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郵,對於現在的年輕人已缺少了足夠的吸引力,但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卻相當流行,筆者家中迄今還有著幾大本集郵冊,都是那個時候購買、收集的。然而,在十年文革中,集郵卻是被視為「四舊」,被批判和禁止,有些人為此還吃了不少苦頭。

甚麼是「四舊」?1966年5月,文革正式爆發後,響應毛號召的紅衛兵在校園內掀起了「紅色恐怖」狂潮。8月,數百萬紅衛兵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等待毛的檢閱。

在紅衛兵接受大檢閱時,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講話中第一次提到「破四舊」。林彪說:「我們要大破一切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要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我們要掃除一切害人蟲,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根據林彪所言,所謂「四舊」,是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這無疑給紅衛兵們指明了鬥爭的方向。狂熱的紅衛兵們從校園衝向社會,開始了一系列的「破四舊」運動。

他們將街道、商店、工廠、學校、公社等統統改成具有革命意味的名字;將一切屬於傳統文化的東西砸爛、燒毀;他們闖入知識份子等人家中,不僅抄家,砸文物,對他們進行批鬥,甚至還實施暴打,對黑五類大開殺戒。

「破四舊」的結果就是許多文物毀於此時,許多中國的優秀知識份子死於此時。同興撰寫的《十年浩劫──京城血淚》一文就詳細列舉了北京市被毀壞的文物。那麼全國呢?

在紅衛兵「破四舊」的過程中,集郵也被定性為屬於「封建主義,資本主義,修正主義」的「四舊」而遭到了批判和嚴令禁止,不少珍貴的歷史郵票在文革期間被銷毀。

上海歷史學者陳絳在口述歷史中提到,在「破四舊」期間,他有一天看到中華書局造反派押著著名的經濟學家祝百英到陝西北路經濟所「示眾批鬥」。一路上,造反派不斷喊著「打倒」的口號。

祝百英,是中國留蘇的第一批留學生,1925年在莫斯科中山大學讀書。1949年後,任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中華書局辭海編輯所編審,是中共經濟領域的有名學者。他為甚麼被揪出批鬥呢?

陳絳在批鬥現場才明白原因。他看到祝百英的衣服上貼著有蔣介石頭像的郵票。造反派指著他的衣服說:「從這些郵票就充份證明,祝百英是暗藏的階級敵人,夢想翻天。」感到莫名膽寒的陳絳回到家中後,連夜清理文稿,將存放線裝古籍的書箱用紅紙貼在外面,寫上毛的語錄。

他又忙碌了一個晚上,將十幾年前買的有蔣介石頭像的郵票統統燒毀。這是他在五十年代初在一家郵票公司買的,是蔣介石1928年就任國民政府總統和其六十壽辰的郵票,印製精良。彼時喜歡集郵的他遂買了下來。但最終被迫毀於「破四舊」中。

還有一個喜歡收集蘇聯郵票、曾做過中俄專題集郵研究會副會長的鄭慶元,是從1958年開始集郵的,主要收集蘇聯郵票。為了收集郵票,他費了很多周折,也吃了不少苦。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他的工資每月才五十多元,但郵票一枚動輒一兩元,每個月的工資除了吃飯,幾乎都拿出來買了郵票。由於在廣州也很難買到,每次同事、朋友到北京、東北等地出差,鄧慶元就求著他們到郵市幫自己找。

「文革」期間,因為不肯交出郵票,他還為此挨了不少批鬥。好在最終保住了郵票,「我將一千多枚蘇聯早期郵票裝到瓦罐裏,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樹底下。」

不過,文革郵票的題材非常「紅」,除了文化大革命、毛思想、毛語錄等為主題的題材外,還有甚麼大批「修正主義」、工農兵上大學、樣板戲、批林批孔、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等內容,實在是中共血腥歷史的另類紀錄。

雖然文革後市場炒作這些郵票,甚至價格炒的相當高,但當中共解體的那一天,這類郵票也註定走入歷史的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