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寶船「黑石號」,是迄今打撈沉船中最古老的阿拉伯帆船,這艘往返於大唐和阿拔斯王朝之間的商船和船上的中國珍寶,證明「海上絲綢之路」確實存在,商貿往來頻繁而興盛。

駱駝與商船 串起的陸海貿易

貞觀之治,開元盛世,大唐文明璀璨輝煌,輻射四海,惠澤萬方。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 (王維〈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萬國來朝,盛況空前。

「參天可汗道」上駝鈴聲聲,朝貢不絕,外國使節、胡商藩客、歌舞藝人、留學生、僧侶……從陸上和海上絲路紛至沓來,長安是當時最令人嚮往、最繁華的國際大都市。

唐代最先創設了對外貿易管理機構——市舶司。顯慶六年(公元661年),唐高宗派專門的官員到廣州充任市舶使,總管海路邦交外貿,作為國家財政經濟上的一項重要收入。

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在廣州城西設置「番坊」,供外國商人僑居,並設「番坊司」和番長進行管理。嶺南、揚州、福州也先後設置了市舶司,對外貿易的主要港口還有登州(山東煙台蓬萊縣)、明州(寧波)、泉州、交州港(比景港,今屬越南)等等。

安史之亂(公元755~763年)後,唐朝經濟重心南移,海上絲綢之路成為中外貿易交流的主通道。海路北通新羅、渤海國和日本。南到三佛齊(又稱室利佛逝,今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蘇門答臘、爪哇)、獅子國(斯里蘭卡)、天竺(印度),往西駛向大食國(阿拉伯帝國)、大秦國(東羅馬帝國或拜占庭帝國)。

據《舊唐書》和《冊府元龜》記載,自唐高宗永徽二年(公元651年)至唐德宗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的148年間,大食向唐朝遣使達40次之多。

唐德宗貞元元年(公元785年)四月,宦官楊良瑤(公元736~806年)受命出使黑衣大食(即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因服飾尚黑而得名),成為中國第一位航海抵達地中海沿岸的外交使節,比鄭和下西洋整整早了620年呢!(公元1984年在陝西涇陽發現的《楊良瑤神道碑》記載其「充聘國使於黑衣大食,備判官、內傔,受國信、詔書」)

唐代宰相、地理學家賈耽(公元730~805年)在《皇華四達記》中記載了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叫法——「廣州通海夷道」,從廣州經東南亞至印度、斯里蘭卡直到西亞阿拉伯諸國。途經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全程共約14,000公里,是公元8~9世紀世界上最長的遠洋航線(《新唐書‧地理志》)。

寶物鑑賞

「黑石號」的貨物種類豐富,品相完好,涵蓋不同層面的需求。除了海量的長沙窯瓷碗、少量的金銀器,沉船中還有一些河南鞏縣窯、廣東梅縣水車窯的產品,更有唐朝著名的「南青北白」,即浙江越窯青瓷和河北邢窯白瓷。

茶聖陸羽曾在《茶經》中對二者做過比較:

「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瓷類雪,越瓷類冰。」

【附圖1】唐代越窯青瓷:花口碗、花口超大碗、中碗、小碗 。(沈靜/大紀元)
【附圖1】唐代越窯青瓷:花口碗、花口超大碗、中碗、小碗 。(沈靜/大紀元)

如玉青瓷

在船上發現的大約900件青瓷當中,只有近200件產自越窯。

並不驚豔奪目,簡潔大方的越窯青瓷,有一種沉澱的靜美。色澤黃或青中含黃,釉厚而細膩,光潤均勻,柔韌如青玉,叩之其聲似磬,深受文人墨客的激賞。

越窯青瓷中的精品——祕色瓷的成功燒造,更贏得「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 (陸龜蒙〈詠祕色瓷器〉)的讚譽。越瓷從唐代開始就出口到巴基斯坦、伊朗、埃及、日本等許多國家。

荷花碗、荷葉碗、海棠碗、菱形花口碗等,都是唐人愛的花樣茶碗。

超大的四瓣橢圓形碗,可能是為迎合中東地區多人圍坐共食的習慣所製。(附圖1)

附圖中:渣斗,又名奓斗或唾壺。置於餐桌上,用於盛載肉骨、魚刺等,亦用於盛載茶渣和棄水,故也列於茶具之中。圖中的渣斗呈漏斗形碗狀,圓球腹。(附圖2)

圖右:執壺,又稱「注子」、「注壺」,注水的壺。喇叭口、短頸、鼓腹。

圖左:穿帶壺。躍馬揚鞭的唐人隨身攜帶的水具或酒壺。

穿帶壺,是唐朝常見的水壺(或酒壺),兩側各有一對「小耳環」,可供穿繩繫帶,背著騎馬遠行,很方便。圓弧形的壺身、大朵的畫花圖案,瓷質水壺也給人身段柔軟的感覺。

唐代熏籠大為盛行。圖中的熏籠呈圓球形,釉色瑩潤,秀雅玲瓏,裊裊香氣從鏤空的花葉紋中飄出,讓人聯想起蘭心蕙質的窈窕淑女。(附圖3)

熏香,在古人的居家生活中也是不可或缺的。小巧的熏籠擺放於書房或閨房,不僅可取暖、淨化空氣,它還有熏香衣物、消除疲勞,以及驅蚊蟲、避瘟疫等作用。◇(待續)

【附圖3】越窯青瓷刻花鏤空香熏,也叫熏籠。(沈靜/大紀元)
【附圖3】越窯青瓷刻花鏤空香熏,也叫熏籠。(沈靜/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