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腦王滬寧7月接連主持兩場重要會議,曝光率大增。有港媒稱,這顯示王深受習近平倚重。而在中美貿易戰升級,王擔任「不忘初心」主題教育工作小組組長之時,就有分析說,王的這一新頭銜如同奪了習的權連習都能管,而陷入困境的習則禍福難料。

充滿中共權鬥色彩的北戴河秘密會議即將登場。7月上旬,中共高層接連召開兩個會議,一是7月5日舉行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總結會議」,7名政治局常委全數到齊。

二是7月9日舉行的「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也有4名政治局常委與會。而這兩場會議,均由不常曝光的「中共大腦」、江派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主持。

7月14日,《香港01》刊文稱,上述兩個會議都由習近平發表權威性宏觀政策講話。兩次會議都由王滬寧主持,顯示其主要負責中共黨務,在中共政壇所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

文章稱,王滬寧是本屆中共「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的3名副主任之一,且兼任秘書長及辦公室主任。而在這個委員會的前身、2014年1月成立的「中央深化改革小組」時代,王滬寧就已是其中成員。

王滬寧1990年代在復旦大學任教時,曾寫過一系列關於中共政治體制的學術性文章。文章認為,王對中共現行政治制度有深入研究,似乎是其受到重用的主因。

王滬寧為馬列毛招魂

旅美中國作家、政治評論家陳破空曾發表評論說,中共十九大後,王滬寧在七常委中,除習近平之外,露臉最多、風頭最健的政治局常委,參與世界政黨大會,世界互聯網大會,紅船精神座談會,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活動,金正恩來訪等等,王都成為登場要角。

在幕後,由王滬寧策劃的講話稿,一份又一份地送到習近平手上,成為習近平重要講話,但凡中共的政治報告、元旦致辭、兩會講話等等,都是王精心炮製的作品。

陳破空說,文革期間,王滬寧熟讀的著作主要是馬列毛著作,這也是王的政治學基礎。1986年在復旦大學任教的王滬寧,為上海市委宣傳部撰寫宣傳材料,後來被人總結的「新權威主義」。這就是王滬寧的成名作,也是他的投名狀。

該文後來被送到中共中央書記處,引起中南海注意,為王滬寧日後的飛黃騰達埋下伏筆。綜觀上述可知,王的思維基礎和思想成型,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也就不難理解時下中國社會文革思潮的由來了。

王滬寧成中共黨魁真正「大腦」

王滬寧有中共三朝「帝師」之稱,中共十九大位居政治局常委,掌一黨之思想管制和宣傳,成為中共黨魁的真正「大腦」。王也是江澤民「三個代表」、胡錦濤「科學發展觀」以及習近平「中國夢」、「習核心」及「習思想」意識形態的幕後軍師。

雖然王滬寧一直極力避免表現出自己的派系,但大多觀點認為,王是對他有知遇之恩的江澤民的人馬。也可以說,王是江埋在胡錦濤和習近平身邊的一枚棋子。

去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初,一度有港媒援引中共內部消息稱,由於部份中共官員的不當做法和黨媒的不當言論,才導致貿易戰升溫。而且矛頭全都指向王滬寧。當時外界紛紛猜測,王滬寧可能會被問責。

但從目前的局勢來看,王滬寧可能躲過了一劫。顯示中共高層激烈內鬥中,習近平在用人和決策方面,仍然是左右搖擺。

分析:王滬寧把習往泥坑裏帶

時政評論員張懷玉曾分析,十九大後,走到前台的王滬寧,一步一步把習近平往泥坑裏帶。與意識形態有關的餿主意可能都是他出的,而且不停地把江澤民熱衷的歪理邪說往習的腦子裏灌。這也使得習當局在應對中美貿易戰方面,失誤連連。

由於北京的接連誤判,導致今年5月起中美貿易戰面臨全面升級,美國對華為的封殺也加劇了中美科技冷戰。

而中共繼續加大以毛左意識形態指導貿易戰。江澤民早年培植的擅長搞「低級紅,高級黑」的王滬寧這類人大行其道,頻頻拋出各種老掉牙的文革式口號和政策,藉以應對貿易戰,促使貿易戰擴大到科技戰、金融戰、貨幣戰、人權戰、信息戰。

當前,北京當局在節節敗退,政治腐敗無可救藥,經濟危機積重難返,民怨沸騰已忍無可忍,政權崩潰敗相具足。在此困局之下,對美國發起宣傳戰的王滬寧再獲新職,擔任「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工作小組組長。

外界分析,以往的中共最高級別領導小組組長多是由習近平親自擔任,而這次罕見由王來擔任,被質疑王滬寧正在從習的手裏奪權。

也有分析認為,習近平讓王滬寧擔任此職,按理說也屬正常。作為「中共大腦」,王對全國民眾賣力煽情,這類罵名由他來背,將來的下場可想而知。而王能夠走上前台,也說明北京當局在貿易戰打擊之下,為了死保中共政權,不得不讓王滬寧這類人打頭陣。

王滬寧勢力大擴張

《看中國》評論員鄭中原刊文說,王滬寧的這一新職所轄下的主題屬於原教旨魔鬼馬克思主義範疇,這無疑又是王使出的對抗貿易戰的陰招,顯示其正處於勢力大擴張期。

7月1日,中共黨媒刊登習近平的內部講話,強調「延安整風」精神。當年那場持續3年的「延安整風」實質是整死上萬人的抓「內奸」運動,是一場慘烈的內鬥。如今在即將登場的北戴河會議上,一場新的「整風」運動將由獲新頭銜的王滬寧主導。

鄭中原說,就目前而言,如果說習是黨核心,那麼王滬寧則成為「核心之核心」。因為中共號稱要管天管地管人,還要管人的思想,王成為黨的「大腦」習當然也在受管之中。

有美媒曾報道,王滬寧未任常委之時,就有權管制習的照片在媒體上的發佈,此種罕有特殊權限可見一斑。應該是習將自己的形象管理甚至身家性命提前託付給王了。

在群狼環伺、刀光劍影的權鬥中登頂的習近平,為甚麼會聽王滬寧管制,甚至以其為「師」呢?讓人頗為費解。

有署名諸葛高參的作者6月份曾刊發題為《習老兄,再不回頭,萬事皆休!》一文說,習近平前5年執政原本打一手好牌,打虎一路順暢,民心快速聚攏。

但在十九大後,王滬寧這類「貼心人」上位後,把習與中共捆綁在一起,溜鬚拍馬,硬是把習捧成了一個昏君,令本來已經定於一尊的習,如今卻裏外不是人。

文章認為,習近平所有的厄運,都源自於2017年向共產鼻祖宣誓!從那以後,中國朝野所有派系,包括商賈、文人再無一家看好習,原本肯定習個人修為的也都反水了。官心民心盡失,這很可怕。

而《大紀元》系列社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早已經為北京當權者指明一條出路,上天已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對北京當權者而言,打碎中共體制是其唯一的出路。 #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