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個傳媒工會和組織昨日舉辦「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由金鐘夏慤花園出發,遊行至特首辦,途經警察總部。要求警方尊重新聞自由,並要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履行競選承諾,捍衛新聞自由,記協表示超過1,500人參與。

發起組織包括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獨立評論人協會、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聯席、明報職工協會、壹傳媒工會和香港電台製作人員工會。

超過1,500人參與由七個傳媒工會和組織,發起的新聞界靜默遊行,抗議警方在反修例示威中多次阻撓記者採訪。(李逸/大紀元)
超過1,500人參與由七個傳媒工會和組織,發起的新聞界靜默遊行,抗議警方在反修例示威中多次阻撓記者採訪。(李逸/大紀元)

抗議警方暴力阻記者採訪

他們在遊行宣言中表示,自6月9日以來,記協收到29宗具名投訴,指證警方涉嫌針對記者使用過度武力及阻撓記者採訪,其中27宗已交監警會調查。記協和攝影記者協會在6月11日,已約見警察公共關係科,要求警方依照警例配合傳媒採訪,但6月12日的大規模衝突,以至夜間的驅散清場,記者多次成為警方驅趕、辱罵以至打擊目標。到最近7月7日的九龍區遊行,記者再次在毫無理由下被警察用盾牌陣推撞。

他們要求林鄭履行2017年競選特首時,簽署《新聞自由約章》的承諾,捍衛新聞自由。又要求林鄭以至警隊高層,正視警隊一而再濫用權力,阻撓以至攻擊記者的行徑,儘快由獨立人士作具公信力的調查,徹查警方對傳媒的無理干預是否系統性的指令。同時,必須停止以發稿發片方式單方面發佈資訊,站出來面對質詢。

記協又在網上發起眾籌成立「保護記者基金」,資助在工作中受到不禮貌對待的從業員尋求法律援助,目標金額為100萬元。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多次反修例示威活動後,相信業界有大量從業員需要尋求協助。不足一天,基金眾籌金額已超過110萬元。

遊行由金鐘夏慤花園出發,遊行至特首辦,途經警察總部。(李逸/大紀元)
遊行由金鐘夏慤花園出發,遊行至特首辦,途經警察總部。(李逸/大紀元)

記協主席楊健興向警方遞送請願信,要求警方尊重新聞自由。(李逸/大紀元)
記協主席楊健興向警方遞送請願信,要求警方尊重新聞自由。(李逸/大紀元)

大批記者採訪「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李逸/大紀元)
大批記者採訪「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李逸/大紀元)

大批記者採訪「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李逸/大紀元)
大批記者採訪「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李逸/大紀元)

大批記者採訪「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李逸/大紀元
大批記者採訪「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李逸/大紀元

呂秉權:警民衝突 始作俑者是北京當局

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呂秉權表示,自己除了代表獨立評論人協會,亦以傳媒工作者、評論人的身份參加遊行。他表示,傳媒作為第四權,是一個獨立的監察者,對於整個社會的有效運作是很重要的,不論是對官還是民,一個監察的聲音,對一個文明社會都是必要的。他強調,在任何衝突中,記者都不是敵人,即使任何人有情緒都好,包括警員,都不應針對前線記者。他希望,在警民發生衝突時,警方和政府要確保到採訪自由不受到侵害。

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呂秉權。(林怡/大紀元)
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呂秉權。(林怡/大紀元)

呂秉權又認為,「反送中」運動中出現多次警民衝突,背後最大的始作俑者是北京當局,因為《逃犯條例》修訂,北京當局後面的立場比較硬。林鄭月娥本身都有問題,她不能夠體責民意,不能夠做一些緩和社會氣氛的有效措施,例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真正「撤回」。他覺得,如果當局願意這樣做,能緩和對立的氣氛,但是官方相對強硬,不妥協態度的底下,令示威者和警察都成為磨心。

他並指,警察長年累月去處理政治問題,是絕對不恰當的,過程中警察也相當疲勞,相信在那麼多次執法累積的互相不滿底下,警察心態和情緒都有對示威者的仇視,而示威者也都有對警察的仇恨,兩者是很不健康的。

林鄭多次的會面,都表達了撐警隊,不出賣警隊。呂秉權理解對方作為一個公務員、特首來講這番說話,她作為一個全香港人的特首,應該用一個更加超然的態度去看這件事,及抱著實事求是的態度。「我認為大家實事求是,如果警隊的做法值得讚揚的嗎,我們要去表揚、肯定。但如果有執法上的問題,例如過份使用武力,例如情緒失控,我們都要處理,不可以用一個盲撐的態度,警隊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對的。」又說:「我們應該看清楚整件事,示威者不是完全對,也不是完全錯。警隊也都不是完全對,也不是完全錯。」

尊子:林鄭錯判形勢

著名漫畫家尊子也有參加遊行。對於早前林鄭以「壽終正寢」形容《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尊子相信不知道誰幫她出主意,未必是她自己想出來的,以為能夠用這種方法去平息。「我相信也是他們摸索、錯判形勢之下,就以為用這個方法可行,但現在證明她這種公關處理手法,是不能夠平息事件。」

至於市民的後續的行動,他相信,大家都在看政府的反應,「如果政府懂得做事的話,早點把那件事平息的話,答應一些訴求,有一些合理的安排的話,這個運動是可以結束的,主動權也是在政府那。」

著名漫畫家尊子。(林怡/大紀元)
著名漫畫家尊子。(林怡/大紀元)

前線記者指採訪環境更惡劣

前線記者沈先生表示,自己遇到的情況比較輕微,主要是被人搜身,但是看到同事受傷,例如警方在清場時使用盾牌推撞。他強調,記者的價值是將他看到的東西報道出來,但這件事越來越難,例如有時清場行動期間,記者想拍攝一些警察執法的情況,警方可能要他們走到很遠,或者用不同的方法使記者很難拍攝現場。

前線記者沈先生。(林怡/大紀元)
前線記者沈先生。(林怡/大紀元)

另一前線記者韓先生表示,與2014年「佔領運動」時比較,情況很明顯差了,因為當時雖用了催淚彈,但是警察並不會肆無忌憚地用警棍一棍一棍打下去,但現在可以看到就是他們凶神惡煞,恃著自己拿著警棍就是「大晒」,打所有人,包括記者。又批評,警方雖然口口聲聲說「記者朋友、傳媒朋友」,但他不相信一個正常人會打自己朋友。

前線記者韓先生。(林怡/大紀元)
前線記者韓先生。(林怡/大紀元)

李小姐曾經在報社擔任體育記者。她認為,現在的警察,或者前線的警察,他們針對不單單是示威者,而是前線的記者。但看到無論是在旺角清場,或者前晚在上水清場,警方用一個不合法的,或者不需要的武力去衝擊、推撞前線記者,令他們受傷,或者針對性,用胡椒噴霧去噴他們的眼睛,「這件事是絕對不容許。」甚至有前線記者反映他們被人打,被人撞,或言論辱罵已變成基本。

前體育記者李小姐。(林怡/大紀元)
前體育記者李小姐。(林怡/大紀元)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表示,記者是監察社會和報道事實的,質疑警方現在每一次有衝突的時候,都不停粗暴對待記者,是不想記者在現場看到事實。彭志銘說出版社也是傳媒之一,一定要捍衛自己的自由,捍衛新聞自由之餘,捍衛香港人的公民知情權,要彰顯事實。◇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林怡/大紀元)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林怡/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