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長島大學經濟系主任潘諾斯·穆督庫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7月11日在《福布斯》上發文,披露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存在的三大問題給合作小國帶來很多造價昂貴卻不實用的「白象」工程,令這些國家背上無法負擔的沉重債務。

且中共運用賄賂手法推廣「一帶一路」項目。

文章提醒,合作國家應該對中共所帶來的大型項目保持謹慎評估,中共在亞洲、非洲和歐洲擴展這些項目的目的包括控制南中國海,並確保通往中東石油的水路暢通,同時企圖獲得非洲的豐富礦產,而不是為了合作國的利益著想。

中共海外項目的三個問題

文章指出,中共在海外開展的很多項目存在三個問題:1)在經濟上不可行;2)它們是以誇大的成本被建造;3)讓合作國背上沉重債務。

這些項目之所以在經濟上不可行,是因為它們只滿足了中共中央計劃者的需求,而不是當地市場的需求。

具體表現就是,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合作國家開展了很多造價不菲、但卻不切合實際的大型項目。這些項目不但難以給合作國帶來利潤,還讓合作國債務滿身。

文章指出,這些項目存在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成本被誇大。中共為這些項目提供貸款,但一個前提條件就是要合作國僱用中國承包商,而不是由那些通過透明競標所選擇的承包商。

在缺少競爭的情況下,建造成本很容易會被誇大。文章舉例說,中共的這些海外項目在很多情況下是以損害合作國家的利益為代價,使得中國承包商變富。比如在烏干達,中國承包商對每公里的四車道高速公路的要價是930萬美元。

再比如在馬來西亞,《華爾街日報》披露,中共與大馬的合作項目由中共國有企業承包,項目造價被無理誇大,而大馬要從中資銀行貸款來支付項目費用。其中一個就是耗資160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East Coast Rail Link)項目,而根據大馬一家諮詢公司的估計,這條鐵路的建設成本本應該不到中方開出的一半價格。

這些項目所帶來的第三個問題就是,讓合作國對北京負債纍纍,因為項目所用資金都是從中共國有銀行借來的。而經濟上不可行使得項目本身難以帶來經濟效益,從而使合作國家更加難以還債。

比如斯里蘭卡,中共在該國打造了很多華而不實的「白象」項目,包括漢班托塔港口項目,科倫坡港口城市綜合體(Colombo Port City complex)開發項目和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Mattala Rajapaksa International Airport,以下簡稱馬特拉機場)。

圖為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Adbar/Wikimedia commons)
圖為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Adbar/Wikimedia commons)


白象是一種罕見的蒼白大象,也被稱為負擔之獸,需要精心的照顧和餵養。在傳說中,暹羅(泰國的舊稱)國王會將白象作為禮物贈送給那些他厭惡的人,接受者往往因昂貴的飼養成本而破產。在現代用法中,「白象」往往象徵花費巨大卻難以產生利潤或價值的資產,換句話說就是造價昂貴,卻不實用的項目。

「白象」項目令斯里蘭卡等來的不是收益而是帳單

斯里蘭卡的馬特拉機場就是頭「白象」。《紐約時報》2017年9月一篇調查報道曾披露說,馬特拉機場是一顆以2.9億美元打造的「明珠」,人稱「世界上最空曠的國際機場」。

報道稱,作為斯里蘭卡第二大機場,馬特拉原計劃每年接待旅客100萬人次。而眼下,它每天接待的旅客只有十幾個。由於主業太過清淡,想要多賺些錢的機場只好把未使用的貨運航站樓租給要儲存大米的人,而非去從事與航班有關的業務。

這樣的項目顯然並非是當地的需要。結果,馬特拉機場最終等來的不是旅客,而是帳單。斯里蘭卡交通與民航部(Transport and Civil Aviation Ministry)稱,馬特拉機場每年的收入約為30萬美元,但它在未來8年間,每年都要還給中國2360萬美元。總的來說,該國約90%的收入都要用於償還債務利息。

為了緩解債務危機,斯里蘭卡不得不向中共交出了該國戰略港口漢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圍15000英畝土地的控制權,租期長達99年。事情浮出水面後,當地爆發了抗議活動,人們覺得這是在出賣國家主權。

圖為斯里蘭卡戰略港口漢班托塔港。(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圖為斯里蘭卡戰略港口漢班托塔港。(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我們一直以為中國(共)的投資對我們的經濟有好處,」斯里蘭卡記者、大學研究員阿曼塔·佩雷拉(Amantha Perera)對《紐時》說,「現在卻覺得我們被操縱著賣掉了家傳的珠寶。」

中共的「互利雙贏」合作給合作國帶來了甚麼?

中共經常強調這些項目是「互利雙贏」合作。但穆督庫塔斯教授認為,中共更多的是滿足自己的需求,而並非考慮合作國的真正利益。

除了斯里蘭卡的例子外,中共在厄瓜多爾建大壩也真實地披露了這一點。

這座從中共借款並由中企承建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壩,其地點在一座活火山下,官員和地質學家警告說,一場地震就能將其抹去。最令人擔心的是,該國此前曾有過類似教訓。1987年,一場大地震曾摧毀了該地區的石油基礎設施。

《紐時》曾在去年12月披露了「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大壩的修建內幕及其帶來的債務問題。

2016年大壩建成啟用時唯一的一次嘗試滿負荷發電,設備就開始很危險地顫動,導致全國大面積停電。自那以後,大壩再也沒有進行滿負荷測試。

根據該國政府的數據,由於鋼材質量不合格和承包商「中國水電」的焊接不當,大壩投入使用僅2年,其機械設備就已經出現了7,648處裂縫。

厄瓜多爾管制辦公室的一份報告批評說,中共國企「中國水電公司」使用了不符合標準的建築材料和施工方法,是「不負責任和不可理解」的。報告稱,部份建築可能必須要拆除和重建。

厄瓜多爾人民不但未從該項目中獲得經濟收益,還背上沈重的債務負擔。中共保證大壩項目將會改善民生,但《紐時》當時採訪的一位當地居民特洛(Maria Esther Tello)透露,她上月為家中的照明支付了60美元。特洛對此高昂電費感到吃驚,因為政府保證過電價會下降的。

圖為厄瓜多爾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圖為厄瓜多爾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該項目大部份貸款來自大型國有貸款機構中國進出口銀行,利率很高。比如,進出口銀行的一項17億美元貸款,15年內7%的利息。僅利息一項,厄瓜多爾每年就欠1.25億美元。

報道稱,厄瓜多爾還不了貸款沒有關係,中共真正關心的是這個國家價值最高的出口商品——石油。兩國的很多合同都是以石油來支付。中共以折扣價格獲得厄國的石油,然後將其出售,從中獲額外利潤。於是,厄國抽出足夠的石油來還債給中共已變成了頭等大事。該國出口石油的80%都是運往中國。

「一帶一路」項目背後所涉及的腐敗交易

很多人不禁要問,這些明顯不能帶來經濟效益、反而會深陷債務風險的大型項目,斯里蘭卡、厄瓜多爾等國為何能同意?多家媒體挖其內幕發現,這些項目背後都隱藏了中共的腐敗外交。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去年10月下旬的一個採訪中直言不諱地指出了中共的賄賂外交問題。他說,無論是在訪問巴拿馬還是訪問世界其它地區期間,他都對此做出警告。他說,當中共向各國高級領導人賄賂以換取損害該國人民(利益)的基礎設施項目時,那麼,這個由「國庫推動打造帝國」的想法對每個國家都是不利的。

蓬佩奧在今年4月12日訪問智利時再次提到了這個問題。他說,「當中國(共)在像拉丁美洲這樣的地方開展業務時,它往往會將腐蝕性的資本注入到(這個地區的)經濟命脈中,帶來腐敗,並侵蝕這裏良好的治理。」

蓬佩奧舉例說,厄瓜多爾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修建就明確證明了這一點。

這座大壩是厄瓜多爾前總統科雷亞(Rafael Correa)在任期間向中共借債並由中共國企建造的。但這一項目卻涉及嚴重腐敗問題。幾乎每個涉及大壩建設的厄瓜多爾官員都遭現政府監禁或因賄賂指控被判刑。

《福布斯》的文章引述「Banyan Hill Publishing」高級研究分析師泰德·鮑曼(Ted Bauman)的看法說,中共的這些基礎設施投資有助於中共以債務為槓桿,將這些國家在政治上與中國聯繫起來。

「它創造了一種形式的槓桿,中國(共)可以利用這種槓桿來迫使這些國家支持其在全球的野心。」鮑曼說。

中共也對非洲國家的資源感興趣。例如安哥拉的石油產業或剛果的稀土礦,這有助於中共掌控重要商品的供應鏈。

文章指出,中共在海外的大型項目可能最終會對合作國家造成更大的傷害。這也就是為甚麼這些國家應該謹慎評估這些項目,就像馬來西亞新政府近期做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