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浙江淳安9歲女童章子欣失蹤和死亡案引起各界廣泛關注。一位網友提出:中國不是正常社會,許多大陸年輕人具有厭世情緒,不少人死前還要拉上個墊背的,而這種變態心理與中共教育系統的打造不無關係。另一位網友說,孩子的父母離異,隔代撫養,爺爺奶奶貪小便宜,租客騙錢也騙人,這六個大人害了孩子。

這一命案讓人看清:中國社會到了何種混亂和危險的境地!在政治、經濟、法制、文化、婚姻、家庭、人權等領域,各種亂象綜合發酵,中國少年兒童屢屢受害,誰來救救孩子?

在大陸,一個孩子自出生後,便陷入了污濁的生存環境,被不安全的食品和藥品所包圍,被黨文化的洗腦薰染和控制。年幼的他們,還可能需要應對城鄉差別、人權迫害帶來的歧視,要提防冷漠、險惡的周遭一切。虐待、性侵、綁架等以少兒為目標的惡性事件,不僅並不罕見,有些就發生在北京等大都市,且讓人防不勝防。

2008年,三鹿集團生產的嬰幼兒奶粉被發現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導致服用產品的嬰兒出現腎結石等病症。截至2008年9月21日,因使用三鹿嬰幼兒奶粉入院治療的有一萬多名兒童,死亡4人,據不完全統計,受影響的人數在30萬之上。

此重大食品安全事件震驚中國和世界,引發了中國人境外搶購奶粉的狂潮。然而,對於經濟能力不足的家庭而言,國產奶粉仍舊是無奈的選擇,孩子的健康難有保障。

2010年3月,大陸記者王克勤發表了調查報道《山西疫苗亂象調查》,其中提到,山西交口縣回龍鄉一對農民夫妻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接種疫苗後,患上病毒性腦炎,留下各種後遺症。二兒子因服食三鹿奶粉得了結石。他說:「非常悲慘,讓人難受。」

王克勤質問:「誰對這些家庭負責?誰對這些孩子的生命負責?誰對這些孩子的健康負責?」

2011年7月18日,《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職。這就是當局給出的答案。

2011年10月13日傍晚,在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鎮廣佛五金城,2歲女童王悅(乳名「小悅悅」)獨自跑出家門百米外,先後被兩輛汽車撞傷倒地,兩名車主和最初路過的18名行人都未及時施救,導致小悅悅不幸身亡。

此事被眾多國際媒體報道,事發時的影片在網上流傳,中外各界都譴責路人的冷血,對於中國經濟迅速發展致使人民道德觀念淡漠表示擔憂。

2012年11月16日,貴州畢節市七星關區流倉橋辦事處環東路一垃圾箱內發現5名男孩死亡,調查顯示他們在箱內生火取暖,死於一氧化碳中毒。這5名男孩的父親是三兄弟,家長在悲劇發生前11天就已報案,但是當地政府沒有任何作為。事發時,正值中共十八大第一次全體會議時期,央視記者以「你幸福嗎」為開場白在全國各地採訪老百姓,引發群眾質疑和不滿。

2015年6月9日晚,還是在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坎鄉4名留守兒童在家集體服農藥死亡。據媒體報道,孩子們的母親幾年前離家出走,父親當年年初外出打工,4個孩子窮得只能吃粟米麵。

2017年11月25日,湖北黃梅縣杉木鄉沙嶺村9歲小女孩陶秀麗在家附近失蹤後被殺害。據看到遺體的親屬透露,女孩的頭髮被剃、身上全是綁帶,脖子、眼睛、耳朵後面都有刀傷。村民們都懷疑這涉嫌盜賣器官,家屬也不否定,但感嘆「討不了公道」。

2018年7月,大陸驚爆疫苗造假事件,民憤洶湧,震動中外。大量受害兒童的案例令人心酸,病童家長因維權被當局打壓,更令人心寒。

陝西寶雞市鳳縣的四歲女童雷鑫睿,在11個月大的時候,於2015年5月接種了武漢生物疫苗後發病,現在四肢癱瘓、意識喪失、雙目失明,僅靠奶粉和少量流食維持生命。雷家在2016年帶著孩子到北京治病,期間去中共衛計委反映問題,半夜即被鳳縣政府和公安人員押上車帶回。孩子的母親雷霄被關進看守所一個多月,父親和姥姥被以「尋釁滋事罪」拘留。

雷霄說:「眼看著自己活潑可愛的孩子,被一針毒疫苗殘害成了植物人,遭受這樣的滅頂之災,卻連說真相的權利都沒有,這就是我們所生存的這片土地!」

有些孩子或許能躲過毒奶粉、毒疫苗、毒食材、毒教室,但是,如果他們的父母剛直不阿,敢於說真話,想要維護正義,那麼,這些好人就很可能受到殘酷的迫害,而孩子們也會受牽連,被監控,被限制出境,甚至不能正常進入幼兒園或小學。

2002年10月,遼寧省鞍山市,遼陽市佟二堡公安分局的警察撬開了法輪功學員孫玉華家的房門,把她抓走。當時,孫玉華10歲的兒子陽陽哀求警察:「我媽媽是好人,你們不要抓她,我還小,我需要媽媽。」2003年4月,孫玉華在瀋陽大北監獄的女子監獄被活活打死。

2015年7月,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被抓捕,次年1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兩個小兒子很難理解:「警察都是抓壞人的,那爸爸為甚麼被抓了?」一次,學校同學說,「你爸爸被抓了,你們家是壞人。」哥倆晚上聊起這事,在被窩裏哭了。

即使父母暫不在「黑名單」之列,孩子們也躲不過精心編造的謊言教材、欺騙誘惑。政府甚至鼓勵家庭成員間的告密行為,為了「維穩」不惜顛覆人倫。

2018年9月中旬時,安徽亳州警方派人到小學,用錢和零食利誘學生,讓其舉報信教的父母。亳州市某小學校長直言不諱:「中央領導說了,只要是信神的,不管是少年、青年、老年,一旦抓住就得判刑。」

說到教育,必須提及「紅軍小學」這朵奇葩。截至2019年5月,中國已有300所「紅軍小學」,這些學校絕大多數分佈於各省市的偏遠鄉村。在那裏,孩子們身穿灰色的軍裝,每天高唱「革命」歌曲、背誦「革命」故事,他們被告知:幸福生活來自紅軍!

中共濫殺無辜,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無盡苦難,可憐的小學生們卻要在謊言中感恩戴德,沒有選擇服裝、教材、話語的權利。中共不停地向兒童灌輸精神毒藥,荒謬又恐怖。

歷史上8000萬中國公民的非正常死亡,並未讓暴政手軟或心軟。今天,在紅色高牆內,所有的中國人繼續付出健康、自由、安全等沉重的代價。上億名兒童直接暴露在有毒食品、有毒宣傳下,被淹沒在道德淪喪的冷漠和敗亂中,無數幼小的花朵被迫承受著暴虐和虛偽的侵襲。許多孩子已經悲慘地離去,身後是撕心裂肺哭喊的父母。中國的未來正在被自詡「偉光正」的惡黨無情地摧毀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