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大白於天下。」這是中國大陸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心聲。面對中共20年殘酷鎮壓的血雨腥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冒著牢獄加身、酷刑折磨、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進行了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和平抗爭。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始終堅守「真、善、忍」的信念,從去各級政府上訪到赴天安門請願,從開新聞發佈會到電視插播,從面對面講真相到發送真相日曆、護身符、真相幣……大陸法輪功學員以各種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人們講清著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去天安門上訪

迫害之初,江澤民聲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1999年7月20日開始的最初一周內,至少有5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捕和被抄家;中國大陸所有的電視台、電台和報紙開始大規模、密集地誹謗法輪功,在迫害發生的一個月內,中國國內的每一家主要官方媒體都發表了300~400篇文章污衊法輪功。

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迫害,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首先前往各級政府部門上訪、反映真實情況。據明慧網報道,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在瀋陽市政府門口請願的法輪功學員有1萬人。

在問題得不到解決時,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又依照憲法行使公民正當的申訴權、上訪權,自願自費進京上訪。當時,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封鎖了,許多學員便步行或騎單車,穿山越嶺,趕赴北京。

據中共內部消息,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以2000年初至2001年底最為眾多,北京公安局根據新增的饅頭消耗量,估算當時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群眾,高峰時期每天超過100萬人。

當時每天走上天安門廣場的,有青年人,有老人,也有孩童,他們或是煉功,或是舉起了「真善忍」和「法輪大法好」等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

這期間,眾多西方媒體都在天安門廣場攝下了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上訪的珍貴鏡頭。

眾多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遭當局非法抓捕。2001年7月1日一天就有700名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捕,這樣人數眾多的公開請願活動一直持續到2001年底。

一位被抓到懷柔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敘述了她遭到電擊的經歷。她說,「一個男管教手拿電棒衝過來在我臉上、嘴唇、鼻子、額頭、下巴、手部一頓亂電,嘴裏不停地亂罵。最後,電棒沒電了,大概手也打痛了,就換了另一個男管教重複前面的惡行。等到這個男管教打累了,又上來一個女管教,抓著我的頭髮拚命往牆上撞。其他同修都遭到同樣的對待。」

據資料顯示,因臨時關押的地方放不下,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要求從北京疏散去往各地,大量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從此失蹤。

北京新聞發佈會

中共當局動用全中國所有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污衊報道。迫害初期,國際媒體也大量轉載了中國大陸媒體的造謠宣傳。中共還將法輪功設為敏感詞,並在中國大陸境內屏蔽正面報道相關內容的所有網站。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有近一億人,卻沒有可以說話的權力。

1999年10月28日,三十多名大陸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在北京西郊的月亮河度假村成功召開了首次「中國大陸法輪大法新聞發佈會」,用真名、真姓、真像,堂堂正正地介紹法輪功的真相,第一次使世界媒體對大陸法輪功學員有了直接的正面了解。

新聞發佈會大約進行了一個小時15分鐘,向路透社、美聯社、《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介紹了法輪功是甚麼,向記者展示了30多幅照片,照片上是法輪功學員受酷刑迫害遍體鱗傷、致殘等情形。西方媒體記者在現場大約採訪了近十名學員。

當天,美聯社、路透社的報道就傳遍了全世界。10月29日,《紐約時報》的頭版刊登新聞發佈會照片及消息。在亞洲最有影響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以整版登了這次新聞發佈會的內容,還有大幅照片。歐洲許多大報也以顯著位置登載了這次發佈會的內容,引起了國際輿論的強烈震撼。

據大陸記者透露,那段時間裏,法輪功學員還在天津、河北石家莊、瀋陽、錦州等地相繼秘密召開過新聞發佈會,不少中外記者應邀參加。

這些舉辦新聞發佈會的法輪功學員後來大部份被抓捕,或下落不明,或被迫害致死。

長春電視插播

江澤民並叫囂「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但未能得逞。眼看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很難繼續下去, 中共炮製了「1400例」謊言,及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用火燒活人的方式來嫁禍法輪功,使無數不明真相的民眾、政府和媒體被中共謊言迷惑,開始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

另一方面,隨著迫害升級,截至2000年4月25日,在中國大陸已有逾30,000名學員遭抓捕,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的案例不斷傳出。

「只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大白於天下。」2002年3月5日晚,長春的法輪功學員以電視插播的方式,在長春有線電視網八個頻道同時播出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長春市十萬觀眾收看了電視片,很多民眾由此了解到法輪功被中共造謠迫害的真相。

江澤民對此十分恐懼,秘密下令對參與插播的學員「殺無赦」,動用軍隊、警察在長春全城進行大搜捕,5,000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被抓。主要參與插播的學員被抓捕、被判重刑,其中多人被殘酷虐殺。

而新華網等中共媒體卻一直不敢公佈電視插播的內容。

2001年1月23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自焚事件」。當時在長春電視插播的《是自焚還是騙局》影片中介紹,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該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指出,從影片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

就該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認定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

《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利普潘調查後刊文披露,兩名自焚死亡者實際上不是法輪功學員。

不只在長春,大陸各地法輪功學員相繼通過技術插播,打破中共獨裁封鎖,讓被蒙蔽的人們知道迫害真相。

參加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大多遭到非法抓捕,有的被判重刑,有的遭酷刑致死,有的失蹤。

真相點遍地開花

由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從開始就是一場政治迫害,沒有法律依據。中共威逼利誘,搞全民動員,人人過關,利用民眾鬥民眾,把全中國的普通百姓都捲入到對法輪功的無辜迫害中。

2001年底,大陸法輪功學員開始轉向在民間向民眾講真相。2004年「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大潮興起後,講真相和勸「三退」保平安便結合在一起。

無論是在北京、上海,還是偏遠的小村莊,都有挨家挨戶發送真相材料、勸「三退」的法輪功學員;無論是在商場或者大學校園,不管是網絡上、傳真上、電話上,都能碰到講真相、勸「三退」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還在公共場所懸掛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全球公審江澤民」等標語的小橫幅。

據明慧網報道,至2009年,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建立了超過20萬的資料點;至2014年,家庭資料點更是遍地開花。傳單、標語、橫幅、光盤、日曆、護身符、真相幣、《九評》書冊等,源源不斷地被印刷、發送、張貼、懸掛……,真相被廣泛傳播。

法輪功學員製作了大量的真相幣,這種印有法輪功真相、勸「三退」保平安的小額人民幣紙幣,流通數量驚人,也讓中共極度恐懼卻又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看著法輪功真相在民間快速傳播。

真相點遍地開花,圖為遼寧省鞍山市街巷的真相展板。(明慧網)
真相點遍地開花,圖為遼寧省鞍山市街巷的真相展板。(明慧網)

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據明慧網積累的信息來源進行統計,20年來至少有13,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判刑(因為中共封鎖消息,這個數字遠小於實際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據信未經合法程序而遭關押。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4,304名法輪功學員因迫害致死,而這只是法輪功學員被虐殺的冰山一角。

中共活摘器官與訴江大潮

中共及江澤民集團耗費巨量國家資源,對法輪功學員採用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

至少從2003年,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滅絕人性的活體摘除器官的罪惡活動,中國的移植器官數像蘑菇雲般地暴增。美國智囊的中國問題專家、資深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失去新中國》一書中披露,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輪功學員因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成為首個在台上就被中國民眾告上法庭的中共國家元首。

法輪功學員早在2000年8月已經在中國大陸控告江氏。隨後在國際上,海外法輪功學員逢江澤民出訪,在其到訪的國家或地區對他進行起訴。從2015年5月至今,更有20多萬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再掀訴江大潮,他們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行各業,包括法官、政府官員、軍人、警察、大學教授、講師、藝術家、工程師、醫生、公司職員、工人、農民。

江澤民所犯的罪行,按照中共的法律衡量,就有幾十種之多。如: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侮辱、誹謗、破壞法律實施、剝奪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等等;按照國際法就是酷刑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

隨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被公開,整個共產黨的罪惡都會呈現在全人類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