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至1961年,中國大陸出現了罕見的大饑荒。在城市,民眾們憑票購買食物,每天食不果腹;而在農村,農民們在有限的口糧吃完後,不僅吃起了草根、樹皮,甚至還吃起了人。

這場大饑荒究竟餓死了多少人?中共在1959年至1962年的檔案解封後顯示,全國總計餓死3,755.8萬多人!2007年,海外學者丁抒先生在《陽謀》一書中,指出大躍進一共造成了3,500萬人到4,000萬人被餓死的嚴重後果。

2009年底,著名水稻專家袁隆平在接受採訪時,首度提到當年大饑荒時餓死了4千萬到5千萬人。2010年,荷蘭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學者馮客(Frank Kikotter)博士在其專著《毛製造的大饑荒: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中認為,有4,500萬人死於大饑荒。

顯然,根據各方的研究,死於三年大饑荒的人數應該不低於3,500萬。這樣駭人聽聞的慘劇難道真如中共所言是由於發生了歷史上罕見的自然災害?

當然不是。根據國家氣象局當年的統計資料,雖然那三年並非是風調雨順,但仍屬於正常年景。也就是說,雖有自然災害,但屬於正常範圍,而且生長季對於作物成長的影響也沒有偏離平均指標。毫無疑問,將災禍推給「自然災害」是中共擺脫自身責

也有人說,是因為蘇聯逼債。事實上也不是。蘇聯1959年撕毀了合同,但撕毀的是只是原子彈方面的合同,跟農業無關。1960年7月16日,蘇聯撕毀了同中國簽訂的600個合同,撤走在華專家1,390名,但撕毀合同是在1960年下半年,此時大饑荒已經發生了一年有餘。

這說明大饑荒和蘇聯是沒有關係的。而且,實際情況是蘇聯並沒有逼債,是毛澤東為了爭一口氣,要提前還債。

那麼,造成大饑荒的真正原因究竟是甚麼呢?馮客認為主要有兩點原因:一是體制的原因。「中國的一黨制消滅了社會和人民的所有自由,沒有言論、遷移、旅行、信息……的自由,老百姓只有聽命令,按黨的指示去做,錯了完全沒有辦法去糾正,連幹部也是不自由,一點辦法也沒有,全國像一個軍營一樣,農民只有等死,死路一條。」

二是毛的責任。正是毛發動的「超英趕美」的大躍進,才讓全國各地浮誇風盛行,並將農民的口糧徵購。

更加讓人毛骨悚然的是,即便在國內缺糧,不少人餓死的情況下,中共仍慷慨解囊,出口了大量糧食。

根據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檔案,中共在此期間援助非洲的幾內亞共計一萬五千噸大米。地處西非的幾內亞於1958年10月宣告獨立,在獨立前它的經濟嚴重依賴宗主國法國。獨立後,法國宣佈斷絕與幾內亞的一切外交關係,並停止財政援助。幾內亞的政治、經濟陷入危機中。

中共藉機向幾內亞示好。很快,兩國宣佈建交。幾內亞也成為撒哈拉以南與中共建交的第一個國家。1959年2月,幾內亞派以經濟部長為團長的代表團訪華,尋求經濟援助。

代表團向中共率先提出了無償援助整粒大米一萬五千噸的請求,並希望在6月前先給五千噸應急。中共罔顧處於飢餓中的老百姓,在當年5月上旬,即將五千噸大米運往幾內亞。

1960年2月法國終止了對幾內亞的糧食援助,而當年幾內亞遭遇了災禍。幾內亞官員通過中共駐瑞士大使,再次提出中國無償援助一萬五千噸大米的請求。中共最終答應援助一萬噸,並運送到該國。

收到中國的大米後,幾內亞馬上取消了同法國、波蘭的購米合同。也是,有了免費的大米,誰還要花錢買呢?而此時,無數中國人正在挨餓,正在被餓死。

對於這樣的行為,中共的解釋是因為擴展外交空間、營造有利的國際環境而不得不採取的行動。顯然,中共將人民的利益完全置於其自身利益之下,今日的「一帶一路」焉知不是如此?

除對幾內亞的援助外,1960年還有一萬五千噸小麥援助阿爾巴尼亞。1961年8月,老撾要求支援稻種,中共也決定援助15噸。這些對外援助中,很多是徵集上來的農民的口糧。

根據《中國統計年鑑》的數據,1958至1960年期間的糧食持續淨出口。1958至1960年期間每一年的糧食淨出口分別為265.99萬噸、415.55萬噸和265.41萬噸。

1959年和1960年兩年淨出口合計680萬噸糧食,相當於3,400萬人一年的口糧。《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1949-1965)》第八章就寫道:「最令人驚訝的是,甚至在死亡率上升的1959年,中國糧食的輸出竟然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中共在贏得了受援國感謝的同時,卻製造出無數中國饑民,導致數千萬沒有了口糧和遷徙權的農民在原地被活活餓死。然而,這樣一場人為餓死人數最多的悲劇歷史,在中共極力掩蓋下,很多中國人甚至不知道曾經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