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1999年以來中共間諜對國軍的滲透,戰略學者何澄輝表示,過去台灣軍方保防相當嚴格;台灣解嚴、民主化之後,共諜從潛伏變成明顯滲透;後來特別在馬英九總統時期,台灣政府親中、民間交流也強調跟中國交流,增加了共諜滲透管道。

戰略學者蘇紫雲則說,由於民主化開放而很多法律沒跟上,所以比較容易被共諜滲透,經過將近20年,終於用法律的韌性補上民主化的黑洞。

台灣於1987年7月15日宣佈解嚴。國防安全研究院資源與產業研究所所長蘇紫雲指出,1990年代開放老兵探親,開放台灣人到中國旅遊,開放通商、通郵,正是台灣民主轉型過程。由於民主化過度開放,很多法律沒有跟上,所以比較容易被滲透,且共諜案逐漸在2000年之後曝光。

「台灣戒嚴時期對共諜的防備比較高。」台灣模擬戰略學會研究員何澄輝說,解嚴、民主化之後社會比較開放,對中共的滲透比較有利。過去中共是透過潛伏人員發展組織,解嚴之後因為民間交流增加,就變成明顯滲透,甚至進而到台灣軍方。過去台灣軍方保防有一段時間相當嚴格,後來特別在馬英九總統時期,因為台灣政府非常親中,民間交流也強調跟中國交流,從民間交流發展到官方交流,也增加中共滲透管道。

何澄輝表示,過去共諜滲透難度比較高,一般是單線聯絡,人數不會太多。而在馬英九時代,馬英九對北京的態度友善到已失去總統的分際,變相地鼓勵了共諜活動氣焰。加上一方面台灣軍隊戒心降低,一方面共諜以掌握人性弱點為主,再以此作為要脅而擴大間諜網,共諜的發展過程跟過去不太一樣。

蘇紫雲亦提及,間諜案跟所有的犯罪一樣,一定還有沒發現的部份,但反間諜或反情報的準備一定要料敵從寬,而台灣政府現在已經補了很多漏洞,包括國安法體系修正,所以未來可以快速彌補漏洞,間諜的威脅會降低。

美國:馬英九在位8年 共諜案猖獗

20年來破獲的國軍共諜案,以鎮小江、莊柏欣兩案規模最大,涉案都超過10人。鎮小江為前共軍中校,1995年退役,2006年偽裝商人透過小三通來台發展組織,2014年被捕時,在台情報網已吸收多達十幾名台灣空軍、陸軍現役或退役軍官,2016年遭判刑4年。

莊柏欣2004年以陸軍少校任職國防部電訊發展室特種電訊官,從2004年4月開始,陸續將台灣電展室截獲訊息、破譯資料,透過退役軍官黃耀中等轉交中共。2005年莊柏欣被判無期徒刑及終身褫奪公權。

何澄輝表示,台灣過去因戒嚴的經驗,對《刑法》希望更鬆而不是更緊,無意中造成防諜法治產生漏洞,讓共諜在台灣發展情報網成本降低,甚至沒有成本。

鎮小江的案子最明顯,鎮小江案號稱是解嚴後最大的間諜網案,但他作為這案子的主謀卻只被輕判4年,然後服刑2年就可以假釋,跟著他發展間諜網的人判刑卻比較重,讓很多人覺得可以承擔共諜網發展成本,形成馬英九在位8年共諜非常猖獗。

何澄輝指出,美國情報界、官方透過各種管道跟台灣反應,馬英九執政8年是共諜在台灣最猖獗、氣焰最囂張時刻,包括各種各樣的洩密,也造成台美合作、交流的不信任,特別是機敏性軍事、外交合作的障礙,鎮小江、莊柏欣2案,就是在那樣一個時空背景下促成大規模的間諜網。

對於共諜可能透過國軍取得美國的機密,蘇紫雲表示,已經發生過了,幸好被阻止了。曾經有共諜企圖滲透導彈部隊取得電子參數,還好導彈部隊軍官警覺性夠提出檢舉,共諜才被台灣反情報單位一網打盡。

修訂國安五法 補中共統戰黑洞

針對反中共統戰,立法院2019年完成系列修法,包括《國安法》增訂退休軍公教若為共諜,剝奪或追討終身俸、《刑法》納大陸港澳地區人士,適用外患罪、《國家機密保護法》提高涉密人員出境管制與處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中資未經許可在台投資最重罰2500萬、加強約束重要官員、終身管制退將等。此外,「中共代理人法」或「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的增修,期待能在立法院下會期通過。

何澄輝表示,台灣太沒有防備了,2019年有很多相關的立法,如民進黨與台灣基進推外國代理人制度,想要把環境健全起來。美國前駐中國大使武官史帕丁(Robert Spalding)曾說過一句名言,美國必須承認民主社會的開放性對中國來說是弱點,中共就是會利用開放社會的弱點進行滲透。台灣也是一樣,為了防衛台灣的民主自由,只能用民主法治方式來防衛弱點。

何澄輝說,這一波一系列立法都在補漏洞,包括民間自發推動的外國代理人制度,目前還在審議中、推動中。國安五法修正,都是防止中共滲透一系列有關法治的努力。這跟戒嚴時期不太ㄧ樣,目的是希望能保護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法治以及人權等。不要像香港《送中條例》狀況,同樣是立法運動,目標與實際效果剛好相反。

蘇紫雲說,經過將近20年,民進黨執政終於把民主化過程中空白了20年的黑洞,補上法律的韌性。比較容易區隔哪些是言論自由、哪些是假訊息等。他強調,國安法體系很重要,政府執法力道,還有後續嚇阻效果會大增,接受中共利誘的人就會減少,也可藉此建立美國對台灣進一步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