器的全面反撲」。英國外交部當天傳召劉曉明,要求他解釋對香港問題的言論。

在加拿大抓捕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事件上,中共前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也令人側目。

2018年12月13日,盧沙野在加國《環球郵報》(Globe and Mail)發文稱,孟晚舟被逮捕「是美國政府有預謀的政治行動」、「加拿大是美國獵巫(witch-hunt)同謀」。

2019年1月17日,盧沙野公開向加國政府表示,「如果加拿大政府禁止華為參與加拿大5G建設的話,會有甚麼後果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肯定會有後果。」

國際法專家、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副院長古舉倫(Julian Ku)說,「我對中共的厚顏無恥感到驚訝。如果你能因為別人尊重法治就指控他們是種族歧視,這還真是有用的策略」。他指出,盧沙野的論點相當「荒謬」。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動輒用霸氣訓斥的語調,被網民嘲笑沒有外長風度,還不如粗野村夫。此外,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個個在發言時表露出咄咄逼人,言詞犀利,對記者也毫不客氣。

時事評論家橫河指出,中共向來的黨文化就是奉行鬥爭哲學,不講禮儀不講文明,而且這些官員在國內訓練成習慣之後把野蠻粗暴表現在國際舞台上。官員們的最大任務是維護中共政治正確,其教育體系與中國傳統禮儀是背道而馳的。

橫河表示,中共外交官沙祖康和李肇星都是典型的強硬派,甚至還和外國外交官發生肢體衝突,回國卻受到表彰。這鼓勵了外交人員在國外為了中共面子,而違背基本外交禮儀。

中共官員這種戰狼式外交行為,還體現在2018年11月,在巴布亞新畿內亞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峰會(APEC)上。

當時,4名中共官員試圖闖入巴外長辦公室,企圖影響草擬中的峰會公報內容。會議期間,中共官員還以場地和安保為由,只允許大陸媒體採訪,阻止其他外國記者入場採訪。

2018年9月,大陸遊客曾先生一家在瑞典碰瓷、大鬧酒店,被外界當成笑柄,但中共卻把小事升級為外交事件。中共外交部提出嚴正抗議,駐瑞典大使桂從友擺出戰鬥狀態,中共媒體把此事拿出來大肆炒作。

中共拘押人質作為外交策略

中共戰狼式的外交政策還表現在報復其它國家時的扣押人質上。例如,孟晚舟被抓後,中共將多名在華的加拿大人抓捕,還將加人判處死刑。而「人質外交」已成中共慣用的外交手段。

7月13日,加拿大「全球事務部」(Global Affairs Canada)確認,一名加拿大人在中國煙台被拘留。此前該事務部發言人Guillaume Berube刊文說,從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3日,中共共抓捕了13名加拿大人,其中8人已被釋放,只有3名加拿大人被公開,包括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商人斯帕沃(Michael Spavor)和教師莎拉・麥克維爾(Sarah McIver )。

中共當局還判處兩名加拿大人死刑。2019年1月,加拿大人謝倫伯格被判死刑。4月,華裔加拿大人范偉(Fan Wei,音譯)被判死刑。

再如,英國從首相到民眾支持香港反送中後,有4名在大陸的英國人被中共抓捕。

此外,美國國務院通過對台軍售案、蔡英文過境美國紐約之時,上海仟和億公司旗下12名台灣分析師在大陸被抓捕。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說:「中共它抓捕外國人來作為外交的一種手段。中共從它起家的時候就已經慣用人質綁票。只不過是這種黑幫、土匪的做法,披上了一層法律、外交的面紗而已。」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也表示,媒體曝光中共恣意抓捕在中國的外國人的行為,可以讓國際社會看清中共的本質。

唐靖遠認為過去中共還會顧忌國際社會的輿論,以「法制」,「遵守國際規則」等來偽裝自己。「但是我們看到現在的中共,已經是越來越肆無忌憚。它越來越傾向於用『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這種『戰狼』似的思維來處理國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