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大選在即,由於民主黨候選人首輪辯論一、二場都欠缺亮點,美國主流媒體不免著急,接連推出民調,證明特朗普除了經濟政策之外,非常不受歡迎。但世界記憶猶新的是2016年大選中美國90%以上的民調都錯得離譜,所以,大多數人現在都對民調姑妄聽之。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次由於民主黨競選人的主張多趨極左,兩黨競選主張的分歧與衝突較2016年更甚。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場大選關係美國未來走資本主義道路還是走社會主義道路之爭,直接決定美國國運。

選擇特朗普還是民主黨 關係到美國國運

在克林頓與小布殊時代,不管是選擇民主黨還是選擇共和黨,更多是一種政治與經濟政策的選擇。選民主黨的選民多贊成高稅收,大政府,增加福利;選共和黨則贊同相對低的稅收、相對小的政府,保持美國立國以來的基層自治。加上兩黨都想爭取20%多的中間選民,在有些主張,比如對同性戀的態度上甚至趨同,兩黨更不會去觸動基督教——基督教雖然不具備國教地位,但美國中西部大部份地區是聖經地帶,人們信奉上帝幫助自助者,排斥毒品,對婚姻的態度保守認真,具有家庭責任感。加之中西部地區地廣人稀,個人擁有持槍權是生活安全所需要,可以在適當的時候保護自己及家人不受侵犯。但經過奧巴馬之後,美國政治與青年人的思想觀念發生極大變化。

奧巴馬參加總統競選時,使用的關鍵詞是Change,許諾給美國帶來改變,但未說明是朝甚麼方向。奧巴馬將8年任期中的改變當作他進入歷史的豐功偉績,他竭盡全力支持希拉莉競選總統,就是因為後者承諾全面繼承奧巴馬的「政治遺產」。

細數奧巴馬的主要「政治遺產」

一、奧巴馬留下的政治遺產當中,最重要的部份是以膚色為代表的新身份政治,按人的膚色給予不同的待遇。嚴重撕裂美國種族與警民關係的「黑命貴」運動(Black Lives Matter),因奧巴馬發言的嚴重傾向性而推向高潮。一位名叫Ziad Ahmed的穆斯林青年,因為在考卷上一口氣寫了一百遍「黑人命貴」,不僅因此被史丹福大學錄取,還獲得奧巴馬白宮接見(2015年)。佛羅里達州、維珍尼亞、威斯康辛州的大學甚至推出根據學生膚色給分的荒謬決定。

奧巴馬的當選曾激發美國人實現種族平等的更高期望。但實際情況是,奧巴馬離任時,美國的種族衝突,以及黑人與警察的衝突,遠比他上任時更嚴重,這與他在衝突發生之後的一些不當表態有關。

二、重新構建美國歷史。奧巴馬主政時期,美國倡議反種族主義的社會運動團體否定南北戰爭,焚燒各種與南北戰爭有關的紀念物的暴行在全美蔓延,人稱「美國的文革」。在北卡州小城Durham,左派把一尊紀念南北戰爭時期一個戰士的雕像摧毀;新奧爾良市議會通過決議,將本市僅存的4座南北戰爭時南方軍將士的文物雕像全部移除。第三任總統湯瑪斯傑佛遜是撰寫美國《獨立宣言》、美國憲法的重要作者,主張宗教自由,在美國建國時期起過相當重要的作用,備受尊崇,美國歷史離開這個人物將無法解說。但因他曾經是個大奴隸主,一直是左派攻擊的對象,2019年6月,維珍尼亞夏洛茨維爾市議會投票取消這位大奴隸主傑佛遜的生日慶祝。

2019年7月3日,2020年民主黨人候選人貝托奧內克宣稱,1776年象徵北美十三州的貝琪羅斯(Betsy Ross)旗幟是白人民族主義的象徵,另一位候選人朱莉安卡斯特羅也將這面旗幟與「痛苦的」邦聯標誌相提並論,兩人都認為這面旗幟是仇恨的象徵——事實上,奧巴馬的第二次就職典禮上,這面象徵美國建國初期十三州團結的旗幟被放在特別凸出的位置上。

馬克思標榜無產階級沒有祖國,在共產主義出現以前,任何一個國家都看重自己的歷史傳承。中國有句古語:欲亡其國,先滅其史,美國獨立戰爭為立國之始,如果北美十三州的旗幟被這些社會主義左派如此否定,美國走向何處,真是個問題。

2019年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紐約革命俱樂部(NYC Revolution Club)——一個自稱要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以拉美裔美國人為主的極左組織,在推特上號召人們參加在華府焚燒美國國旗的活動,他們認為美國國旗是奴隸制的象徵,美國是人類的禍害,特朗普是法西斯,主張無國界世界大同。

正是這種氛圍中,特朗普總統「讓美國偉大」的主張成了左派眼中的罪孽——試問,除了美國之外,還有哪個國家有如此詭異的政治氛圍?

三、重新構建美國人的宗教觀。套用佐治奧威爾在動物莊園裏的名言「所有動物都平等,但某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就是「所有宗教都平等,但某些宗教比其它宗教更平等」。在對待基督教牧師與穆斯林神職人員對待對方的經書一事上,奧巴馬的態度截然不同。居住於佛羅里達州、被稱為「瘋狂牧師」的特里瓊斯曾於2010年聲稱,將於911那天焚燒《古蘭經》,從奧巴馬到聯合國秘書長,從歐洲到中東,全世界都在抨擊瓊斯以及他所屬的佛羅里達州50人小教會。

2013年911那天,美國佛羅里達州警方宣佈:特里瓊斯宣稱要焚燒三千冊古蘭經,警方以犯有刑事重罪的罪名逮捕了這位牧師。在同一時期,2012年9月11日,埃及穆斯林神職人員Abdullah帶領兩個團體在美國駐埃及大使館前遊行,公開燒燬一本《聖經》,並在抗議中宣稱,他計劃讓他的孫子在《聖經》上撒尿,奧巴馬對此不置一詞。

2019年4月21日是復活節,斯里蘭卡發生了一系列由伊斯蘭極端勢力發動的恐怖襲擊,造成290人喪生,450人受傷。奧巴馬與希拉莉在發表悼文時,對死者避稱「基督徒」(Christians),改稱為「復活節崇拜者」(Easter worshippers),引起英語世界公憤。對此,時政評論人陶傑在《政治正確大反智》嘲笑說,「政治正確玩到這種極端,……被炸死的人,在復活節去教堂禮拜,當然是基督徒。基督徒是一個堂堂正正的身份,不是妓女之須改稱『性工作者』,不必視為冒犯,也毫不敏感,不必鬼鬼祟祟、遮遮掩掩,另稱甚麼復活節崇拜者。」

2020年大選決定美國未來

美國主流媒體與大多民調努力讓人們相信:美國人不喜歡特朗普,喜歡民主黨。民主黨的首輪競選辯論第一、二場均已落幕,儘管20多位民主黨競選人在辯論台上展開了唇槍舌劍,但他們熱衷的幾個話題,例如全民醫保、邊境移民、控槍這些最熱點的問題,鮮能聽到有力的舉措。

我生活在美國,很清晰地感受到極左派正在用他們極不寬容的政治正確禁忌強行推行其主張:
人人都發生活費、政府包辦醫療——不勞動可得錢,不交費可得無限保障。但他們從來不問錢從何而來,彷彿美聯儲可以無限制印鈔。

性別種類無限制擴張。奧巴馬在任期的最後一年簽署了一項嚴重違背倫理與常識的跨性別廁所令,規定在全國的公立學校,人們可以按心理性別認同選擇洗手間與更衣室。紐約現在法律規定的性別多達31種,紐約人權法院還頒佈了各種性別的稱呼,稱呼錯將受懲罰。如果說性別選擇是個人自由,但法律規定任何商業機構若不尊重,或不為某人所選擇的性別身份提供便利,將有可能觸犯紐約人權委員會訂立的條例,招致6位數美元的罰款,這就是要求特權了。

極左派還主張,這些改變性別的費用與所有婦女的墮胎費用全由聯邦政府負擔。毒品無罪化,許多藍州現在大麻合法化,開設了各種大麻店為吸麻者提供服務——以上各種主張,都是主張縱慾而無須個人負責,讓其他納稅人為其買單。

人類歷史上,只有社會主義等極權國家有禁忌話語,強迫人們自我審查或緘默。美國左派採用政治正確禁忌話語讓自身主張處於不能挑戰的地位,並限制他人的言論自由,凡有人公開表達意見不贊同他們的主張,就實施集體圍攻——最近的事例就是一位8歲小女孩因募仿民主黨新科議員AOC,其家人受到左派的死亡恐嚇而被迫關閉影片。

2020大選,對國際社會來說,希望民主黨當選,無非是讓民主黨繼續奧巴馬的國際政策,繼續出錢出力當個名義上的世界領導者。但對美國國內來說,則關係到美國國運。

鑒於民主黨已經嚴重社會主義化,民主黨競選者的主張也越來越極左化,選民主黨就意味著美國將社會主義化,奧巴馬時期留下的政治遺產將更極化。就連民主黨的鐵桿也開始擔心,《紐約時報》專欄作家Bret Stephens在《民主黨人的悲慘開端》(A Wretched Start for Democrats)一文中評述,民主黨競選人的主張表明,這個黨漠視選民利益,但有興趣幫助除了美國選民之外的所有人。因此對美國人來說,選特朗普還是失去國家方向感的民主黨人做總統,一是選擇走資本主義道路還是走社會主義道路;二是選擇合乎常識還是反常識的生活方式。

選總統應是選能夠保障選民利益之人。(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選總統應是選能夠保障選民利益之人。(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與所有民主黨競選人一樣,並非完人,但選總統不是選道德完人,而是選能夠保障選民利益之人。選特朗普,就是繼續走過去兩年多來的道路:減少失業,阻止非法移民,加強美國國力(軍隊),回歸常識,尊重法律與秩序。選民主黨,就是讓美國迅速社會主義化,並顛覆美國人傳統的家庭婚姻觀、國家認同與宗教觀。

所有的選擇都有後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這兩條道路當中,美國選民們想好要走哪條路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