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醫學界很流行「善意的欺騙」,但是從那以後,醫學界的態度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1979年,丹尼斯‧諾華克博士(Dr. Dennis Novack)做了一項調查,並刊登於《美國醫學會期刊》。在調查中他發現:97%的醫生會告訴癌症病人他們的診斷結果,而在20年前的調查中,卻有90%的醫生說他們不會告訴病人。

幸運的是,臨床醫生已經了解到:無論如何,病人通常還是會知道事實的真相。不管是無意識,甚至是有意識,病人都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比爾是我的一名醫生病人,有天晚上在吃晚餐的時候發現自己無法吞嚥。他說他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因為他的父親在他這個年齡的時候罹患了食道癌和胃癌。只是一個小小的症狀,他就發現了。當然每個人都安慰他,但檢查結果證明他的直覺沒錯。

欺騙會讓人失去信心

在家庭最需要團結一致、誠實面對危機的時候,謊言和逃避只會讓他們分崩離析。家人通常會說:「不要告訴媽媽,她會受不了。」 當我問媽媽,她想的可能是錯的,但她回答:「我覺得是癌症。」既然都說出來了,我們就可以討論一下癌症對這個家庭的意義,是一項挑戰,還是一種死亡宣告。欺騙也會讓人失去信心。醫生只要猶豫,說不出「癌症」這兩個字,或是假裝沒事,病人的大腦馬上就會把這些跡象看成是:「醫生無法處理,沒有希望了。」

現在有太多醫生從善意欺騙轉成爽朗坦白, 這樣造成的傷害一定多過好處。我最近收到了一封病人妻子寫來的、令人悲傷同情的信。她說丈夫無法履行跟我的第二次約診,因為他已經自殺身亡。

在兩天前醫生用最為粗暴馬虎的方式告知他:他永遠無法再打網球、開遊艇,或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做所有他喜愛的事物,尤其是最前面兩項。一直以來,他全然地信任自己的醫生,不但相信他們的治療,也相信他們盡了全力。他們,尤其是他的癌症醫生,並沒有做得那麼好。

沒有「治不好」的病

就算承認狀況很糟,但還是要告訴病人,其實沒有「治不好」的病,也沒有好不了的人,就算是在死亡關頭。只要醫生能夠灌輸病人希望,療癒的過程有時候甚至在治療還沒進行之前就開始了。

——摘自《愛的醫療奇蹟》 柿子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