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已降至自1992年有統計數據以來中國季度GDP的最低水平,這也是27年以來中國GDP表現最差的一季度。市場分析師預計,下半年中國經濟將持續面對下行壓力。

中共官方周一(7月15日)公佈的經濟數據顯示,第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長6.2%,低於前一季度6.4%的增速。第二季度經濟也低於經濟學家預測的6.3%的同比增幅。

《華爾街日報》分析說,拖累中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速放緩的因素包括中美貿易緊張關係、企業暫緩大規模投資以及未理會政府的鼓勵措施。

路透社也分析說,基於二季度GDP增速創紀錄新低,儘管6月工業、消費和投資數據超預期,中國經濟下半年的增長仍有待觀察,至少三季度的下行壓力尤在。

中美貿易戰給中國經濟下行加碼

在5月中美貿易談判破裂、特朗普政府對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提高關稅稅率後,中國6月份的出口增長同比下降1.3%,而5月是增長1.1%。

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特朗普政府用關稅給在華企業釋放了一個清晰的信號,中美貿易衝突短期內無解,調整全球產業鏈或供應鏈已不可避免。

5月初,中方悔約令談判陷入僵局,令雙方有望可能在5月底達成協議破滅,儘管6月底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峰會上會晤,推動談判重回正軌,但突然而來的變故讓中國境內的企業越發擔心,短期內無法解決中美分歧。

從貿易戰爆發一年來,不止外國企業考慮備選項、遷出中國,連中國企業也因為出口終端面向美國,也選擇遷到國外。

雖然沒有詳細的數據顯示企業從中國外遷的情況,但無疑關稅會加速產業外遷,同時對中國國內就業以及經濟增長造成累積效應。而從中共當局對就業問題的重視程度也能洞悉壓力巨大。

2018年12月5日,中共國務院已公佈促進就業方案,規定2019年只要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政府將返還上年度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

2019年5月,中共國務院辦公廳更發文罕見成立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由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排名第三)胡春華出任小組長。這是中共在處理就業問題上首次將權力從部級轉向中央層面。

經濟學人智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湯姆・拉弗蒂(Tom Rafferty)告訴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企業仍然懷疑兩國能否達成更廣泛的貿易協定,並認為貿易緊張局勢可能再次升級。」

「儘管近期中美雙方已暫停加徵關稅,但貿易戰造成的不確定性仍是一個重要因素,我們認為這種情況將持續存在。」拉弗蒂周一在一份報告中寫道。

鐵公基刺激政策效果不可持續

中共國家統計局發言人毛勝勇周一暗示,下半年推出的穩定經濟的政策可能包括,進一步減稅和促進基礎設施投資。

上半年,鐵公基建設(橋樑、道路和其它基礎設施)投資增長5.8%,增幅高於1—5月份的5.6%。6月工業增加值也同比增長6.3%,高於5月的5.3%。

但經濟學家對中共官方的說法表示質疑,他們認為這類活動的復甦勢頭不可持續。連月來,中央政府一直鼓勵地方政府支出並採取信貸寬鬆措施,但對經濟的刺激效應並不明顯。

一方面,地方政府擔心積累更多債務、有朝一日被追責,所以對上馬新項目不積極。另一方面,僅靠高鐵、高速公路和其它國家層面的項目,已不足以在下半年提升基礎設施投資增長。

花旗集團(Citigroup)經濟學家劉利剛表示,6月工業增加值回升是得益於新增貸款激增。但製造業投資增長已經至少連續兩個月低於6%,從而拖累了整個季度的增長。

6月唯一一個向好的數據是消費,零售額數據表現好於預期。

民生銀行研究員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靜文表示,上半年財政政策發力過猛,下半年將面臨後繼乏力的窘境;因全球已經進入減息通道,預計中共當局的貨幣政策也會保持邊際寬鬆。

中國經濟6月或未觸底 全年增長目標難料

中共當局在今年兩會期間提出經濟增長率介於6.0%—6.5%之間的年度目標。因上半年經濟增長不如預期,已有經濟學家質疑中國經濟能否實現全年的增長目標。

澳新銀行的經濟學家周一發出的報告指出,因中國經濟上半年的同比經濟增長率為6.3%,下半年若低於5.8%,將使中國無法達到至少6.0%的官方目標。

「我們認為,中國(中共)政府不會允許接下來的季度增長率降至6.0%以下。」報告寫道。

前里昂證券(CLSA)上市衍生品和合成股權部門的董事總經理豪伊(Fraser Howie)更是準確解讀過中國的經濟數據。

「中共的GDP數據必須被理解成它是政治目標,而不是經濟產出的衡量標準。事實上,幾乎任何由(中共)政治領導推動的數字都會達到目標。」他寫道。

換句話說,中共的GDP年增速就算能達到目標,也無法排除統計數據造假的嫌疑。

野村國際(Nomura International)的經濟學家已提醒,目前還沒有強烈信號表明中國經濟在6月觸底,建議投資者謹慎行事。

目前,中國經濟增長的三架馬車都表現乏力,出口和投資仍然疲弱。中共政府有鼓勵銀行增加放貸、鬆槓桿,以及削減人民幣兩萬億元(約2,910億美元)的企業稅費來刺激經濟,均未達到預期效果。

野村國際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表示,減稅可能不會對市場預期產生大的影響,而中國經濟則可能出現很大波動。

「我們預計,儘管市場政策空間更加有限,北京仍將在下半年加大刺激措施,但市場不應對這些刺激措施的規模和持續時間寄予過高的預期。」他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國內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美貿易緊張局勢。」

中國經濟第二季度的增長速度降至1992年以來最低水平,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受制的因素已越來越多。因2019年是中共篡政70年,在逢九必亂的天命觀下,今年是否會成為中國的轉機年也讓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