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周日的沙田示威活動再爆激烈警民衝突,有一名警員在混亂中被咬斷右手無名指的一截,港府直接將襲警者稱為「暴徒」。但有網民曝光的現場影片截圖顯示,一名警員用右手手指摳挖一名已基本被警員控制的示威者的右眼,而該警員的無名指恰恰位於受害者嘴邊。當天還有示威者的手腕被警員折斷。警民衝突的暴力傾向迅速升級的現象,顯示香港局面的惡化正在加劇。

7月14日香港再次爆發多場遊行示威活動,而北區的上水反水貨客遊行和沙田區的反送中遊行結束後均爆發了大規模警民衝突。其中沙田區的大遊行結束後,在當地的商場「新城市廣場」內發生的激烈警民衝突中,出現了有警員惡意摳挖示威者眼睛以及折斷示威者手腕的惡行,也出現了被激怒的示威者圍毆落單的警員以及咬斷警員手指的慘烈事件。

事後香港警方和港府以有10名警員在衝突中不同程度受傷,甚至有警員的一節手指被咬斷為由,高調譴責示威者為「暴徒」。

然而,香港網民在網絡上曝光了現場拍攝的有關影片片段和截圖,並指出那名「斷指」的警員,在衝突中先惡意摳挖已基本被控制的示威者的眼睛,才導致該示威者在受到巨大痛楚的時刻,本能地張嘴咬斷了恰恰在他嘴邊的那根手指。

從網友Maggie在推特上曝光的現場影片截圖可以看到,有一名示威者在衝突中已經被多名警員控制住的情況下,一名腳穿帶有灰紅色圖標運動鞋的警員,竟然用右手手指用力摳挖這名示威者的右眼,而該警員的右手無名指當時恰恰放在了被摳眼的示威者嘴角邊。事後向媒體鏡頭展示自己被咬斷手指的那名警員的衣著和鞋子,則與摳挖示威者眼睛的警員一致。

香港沙田警民衝突中,有警員摳挖示威者眼睛後,手指被咬斷。(網絡圖片)
香港沙田警民衝突中,有警員摳挖示威者眼睛後,手指被咬斷。(網絡圖片)

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15日凌晨的報道指出,經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確認,有一名被捕港大畢業生,在被抓捕的過程中曾被警察惡意摳挖眼睛。

香港網友通過對比「連登討論區」上曝光的多張現場照片後也指出,挖眼的警察與手指受傷的警察的服飾和鞋子相同,懷疑兩者為同一人。同時在示威者遭挖眼的照片中可見,當時警察右手無名指的位置,也恰恰就被挖眼的示威者嘴巴處。

英國BBC的相關報道也描述到,「媒體鏡頭顯示,有警察一度將手指插向示威者的眼睛,將示威者的手扭轉180度,將已被制服的人身軀撞向硬物。混亂中,一名警員被咬斷一截手指。」

該報道感慨,自6月12日,香港示威者在立法會外遭到催淚彈驅散以後,「(香港)警民關係再次在媒體直播的鏡頭前惡化至近年最低點」。

報道並指出,隨著抗議活動的常態化,香港警方在加大執法力度的同時,開始蓄意隱藏身份。他們沒有按警方守則配戴識別其身份的委任證,制服上沒有任何警員編碼。公眾質疑,警方這樣做的目的是讓普通市民在警察執法中行為有過失時難以作出投訴。

警員摳挖示威者眼睛的片段在網絡社交媒體是曝光後,引發了香港網民更強烈的憤慨,紛紛留言批評警員的作為「太惡毒了,這是要毀了別人未來!」「缺德啊!惡意太強烈了。」「如此直接的惡意,媒體竟然把警察塑造成被害者,無恥的共犯。」

也有香港網友指出,香港人的大規模抗爭也不是第一次了,過去港警雖然也會動用暴力鎮壓,但從未出現象這樣摳挖人眼或折斷示威者手腕的毒辣行為,懷疑涉時的警員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員。

據香港媒體報道,在這場衝突中,有一名眾志成員的手腕被警方折斷,醫務人員告訴媒體,斷腕的情況很嚴重,即使治癒了,都很可能留下後遺症。

多個香港社會團體及民主派人士紛紛發聲,質疑香港警方在執勤時採取的若干行為,明顯會導致不必要對抗,亦有故意挑起示威者的情緒之嫌。

例如,在市民和平遊行時,警方已提早部署警力及裝備設置防線,同時封鎖多個出入口,事實上造成對示威者的包圍。

有媒體報道稱,現場媒體記者目擊,在警方要求示威者離開後,示威者在實際混亂場面中卻找不到任何退路,並被迫與警方形成正面對峙狀態。在有示威者已經舉起雙手示意投降,或一群記者已表明自己記者身份時,警察仍然在近距離直接對著示威者及記者施放胡椒噴霧。

香港民間組織「民權觀察」認為,警方不應採取圍堵策略,行動中要提供清楚指示、合理時間讓群眾知道離開路徑,否則會產生「沸水效應」,產生嚴重警民衝擊,造成與驅散行動目的不符的不良效果。

一直在現場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也公開批評說,現場警方清場的安排極其不合理,警方在封閉地面道路後要求示威者進入商場離開,卻同時又進入商場範圍進行清場。

尹兆堅表示,他同情前線警員的處境,責任在於警方的管理層,他並質疑警方管理層的不合理佈局是否想要製造衝突。

民陣強調,「如果政府是有心保護前線警員,以及不願再見到市民在抗議行動中受傷,政府應更積極地回應市民在反送中運動的訴求……否則這場運動終將會因為持續的警民衝突,造成無可挽回的人命傷亡。」#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