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安德斯·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先生在英國《衛報》撰文,對歐盟新一代領導人提出中肯建議。他認為從中共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鎮壓上,可以看到中共體制跟民主制度不能共容,他呼籲歐盟保護台灣(中華民國)這個維護民主體制的地方。

拉斯穆森於2009年至2014年擔任北約秘書長,之前於2001年至2009年擔任過丹麥首相。

下面是他的撰文(經過編輯):

有爭議的「引渡法案」修例在香港已經「壽終正寢」,但是隨之一同死去的,是外界希望中國大陸(中共)能進行民主改革的希望。

在「一國兩制」模式下,外界認為,香港的民主能得到保障,公民的自由可以得到保護和尊重。與此同時,西方長期以來還有一種共識,認為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大陸將更變得像香港(一樣民主)。遺憾的是情況恰恰相反,近年來香港變得越來越像是中國大陸了。

也許我們天真地相信,香港的民主可以不受中共的侵蝕,但是北京毫不掩飾其觀點,即民主與中共不能相容。

對於香港及其它地區的民主活動家來說,世界上還存在一座閃亮的地方:台灣。這是中華民族追求自由民主的典範,所以北京對台灣進行巨大打壓,這絲毫不足為奇。

在南中國海,中共正在加強其軍事存在,它對台灣空中和海上的侵犯已升級到危險程度。自2016年台灣選舉了捍衛主權的蔡英文總統後,北京對台北的敵意加劇。中共進一步侵犯台灣領空、領海,最近的一個例子是6月中共的航空母艦經過台灣海峽。中共也預計會干涉明年1月的台灣總統大選,對此台灣也在密切關注。

迄今為止,歐洲對中共的政策一直遮遮掩掩,有幾個國家一直渴望與北京勾勾搭搭,為了吸引中資,有些國家甚至可以甩賣我們的民主價值觀。他們對北京在國內侵犯人權、在國外咄咄逼人視而不見。與此同時,其它國家看到中共在全球霸道橫行,在欺凌面前怯懦不言。

歐盟經常說,其外交政策的基礎是民主價值觀,而不是短期利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應該堅持這些價值觀,並保護台灣免受專制政權的壓力。例如,美國以身作則,最近決定向台北出售價值超過20億美元的軍事裝備。

然而在歐洲,很多國家已經接受了中共的說辭,我們把台灣排出在國際活動和論壇之外。

新的歐盟領導層應該改變這種做法,支持民主自決(的台灣)。首先,歐盟新領導層應該與台灣領導人會面,並繼續推進投資夥伴關係; 當中共採取欺凌(台灣)的姿態時,歐盟不應該保持沉默。否則,歐盟聲稱其外交政策建立在價值觀之上,只是一紙空談。

我們對國外民主的捍衛,就是對我們國內安全的捍衛。歐洲目前圍繞中共是否存在潛在的安全威脅進行辯論——從華為參與建設5G,到中共在歐洲的一帶一路投資政策。

我們希望北京提供給世界機會,並跟我們成為合作夥伴,但事實並非如此,中共持有跟我們完全不同的價值觀,其極端做法使我們擔心其真正的動機。這就是為甚麼歐洲堅持自己的價值觀,這至關重要。

香港人希望有更多的民主。他們必須靠自己去爭取勝利。歐洲不能再為了一時之安和現金投資而苟且偷安。如果我們默許的話,中共就會改寫世界的規則手冊——-首先在自己的家門口拆除民主。

我們應該支持台灣,把其當作民主社會的正式成員。在一個全球相互依存的世界中,如果我們不能在東亞及其它地區捍衛我們的價值觀,最終會導致我們自己的國內的價值觀被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