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河黃河早已變為我們的『乾』娘了;長江也快變成『乾』爹了。這下好了,他們終於成雙結對了。恭喜!恭喜!」這是一位大陸網友在2011年5月26日《長江中下游遇50年來最嚴重乾旱 三峽超常規補水》報道下面的留言。

今年6月30日,海外華裔獨立學者冷山在推特上發佈了「三峽大壩已經變形」的前後對比照片,從而引發中共當局的極大恐慌,並稱這是反華分子的造謠。7月4日,國內媒體先是發佈高分六號觀測衛星圖像進行闢謠,力證大壩「沒毛病」;隨後又立馬改口稱,壩體確實會「漂移」;6日,三峽集團公司承認壩體確實已經變形,「變形處於彈性狀態」。

本文就這一話題,從地震、乾旱和水災三個方面舉例說明三峽大壩給長江流域,乃至全國範圍生態平衡所帶來的危害。

一、地震

1. 汶川大地震: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縣發生舉世震驚的8.0級地震。該地震波及大半個中國及亞洲多個國家和地區。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傷,17,923人失蹤,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8,452億元人民幣。該地震是中共建政以來破壞力最大的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後傷亡最嚴重的一次地震。

2.玉樹地震: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樹市發生6次地震,最高震級7.1級。地震造成2,698人遇難,失蹤270人,受災30萬人,當地90%房屋倒塌,經濟損失估計達8,000億。

3.雅安地震: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蘆山縣發生7.0級地震。地震造成196人死亡,失蹤21人,11,470人受傷。受災人口152萬,受災面積12,500平方公里。從2008年汶川地震至2011年,四川地震活動均居全國第一,僅2013年四川就發生43,081次地震。

4. 魯甸地震:2014年8月3日,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發生6.5級地震。此次震中位於魯甸縣龍頭山鎮,造成617人遇難,112人失蹤。

5. 景谷地震:2014年10月7日,雲南省普洱市景谷縣發生6.6級地震。地震造成5個縣區12.46萬人受災,1人死亡,324人受傷,重傷8人,倒塌房屋6988間,嚴重損壞房屋13,017間。

6. 九寨溝地震:2017年8月8日,四川省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級地震。地震造成25人死亡,525人受傷,6人失聯,176,492人(含遊客)受災,73,671間房屋不同程度受損(其中倒塌76間),共造成經濟損失約1.1446億。擁有「世界自然遺產」、「世界生物圈保護區」、「綠色環球21」三項國際桂冠的九寨溝風景名勝區遭到嚴重破壞。

此外,近年來三峽庫區也多次發生地震。2013年12月16日,恩施巴東發生5.1級地震,三峽壩區有明顯震感;2014年3月27日,與大壩連為一體的宜昌秭歸發生4.3級地震; 30日,秭歸再次發生4.7級地震,三天兩震,對三峽樞紐運行構成嚴重威脅。

二、乾旱

1. 南北方特大乾旱:2000年大陸發生中共建政以來最嚴重的乾旱。春季和夏季黃淮、江淮持續少雨乾旱,給夏糧生產造成嚴重損失。進入春夏時節,東北三省、長江下游和四川先後出現春夏連旱和伏秋旱,給上述省份秋糧造成嚴重災害。全國受旱面積60,811萬畝,成災40,175萬畝。因旱災減產糧食1,199.2億斤。

2. 南方五十年罕見乾旱:2004年9月以來,大陸南方遭遇53年來最嚴重的乾旱,旱區幾乎擴展至整個長江中下游和華南地區,部份地區達到重旱標準和特重旱標準。乾旱造成經濟損失40多億元,720萬人出現了飲水困難。

3. 西南百年一遇特大旱災:2010年發生於雲南、貴州、廣西、四川及重慶西南五省市的大旱成為一場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災。耕地受旱面積1.16億畝,其中作物受旱9068萬畝,重旱2,851萬畝、乾枯1,515萬畝,待播耕地缺水缺墒2,526萬畝;有2,425萬人、1,584萬頭大牲畜因旱飲水困難。

4. 長江中下游六十年最大範圍乾旱:2011年「十年九澇」的長江中下游地區竟然遭遇到近60年來最大範圍的乾旱。一場猝不及防的罕見旱災讓「千湖之省」湖北千餘座水庫低於「死水位」、洪湖不見浪打浪,江西鄱陽湖變成草原,3,000多萬人遭受旱災,農作物受災面積超過3,700千公頃,絕收面積將近170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將近150億。

5. 南方「恐怖」高溫和旱災:2013年7月以來,大陸連續43天經歷罕見高溫,並有史以來首次啟動最高級別高溫應急響應。高溫區域覆蓋19個省區市,面積達317.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約三分之一的國土面積。全國共有112個國家氣象觀測站日最高氣溫突破歷史極值,高溫影響人口約7億。浙江紹興史上首現44.1℃高溫;上海打破有氣象記錄以來140年的高溫紀錄。

連續4年大旱的雲南省11個州、市,出現中度以上的氣象乾旱、局部達重特旱。全省境內323條中小河流斷流、331座小型水庫乾涸,1,244萬人受旱災影響。不僅地表的水庫見底,甚至已經打不出地下水。

6. 南北方六十餘年來最重旱情:2014年8月,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山東、河南、湖北、陝西、甘肅、青海、新疆等12個省區和新疆兵團遭遇嚴重旱災。其中遼寧、吉林、河南遭遇60多年來最嚴重的旱災。

此外,2003年江南和華南、西南部份地區發生嚴重伏秋連旱;2005年華南南部現嚴重秋冬春連旱;2006年重慶發生百年一遇的旱災;2007年22個省發生旱情;2008年雲南連續近三個月乾旱;2009年15個省、市遭遇嚴重乾旱等等。

三、水災

1. 1998年長江特大洪災:1997年11月8日,三峽工程實現大江截流,1998年中國就發生特大洪災。江澤民為死保其「魔脈」,拒絕啟用荊江分洪區洩洪,最終導致全國近4億人口受災,近5,000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達3,000多億元。

2. 2008年南方罕見雪災:自1月3日起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重慶、四川、貴州、雲南、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等20個省(區、市)均不同程度受到低溫、雨雪、冰凍災害影響。因災死亡129人,失蹤4人,緊急轉移安置166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1.78億畝,成災8764萬畝,絕收2536萬畝;倒塌房屋48.5萬間,損壞房屋168.6萬間;因災直接經濟損失1516.5億元人民幣;森林受損面積近2.79億畝,3萬隻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在雪災中凍死或凍傷;受災人口已超過1億。

極為罕見的冰雪災害天氣,還造成多處鐵路、公路、民航交通中斷。由於正逢春運期間,大量旅客滯留站場港埠。另外,電力受損、煤炭運輸受阻,不少地區用電中斷,電信、通訊、供水、取暖均受到不同程度影響,某些重災區甚至面臨斷糧危險。而融雪流入海中,對海洋生態亦造成浩劫,台灣海峽即傳出大量魚群暴斃事件。

3. 2010年長江流域大洪水:7月入汛以來,暴雨、洪水、山洪、泥石流、滑坡、城市內澇等災害頻繁偏重發生,受災範圍之廣、洪水量級之大、出現險情之多、災害損失之重,均為歷史罕見。全國有40多條較大河流發生超過歷史記錄的特大洪水,長江三峽水庫、漢江安康水庫、第二松花江白山水庫均發生建庫以來的最大入庫洪水;165座縣級以上城市受淹,8座小型水庫垮壩,上千座水庫出險,一些中小河流堤防因超標準洪水發生決口、漫溢;全國28個省份遭受洪澇災害,農作物受災9418千公頃,受災人口1,4億人,因災死亡1,057人,失蹤615人,倒塌房屋109萬間;直接經濟損失約1976億元。

4. 2013年21省市罕見強降雨:進入7月3日以來 ,四川、重慶、湖北等21省市又遭遇罕見的強降雨,並伴有狂風、雷電、冰雹等強對流天氣,引發洪澇、風雹、山泥傾瀉等災害。7月8日至11日,號稱「天府之國」的四川盆地西部遭遇50年來最強暴雨;8日下午至9日早上北川老縣城「5.12」地震遺址全面被淹,水最深處超過7米,6.7億多元的投資打了水漂;9日大雨造成一天接連5座大橋垮塌;10日都江堰爆發泥石流,多人被埋。

5.2014年南方暴雨洪澇災害:6月1日以來,西南地區東部和華南部份地區出現強降雨過程,部份地區大到暴雨,局部地區大暴雨,並伴有雷暴、短時強降水、冰雹等強對流天氣,引發洪澇、風雹、滑坡等災害。福建、廣東、廣西、重慶、四川、貴州6省區市已造成27人死亡、2人失蹤,有340萬人不同程度受災;9700餘間房屋倒塌,5.5萬間不同程度損壞;農作物受災面積140千公頃,其中絕收19.4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36.5億元。

6. 2016年全國洪澇和強對流天氣:暴雨洪澇災害南北齊發,全國11省市區共出現51次強降雨天氣過程,長江流域發生1998年以來最大洪水,太湖發生流域性特大洪水;海河流域出現1996年以來範圍最廣、強度最大的流域性暴雨過程,部份河流發生超歷史洪水。武漢、南京、合肥、新鄉、安陽、石家莊、邯鄲、太原等南北方多個城市發生嚴重內澇。洪澇和地質災害造成全國9954.9萬人次受災,968人因災死亡,214人失蹤;農作物受災面積8531.4千公頃,其中絕收1297.3千公頃;房屋倒塌44.1萬間,215.5萬間不同程度損壞;直接經濟損失3134.4億元。

與此同時,全國還發生59次大範圍強對流天氣過程,短時強降水、雷暴大風、冰雹、龍捲風等突發性強對流性天氣為2010年以來最多。特別是6月23日江蘇鹽城龍捲風冰雹特大災害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

四、江澤民是毀滅中華龍脈的罪魁禍首

在1992年3月18日召開「二會」前討論三峽工程決策大會上,李鵬主持會議,先做簡短發言。然後由江澤民主講,講了整整兩個小時。江澤民不但不採納真正專家的意見,反而為一個具體工程的投票決策,親自到「二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去作長達幾個小時的動員報告,這在共產黨的歷史上是第一次。

著名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曾三次致信江澤民,反對興建三峽工程。他預測了三峽大壩將帶來12種災難性後果,其中11條預言準確。對於最後一條,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建議,立即拆除三峽大壩,晚了想拆都拆不了。

紐約城市大學布魯克林學院教授查爾頓・路易斯認為,中國的大壩熱潮其實是一種「浮士德式的交易」,即那些建壩宣導者,就跟浮士德一樣,出賣國家靈魂以換取經濟增長,他們只看了大壩能儲水發電的一項功能,卻不顧阻斷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壞寶貴的自然環境以及讓數百萬人無家可歸等等相應危害。

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防汛抗旱辦公室副巡視員王井泉坦承,三峽工程設計時確實沒有充份考慮建成後對生態環境的不利影響,同時承認工程對洞庭湖、鄱陽湖等湖泊蓄水也有影響。這是中國水利系統官員首次公開承認三峽工程的設計有失誤,等等。

可見,江澤民力主上馬三峽大壩,南水北調等巨大工程,不僅勞民傷財,破壞天地自然和諧與生態平衡,而且將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血脈徹底切斷,成為毀滅中華民族的絕種工程。江澤民無疑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