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神學家潘霍華說:「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但卻是蠢人,還有些人智力低下,但絕非蠢人。作為某些特定環境的產物,我們驚訝地發現了這種情況。」今次因《逃犯修訂條例》而引發的種種社會衝突,正好印證了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如果人有足夠的道德,還會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嗎?據稱智力非凡、考試第一好打得,原來正好引證各種愚蠢的舉措,更終於明白「所托非人」這個詞的「非人」,所隱含的更深含意。「非人」即「不是人」,「不是人」又如何能有道德?

愛恩斯坦説:「有兩樣東西是無限的,宇宙無限及人類的愚蠢。」而天才與愚蠢之間的區別,就是「天才有極限,而愚蠢卻無限。」由事件初期引發爭議,到現在的嚴重衝突,規模越搞越大,衝突越演越烈,更接續不斷發生流血事件。這一切,真的全無契機,無法調停化解不滿與鬥爭嗎?只是當權者太自信,既沒有自知之明,又輕視人民卻高估自己,以致在妄自尊大中,犯下一個又一個的愚蠢錯誤,做成現在難於收拾的亂局!既害了自己,又苦了市民及公僕,對社會做成極大的分化,更為國家在多事之秋添煩添亂。如果這樣說打得,大概應該是「抵打」才得。

看到各種警民衝突,作為城市的一份子,怎能不痛心惋惜?警察無奈成為棋子變作政治工具,而市民又將政治不滿,直接投射於他們身上,以致雙方衝突不斷加劇,冤冤相報結怨日深。而始作俑者,郤身在高門厚牆舒適豪華的冷氣房之內,等待雙方在大熱天時行差踏錯,希望轉移視線靜待開脫時機。如果大家還衝突不斷,是否有點不智?馬丁路德金說:「The time is always right to do what is right.」做合理正確的事情,任何時機都是好時機。警民雙方,現在是否都要想想應該做什麼?

林肯說:「The best way to destroy an enemy is to make him a friend.」今天抗爭的市民和警察,都視對方為敵人,其實大家都是香港市民,何必成為仇敵?這種敵對關係,應該快快結束。雙方都要找出方法渠道,使彼此化敵為友,重回正軌。畢竟雙方本來都不是敵人,同是政治的「受害者」!如果能應用「真,善,忍」的同理心面向對方,過激過火的暴力行為便可減少,衝突自然可望降溫,而理解包容調停協商才能展開。

馬丁路德金說:「黑暗不能驅除黑暗,只有光明可以做到。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可以做到。」又說:「我決定堅守愛心,因為仇恨是無法承受的負擔。」而在現時不斷擴大的警民衝突,互相結怨的情況下,希望大家都不要再作出愚蠢的行為,犯下不能承擔的惡果。也許現在雙方對彼此所犯下的錯誤同是怒氣難消,心存報復,但「我們必須接受有限的失望,但絕不能失去無限的希望。」而「寬恕不應該是偶然為之的行為,而應該是不變的態度。」這樣才能慢慢化解近日的仇怨,認清事實,解決困局。

愛因斯坦說:「要打破人的偏見比崩解一個原子還難。」現在大家都在自己群組的同溫層回音室製造偏見,容易墮落愚蠢的缺陷,失去做人的道德。抗爭的道路很漫長,相信大部份人也不會輕易放棄或停止。正如馬丁路德金說:「我們不會滿足,除非正義與公正,如流水般滾滾而來。」但請記住,做任何事,也不能喪失應有的道德及理智,更別成就愚蠢,墮落於行為的缺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