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日(7月14日),一群居英港人於Facebook專版「Support Hong Kong from London」,自發於倫敦地鐵沿線進行快閃唱歌活動「Sing for Hong Kong」,聲援香港及繼續為香港打氣。數小時的活動分別選址倫敦的聖潘克拉斯國際車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皮卡迪利圓環(Piccadilly Circus)和南肯辛頓站(South Kensington)。

車站快閃引關注

活動於當地時間下午2時30分開始,數十名港人集結在「歐洲之星」列車(Eurostar)終點、聖潘克拉斯國際車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大堂的街頭鋼琴旁,送上歌聲。他們唱出共四首歌曲,包括約翰連儂(John Lennon)的《Imagine》、Ben E King的《Stand by me》、The Dubliners的《Free the People》和著名音樂劇《孤星淚》(Les Miserables)的代表作《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及其廣東話版《問誰未發聲》。

港人倫敦地鐵沿線閃唱,於「歐洲之星」列車(Eurostar)終點、聖潘克拉斯國際車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大堂的街頭鋼琴旁開始時日活動。(唐詩韻/大紀元)
港人倫敦地鐵沿線閃唱,於「歐洲之星」列車(Eurostar)終點、聖潘克拉斯國際車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大堂的街頭鋼琴旁開始時日活動。(唐詩韻/大紀元)

出席的港人向路人派發自備傳單、講解香港情況及港人對民主的期盼。(唐詩韻/大紀元)
出席的港人向路人派發自備傳單、講解香港情況及港人對民主的期盼。(唐詩韻/大紀元)

唱畢,他們高叫口號「Free Hong Kong, Democracy Now!」 、「香港加油!」,隨即轉移到下一個指定地點皮卡迪利圓環(Piccadilly Circus)。

此乃倫敦著名地標,向來街頭表演朝夕不斷。機緣巧合,德國籍街頭藝人David即興與港人合唱《Stand by me》,場面熱鬧引起熙來攘往的途人注意,不時有遊客加入齊聲唱歌。在場港人藉此向路人派出自備傳單、講解香港情況及港人對民主的期盼。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

港人於倫敦著名地標皮卡迪利圓環(Piccadilly Circus)進行快閃唱歌活動「Sing for Hong Kong」,為香港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港人於倫敦著名地標皮卡迪利圓環(Piccadilly Circus)進行快閃唱歌活動「Sing for Hong Kong」,為香港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港人於倫敦著名地標皮卡迪利圓環(Piccadilly Circus)進行快閃唱歌活動「Sing for Hong Kong」,為香港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港人於倫敦著名地標皮卡迪利圓環(Piccadilly Circus)進行快閃唱歌活動「Sing for Hong Kong」,為香港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7月14日,德國籍街頭藝人David即興與港人合唱《Stand by me》,場面熱鬧引起熙來攘往的途人注意。(唐詩韻/大紀元)
7月14日,德國籍街頭藝人David即興與港人合唱《Stand by me》,場面熱鬧引起熙來攘往的途人注意。(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7月14日,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7月14日,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此後,活動人士轉往最後場地南肯辛頓站(South Kensington)。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圍觀的群眾表示有關注香港的情況,並送上祝福及支持。(唐詩韻/大紀元)

《孤星淚》填詞人家屬親臨現場送上祝福

活動當日剛巧碰上法國國慶,即持續整整10年的法國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230周年紀念日。有感於此,活動發起人「Support Hong Kong from London」誠意邀請《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填詞人克西茨默(Herbert Kretzmer)出席,但其因身體狀況未能前來,特託妻子Sybil Sever和孫兒Benjamin代替他到來為港人打氣。

斜陽直照南肯辛頓站步行街,港人數次重複唱出粵語及英文版《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用音樂去表達對民主的訴求,平和真誠。 5時左右,克西茨默太太在歌聲飄揚下現身,獲在場人士熱烈鼓掌歡迎。

Sever表示克西茨默很榮幸香港人選擇了《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一曲以表達心聲,更特地傳遞:「克西茨默目前仍在醫院休養,但他精神上與你們同在、百分百在背後支持你們。」其後,活動發起人向身體不息的克西茨默送上慰問卡以表謝意及關懷。

克西茨默(Herbert Kretzmer)其因身體狀況未能出席,特託妻子Sybil Sever和孫子Benjamin代替他到來為港人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克西茨默(Herbert Kretzmer)其因身體狀況未能出席,特託妻子Sybil Sever和孫子Benjamin代替他到來為港人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著名音樂劇《孤星淚》(Les Misérables)代表作《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填詞人的家屬親臨現場為香港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著名音樂劇《孤星淚》(Les Misérables)代表作《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填詞人的家屬親臨現場為香港打氣。(唐詩韻/大紀元)

抗爭的音樂跨越國界

被問到音樂在抗爭過程中所飾演的角色時,Sever說:「音樂在抗爭歷史一直舉足輕重,正如歌詞中所說,由『beating of the drums』 (戰鼓的敲擊聲)至『beating of your heart』(良心的跳動)。這首歌多次被用於不同國家的遊行示威中,如多年前在波蘭、近期於委內瑞拉。此歌能跨越國界,因為它是關於人權的,影響著世界上每一個人。可惜在某些國家這是一首禁歌。」

克西茨默太太又表示,當她們第一次得知香港人在街上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時,心情非常的震動:「民眾被正義力量的號召唱出這歌,我和克西茨默深信,正義定能戰勝,世間仍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