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化療頭髮掉光,三個月就長出來,何必花錢買假髮,頭巾一包,就去菜市場、去散步!」抗癌13年的王子云從不喊苦、喊累,是一顆為家人著想的心,撐起她的堅強。

那年我33歲,已結婚,有3個小孩。每年九月會定期做子宮頸抹片篩檢,一切都正常。

十二月某日,我去廁所,一陣痛像閃電般穿過腹部,我隨即昏倒在地板上。

當我醒轉過來,扭開廁所門,先生也正要敲門。他看到我面無血色,蒼白如紙,我說我昏倒了,他嚇壞了,立即送我去醫院急診。

值班的醫生恰巧是我的主治醫生,他做完一連串檢查後說:「沒事。」於是我回家休息。幾天後5歲的大女兒問我:「媽媽,妳肚子裏有小寶寶嗎?」我突然驚覺,連小孩都覺得有異,才回想起最近幾個月經期不正常,摸摸肚子,還真有一大片硬塊。

先生竟以為 惡性腫瘤切掉就好了

隔年三月我去銀行辦事,剛好在醫院附近,心想再去檢查看看。

才做了超音波,醫生就直搖頭,連護士都小聲地說:「怎麼會這樣?」我通過螢幕,看到腹部有一個大黑團,心想不妙了。醫生問我多久沒回診?有11厘米的腫瘤!我當下很生氣,跟醫生說:「病歷資料都在你這裏,你自己看。」醫生看完面有難色,用不好意思又婉轉的語氣告訴我:「可能是急性的惡性腫瘤。」

走出診間,我立刻打電話給先生說:「醫生只做超音波就在單子上寫惡性卵巢癌,下午排一連串檢查,要我待在醫院裏。」

先生竟然回我:「惡性就惡性,檢查就檢查,照做就好。」

掛掉電話,淚水在眼眶打轉,心想我不能哭。跟先生通電話時一位資深的員工在他旁邊,她說:「老闆,你知道惡性腫瘤的意思嗎?」他竟回答:「啊!不就是腫瘤,有啥好怕!檢查完該開刀就開刀,要不然咧?」員工聽了生氣地說:「那代表的是癌症!」這時他才慌了,打電話叫我不要等檢查,快回公司。

回到公司後,看到一位親近的阿姨也來了。見了我,她痛哭不已,我反而安慰她:「沒事的,反正遇到了就面對它,哭也沒用,它依然在我的身體裏啊!」

先生說要先回家拜祖先,一小時後回公司明顯看見他哭過,我不想再觸動他悲傷的情緒。

隔天一早,員工帶我去彰化基督教醫院找婦癌主任許瑞昌醫生。我說明來意後,他馬上安排一連串檢查,檢查完醫生說有90%是惡性,要等檢體送台北化驗後一星期才知道結果。

後來確診90%是惡性,要開刀取出再化驗才能100%肯定是惡性或良性。娘家媽媽知道後,要我多看幾家醫院。我說已經是第二家,而且是權威醫生,我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上面。

我要自己走進去 健康地出來

一星期後我拎著簡單的物品去住院,隔天12:00開刀,先生也趕到了。

醫生親自跟他做簡單說明後,問我:「要不要坐輪椅,我幫你推。」我說我要自己走進去,也要健康地出來。

刀足足開了7小時。

醫生似乎看到我的堅強和毅力,給我最重的療程。一次5天,共做3次大化療,我從不喊苦喊累,因為我知道親朋好友都在為我加油與擔心。尤其是先生更辛苦,我沒公婆,他要照顧孩子跟公司,還要擔心我的病情,蠟燭兩頭燒。

出院後,我告訴他,我可以照顧好自己,孩子和公司要勞他多費心,晚上我請人幫孩子洗澡、煮晚餐。從得病、治療、化療到結束,我不曾吵先生任何事情,他夠累了。我們一直很有默契地分工合作。

抗癌13年 迎來美麗彩虹

罹癌不可怕,怕的是自己嚇自己。為了自己及家人,再苦我都忍住了。頭髮掉光3個月就長出來,何必花錢買假髮,頭巾一包就去菜市場、去散步。這期間有任何突發狀況,娘家的哥哥、嫂嫂總是衝第一,也很感謝兄嫂的大力幫忙才有今天,為了他們,我全力拚了。現在我已拚過13個年頭,眼前等待我的是一道美麗的彩虹。

還徘徊在十字路口的癌友們,要堅定地告訴自己:「我可以的,我做得到,努力往前衝就對了!」等待你的,也會是一道美麗的彩虹。我做到了,你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