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寫過許多篇關於鈴蘭和蘭花的詩文。有一天一位年輕朋友用開玩笑的口吻對我說:「一種花竟然讓你寫了那麼多的文章,以後再看到蘭花時,就沒有什麼好寫的了吧?」然而,不知為何,每當在遍開的鈴蘭花叢中悠然漫步時,我就會即刻靈感迸發,那些靈感可以輕而易舉的落於紙上化為一篇新的詩文。因此,在梅、蘭、竹、菊這花中四君子之中,我唯獨與蘭花有一種不解之緣。

其實,在中國古代的文人墨客之中,對於梅、蘭、竹、菊這花中四君子,也都是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讀過了「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可知田園詩人陶淵明對菊花情有獨鍾;看過「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可以理解南宋著名詩人陸游非常欣賞梅花;再閱讀清代著名書畫家鄭板橋的「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則可知鄭燮偏愛翠竹;如果說起生性愛蘭的詩人,當屬唐朝的大詩仙李白,他所作的「為草當作蘭,為木當作松;幽蘭香飄遠,松寒不改容」,在我的心中是一幅極美的畫卷。

李白在中國是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他自幼博學而才氣縱橫,杜甫曾稱他是「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後世的人們稱他為「詩仙」。李白從二十四、五歲開始雲遊四方,幾乎就是浪跡天涯,四海為家,一生在中華大地上不知留下了多少足跡,而他那豪放大度的詩作,和灑脫雄渾的才氣,也成了中華文化寶藏中最耀眼的一部份。

李白的詩作,不只是美在意境,而且還美在它的通俗易懂。有許多古詩,雖然意境也很優美,但是現代人已經無法直接讀懂它的原文,只能憑自己的猜測和想像去感受其內涵。而李白的詩作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即使是在千年之後的今天,仍然讓每一個閱讀它的人都能心領神會。大詩仙在眾多的花叢之中獨愛蘭花,必有他的理由。

縱觀李白的一生,他的品格也與蘭花有許多相似之處。蘭花生於幽谷叢林,與野艾莠草同生,不居顯位,不與人爭,高風亮節,這與李白的為人處世的態度是相通的。蘭花雖為一小草,但它以自身的香、色、姿、韻,給人們帶來了豐富的大自然的生命資訊與嗅覺、視覺、感覺上的愉悅。它四季常青,姿色俊秀,香氣四溢,清雅沁人。人們在數千年的賞蘭過程中,將中華民族的優秀品德、美學觀念不斷地融入蘭花之中,並且不斷的提升,使蘭花成了中華民族優秀品德的重要象徵之一。

蘭花,作為備受人們喜愛的傳統名花之一,其葉常青,花潔雅,味幽香,素有「香祖」、 「空谷佳人」、「國香」、「花中君子」等美譽。其生於深山,隱於幽谷,象徵著處困厄而不改其操的大德君子、臨危難而不移其情的仁人志士。重溫詩仙「為草當作蘭,為木當作松」的名句,偶有浮躁的心靈也逐漸變得清靜與祥和。在幽香清遠的蘭花叢中讀書或漫步,也是人生中的一大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