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賽場上龍舟隊健兒奮力划漿前行的身影,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對於多年參與龍舟競渡的隊員來說,能令他們願意留在體育會中的動力,除了賽場上共同為獎盃拼搏的熱血外,最動人的其實是那濃濃的兄弟情。大澳駿義龍創會成員之一的黃偉業(業仔),對會中事務盡心盡力,也見證了「大澳十連冠」圓夢的過程。他希望年青一輩能夠和他們當初一樣擁有熱忱,讓「駿義龍」之名繼續發亮。


1993創立的「駿義龍體育會」,凝聚了不少對扒龍舟興趣十足的青年。(陳仲明/大紀元)
1993創立的「駿義龍體育會」,凝聚了不少對扒龍舟興趣十足的青年。(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中,隊員划槳勁力十足。(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中,隊員划槳勁力十足。(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赤柱龍舟邀請賽比賽中展現雄姿。(曾蓮/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赤柱龍舟邀請賽比賽中展現雄姿。(曾蓮/大紀元)

從血氣方剛的少年到成熟穩重的中年,這一晃眼就是二十六年,黃偉業於1993年時和一班好友共同創立「駿義龍體育會」,凝聚了不少對扒龍舟興趣十足的青年,現時成員約有五十人,最常參與比賽的隊員有二十多人。


大澳駿義龍創會成員之一的黃偉業(業仔),對會中事務盡心盡力,也見證了「大澳十連冠」圓夢的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創會成員之一的黃偉業(業仔),對會中事務盡心盡力,也見證了「大澳十連冠」圓夢的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回憶起當初成立龍舟會的點滴,業仔仍然津津樂道,也不禁感嘆:「放棄很容易,堅持下來最難!」他感激身邊的親人台前幕後多年來一直支持自己扒龍舟,也對駿義龍持續有年青人加入感到欣慰,相信這股力量可以持續下去。

志同道合籌錢造龍舟

隨著業仔來到大澳小學旁的海灘,可見幾隻私家龍舟存放其中。業仔指著靠在岸邊的駿義龍龍舟說:「這隻已經退役了,現在我們的龍舟是第七代。更新換代也很快的,三五年就要換一隻。」


大澳小學旁的海灘擺放了退役的駿義龍龍舟。(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小學旁的海灘擺放了退役的駿義龍龍舟。(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小學旁的海灘擺放了退役的駿義龍龍舟。(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小學旁的海灘擺放了退役的駿義龍龍舟。(陳仲明/大紀元)

業仔記得當年自己年少的時候,曾經與父輩一起扒龍舟,後來幾個好兄弟也想自己成立一支龍舟隊:「我們的隊員都是幼稚園、小學就相識的,大家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同坐一條龍船。」大家一起籌錢,加上長輩的資助,造一條屬於駿義龍的龍舟,「駿義龍體育會」便在一班兄弟的努力下誕生了,有了自己的龍舟,也令他們更有動力參與各類比賽。

繼承父輩扒龍舟傳統 

大嶼山大澳是一個保留著不少傳統儀式的漁民社區,龍舟會對扒龍舟也保留著一系列的傳統儀式。業仔介紹,駿義龍至今都遵循著父輩流傳下來的傳統儀式,例如每年清明節過後,龍舟會成員便會前往楊侯古廟侯王廟問杯,擇吉日「推龍」,即推龍舟下海。在端午節正日,他們會為龍舟採青,正式比賽前依序扒龍船到不同的廟宇拜神,最後還有「拜海口」的儀式,以示對神明的尊敬,並求比賽平安順利。


駿義龍至今都遵循著父輩流傳下來的傳統儀式,如在端午龍舟競渡比賽前要為龍舟採青。(曾蓮/大紀元)
駿義龍至今都遵循著父輩流傳下來的傳統儀式,如在端午龍舟競渡比賽前要為龍舟採青。(曾蓮/大紀元)


端午龍舟競渡比賽前,大澳駿義龍前往大澳碼頭參賽。(曾蓮/大紀元)
端午龍舟競渡比賽前,大澳駿義龍前往大澳碼頭參賽。(曾蓮/大紀元)

在傳統私家龍比賽前,大澳駿義龍會先舉行「龍舟拜廟」的儀式。(曾蓮/大紀元)
在傳統私家龍比賽前,大澳駿義龍會先舉行「龍舟拜廟」的儀式。(曾蓮/大紀元)

 
若不在大澳比賽,龍舟會也會請侯王行身一同出賽,帶上香枝,為「濃縮版侯王廟」上香。在傳統私家龍比賽前,也會先舉行「龍舟拜廟」的儀式。

實現「十連冠」承諾

遠離市區在大澳生活的年青人,對大澳以外的地區充滿了嚮往,龍舟對於他們而言是「衝出大澳」的一個象徵。業仔稱,當年大澳有一個傳統,即是在端午節的龍舟賽上獲得冠軍,便可以代表大澳到市區參與國際龍舟賽,還可以上電視被更多人知曉。這一切對於大澳人而言是一種榮耀,不少隊員都有這個願望,也成為他們積極訓練、共同研究扒龍舟方法的重要動力。


大澳駿義龍隊員在今年的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前,做熱身運動。(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隊員在今年的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前,做熱身運動。(陳仲明/大紀元)

最令業仔自豪的,是2007年隊員們許下的一個承諾:「要獲得『大澳龍舟賽十連冠』!」自2008年起至2017年,駿義龍隊員們真的兌現了這一承諾,在連續十年的大澳龍舟賽中勇奪冠軍,一個個獎盃成為他們汗水的見證。


1993年的創立「駿義龍體育會」。(陳仲明/大紀元)
1993年的創立「駿義龍體育會」。(陳仲明/大紀元)

 

自2008年起至2017年,駿義龍隊員們真的兌現了獲得「大澳十連冠」的承諾,一個個獎盃成為他們汗水的見證。(陳仲明/大紀元)
自2008年起至2017年,駿義龍隊員們真的兌現了獲得「大澳十連冠」的承諾,一個個獎盃成為他們汗水的見證。(陳仲明/大紀元)

 

如今已經半退役的業仔笑言:「人生有幾個十年,能夠見證駿義龍的十連冠,我也無憾了!」他表示,如今不少第一代的駿義龍隊員已經不再是賽事的主力,但他們依然在各種崗位上為年青的一輩提供協助,如培訓、提供物資、做裁判等等,繼續盡心盡力為龍舟隊服務。

雖然近兩年未能夠再奪冠軍,業仔也一樣以豁達心態面對:「人不會永遠長勝的,背著包袱不好,每隻龍舟的水平有低有高,反而有時我覺得要經歷一下低潮,在低潮上,人才會有進步。」他鼓勵年青人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可以從頭來過,繼續努力。


端午龍舟競渡比賽期間,大澳駿義龍的「龍躉」。(陳仲明/大紀元)
端午龍舟競渡比賽期間,大澳駿義龍的「龍躉」。(陳仲明/大紀元)


端午龍舟競渡比賽後,大澳駿義龍返回會址途中,經過大涌橋。(陳仲明/大紀元)
端午龍舟競渡比賽後,大澳駿義龍返回會址途中,經過大涌橋。(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赤柱龍舟邀請賽比賽中展現雄姿。(曾蓮/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赤柱龍舟邀請賽比賽中展現雄姿。(曾蓮/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參與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參與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中,隊員划槳勁力十足。(曾蓮/大紀元)
大澳駿義龍在今年的大澳龍舟精英賽比賽中,隊員划槳勁力十足。(曾蓮/大紀元)

私家龍龍舟會充滿人情味

私家龍與公家龍最不同的地方,便是其中濃厚的人情味。每次出賽,私家龍都有會員負責準備美食、飲料、水果,宛如豐盛的「大食會」,除了為隊員們打氣外,也是一班老友相聚談天的快樂時光。

端午節期間,龍舟比賽前後,大澳漁村的夜晚都熱鬧非凡,多間酒樓觥籌交錯,歌聲與歡呼聲不絕於耳。各龍舟會的成員及家屬齊聚一堂,共同分享美好時刻。

今年六月三十日的大澳龍舟精英賽結束後的夜晚,駿義龍體育會的會址前十分熱鬧,成員們今年首次在會址前擺酒席、唱歌,更舉起「駿義龍」的LED燈助陣。業仔開心地分享,這是龍舟會帶給他們最大的樂趣,希望年青一輩也能夠像自己這代人一樣,彼此關係緊密,把龍舟會當作自己第二個「家」。


今年大澳龍舟精英賽結束後的夜晚,駿義龍體育會的會址前十分熱鬧,成員們今年首次在會址前擺酒席、唱歌,更舉起「駿義龍」的LED燈助陣。(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大澳龍舟精英賽結束後的夜晚,駿義龍體育會的會址前十分熱鬧,成員們今年首次在會址前擺酒席、唱歌,更舉起「駿義龍」的LED燈助陣。(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大澳龍舟精英賽結束後的夜晚,駿義龍體育會的會址前十分熱鬧,成員們今年首次在會址前擺酒席、唱歌,更舉起「駿義龍」的LED燈助陣。(曾蓮/大紀元)
今年大澳龍舟精英賽結束後的夜晚,駿義龍體育會的會址前十分熱鬧,成員們今年首次在會址前擺酒席、唱歌,更舉起「駿義龍」的LED燈助陣。(曾蓮/大紀元)

*********

伴隨著鼓聲,駿義龍隊員整齊劃一落槳、起槳,共同衝向終點。訓練過程中雖然有壓力,也會意見不一,但最後都能夠齊心面對困難,共同解決。業仔說:「龍舟會帶給我最大的樂趣,就是整班兄弟都可以凝聚在一起,凝聚力很大,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駿義龍體育會一眾成員合照。(曾蓮/大紀元)
駿義龍體育會一眾成員合照。(曾蓮/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