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伴隨著雙方的宣傳戰。中共學者承認,在這場宣傳戰中,中共敗給了特朗普。隨著特朗普舉起「外國代理人法案」這柄利劍刺向中共央視和新華社,中共在美國的宣傳機器氣焰大消。

曾經擔任中國人民銀行顧問的經濟學家余永定七月份在人民大學演講的時候提出一個問題:為甚麼那些被美國指控知識產權盜竊的中國公司不出來為自己辯護?他說:「中國(中共)在這場宣傳戰中遠遠落敗。」

余永定強調,自從貿易戰去年七月開打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發了100多條推文,而中共政府相比之下則沉默得多。

特朗普主導貿易戰話語權

《南華早報》報道說,中共領導人從來不習慣於公開發表評論,從來都是依賴受到嚴密管控的官媒做他們的傳聲筒。但中共媒體在國際聽眾心中缺乏信譽。這種輿論上的不對稱讓美國得以主導貿易戰話語權。

分析家認為,中共宣傳機器在國際上建立信譽存在三個障礙:第一,它缺乏對西方公眾的了解;第二,它的報道方向必須向官方立場看齊;第三,西方對中國事務有自己的看法。

愛荷華州立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哈斯德(Jonathan Hassid)告訴《南華早報》:「中共媒體的碌碌無為在貿易戰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在G20習特會之後,特朗普舉行了70分鐘的記者會,而中共官媒新華社卻僅僅發佈了一條不起眼的聲明。

《南華早報》引述分析家說,中共幾十年來的黑箱操作習慣使得它無法跟上美國官員、包括特朗普總統的輿論攻勢。

就在中共官員對貿易談判內容捂緊蓋子的時候,美國官員、特別是特朗普總統,不斷的通過推特、媒體採訪或公開活動披露談判細節。

北京時政評論員吳強告訴《南華早報》,如果「貿易戰是一場輿論戰,那麼北京從一開始就輸了。」「長期以來,中共政府在有關談判的輿論上幾乎沒有發言權。」

中美輿論戰特朗普一馬當先

在這場輿論戰當中,衝鋒陷陣、一馬當先的就是特朗普。他五月份高調的對外透露,中共在幾個關鍵承諾上反悔,導致談判瀕臨破裂。

比如,在跟地產經紀協會的談話中,特朗普指控中共談判人員撕毀雙方已經達成的協議。

「中共撤銷了許多我們已經談好的東西。我說,『你不能那樣做。你對我們可憐的歷屆總統們已經幹了太多那樣的事情。』」

儘管中共在媒體上嚴格審查貿易戰話題,但是特朗普的推文以及國際媒體對貿易戰談判的報道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

吳強說:「在過去一年,北京對談判披露的信息很少,也沒有建立自己的話語權。因此人們都追隨特朗普的評論。」

外國代理人法案給中共媒體沉重打擊

特朗普的一個最新動作也給了中共媒體一個沉重打擊。

在美國司法部的命令下,中共央視美國分台(CGTN)二月份註冊為外國代理人。未來,CGTN將在廣播當中聲明:該頻道是中共政府的註冊外國代理人。美國國會也取消了CGTN的採訪許可。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去年九月,美國司法部下達了該命令。司法部也命令新華社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但是新華社仍然在試圖抵抗。

《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是1938年通過的法案,目的是為了曝光納粹在美國秘密進行的影響力活動。它要求任何為外國實體進行游說的人或組織到司法部註冊。

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可以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中共多年來封鎖外國媒體以及不符合共產黨立場的網站。但同時,中共政府將自己的喉舌擴散到全世界。

魯比奧、里海(Patrick Leahy)等參議員在2018年一月份寫信給司法部說,中共和俄羅斯利用專制和民主國家之間「驚人的不對稱」,一方面在國內建立屏障,阻止外部的政治和文化影響力,一方面利用西方民主制度的開放性,向西方發動宣傳戰。因此,美國政府應當利用現有的法律,比如FARA,來應對這種擔憂。

特朗普政府打擊中共喉舌在美國的活動絕非偶然。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在一場高調演講中說,北京在干預美國政治。特朗普政府也指控中共盜竊美國知識產權,以及在美國招募間諜。

美國司法部反間諜和出口管制局局長勞夫曼(David Laufman)負責加強FARA的執法行動。他說:「在一個新聞機構可以接觸到數千萬人、有力影響輿論的數字時代,有必要確保美國信息消費者有能力對信息來源做出明智的評估。」

「當有理由相信有外國政府的參與的時候,這尤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