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以來,全球齊撐香港──六四30周年、「反送中」民意大爆發,中共封網更甚以往,中國民眾欲挺香港同胞而翻牆困難時,美國非盈利公司動態網也發佈了最新的「自由門」(Freegate)。

今年6月的香港,六四30周年疊加「反送中」,尤其是6月9日、16日兩次連續逾百萬人大遊行,中共網控驟升防火牆發飆,無數中國網民翻牆必備的「自由門」亦於6月15日及時推出最新版本7.68版。

眾所周知,當前中共最戒慎恐懼的信息傳播渠道莫過網絡,因此在中國互聯網打造了一座世界最大的「防火牆」,只是一直沒能成功封鎖過的翻牆工具就是「自由門」(Freegate)。

如6月11日(即仍使用更新前的7.67版本)網上一則反饋(來自大陸一著名網誌的讀者留言):「感歎一下,自由門真是穩定,在一眾梯子倒下的時候,竟然仍然屹立不倒。」

資料顯示,中國1995年引進互聯網,1999年開始封鎖境外傳播真實信息的網站,其大背景是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至2001年網絡防火牆建成,六四、法輪功信息首當其衝。

2002年3月非牟利美國動態網公司創建,主要成員為法輪功學員,從事突破網絡封鎖軟件的開發,以「自由門」、「無界瀏覽」為代表的多款翻牆軟件相繼問世,自此幫助了中國網民對抗中共網絡封鎖。

2004年哈佛大學Berkman Center的測試報告指出,中國民眾為了突破防火牆,往往都是使用「自由門」軟件在網絡上自由地穿梭。

2006年2月《華爾街日報》首頁刊文:「自由門」幫助很多中國人突破中共網絡封鎖、自由訪問被禁網站。像是一名高中生2005年發現無法訪問維基百科,後經朋友介紹使用「自由門」訪問了BBC中文網、自由亞洲電台和大紀元時報等,以了解國內和國際新聞。這名17歲高中生在短訊採訪中如此表示:「中共政府的宣傳謊言比比皆是,我無法找到真相。」

2011年美國網絡自由報告認為,由法輪功學員研發的「自由門」和「無界」是當前最有效的翻牆軟件。

在香港《經濟日報》今年「六四30周年」系列報道中,有篇新聞《四川男「翻牆」認識六四殘酷真相 今首來港參與六四晚會》提到:來自四川的30歲蕭先生表示,2013年經朋友介紹翻牆軟件「自由門」,成了認識六四的契機。而蕭先生會翻牆後亦很少再用大陸的社交軟件,平時翻牆閱讀香港、台灣,甚至外國媒體的報道。

近年最大的中國互聯網封鎖事件,莫過2014年1月21日中國境內的網站全面癱瘓,癱瘓期間,所有的互聯網訪問都會自動跳轉到「65.49.2.178」這個IP位址──屬於「自由門」的開發公司動態網。

關注中國網絡發展的「泡泡網民報告」官網2014年5月一篇文章提到:2014年此次事故使得全球七分之一的互聯網用戶受到影響,從受影響的人口來看,這應該算是近年來我們所見過的最大規模的互聯網癱瘓事件。冒著全網癱瘓的風險也要封殺,可見中共對「自由門」的恐懼。

「自由門」開發的初衷是為突破中共執政當局對法輪功資訊的封鎖。後來被廣泛的使用成了一款歷史悠久、影響深遠的翻牆工具,其免費、易於安裝使用的特點一直受到不具備高深IT知識的普通網友所青睞,以至於許多網友提及翻牆就會立刻想到「無界」和「自由門」。

2018年中共整頓VPN,仍管制不住「自由」、「無界」,乃至今年香港反送中,中共防火牆密集升級後又大面積封殺,「自由門」依然能夠快速調整技術、繼續提供穩定的翻牆服務。

雖然中共防火牆割裂了網絡世界,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普立茲獎得主紀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2009年即撰文指出,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破網工具,將推倒21世紀獨裁者的「柏林牆」。這篇報道令人印象深刻的舉例,一位中國記者匿名表示:「自由門」對我來說是一種通往外面世界的橋樑,在通過「自由門」訪問互聯網之前,我真的是一個親政府的人。

這十幾年來,隨著中共不斷加強網絡控制,「自由門」也在不斷更新技術,中共每逢敏感日子大面積封網,正好證明它多麼畏懼「自由門」的威力。

這裏容我借用一篇報道──2011年法廣《法輪功學員對網絡自由的貢獻》致敬「自由門」、「無界」等這影響深遠的翻牆工具及其幕後英雄們:提起法輪功學員,人們會想到中共對他們的殘酷迫害,和他們不屈不撓的抗爭。其實他們對中國的民主自由事業還有另一項重大貢獻,就是開發出有效的破網軟件。把中共政府耗費鉅資建立起的「網絡長城」打開了一個缺口,也幫助了所有極權專制國家的網民衝破網絡封鎖。沒有他們,中國的網民至今仍全部被圍困在「網絡長城」之內,不知道國外有著多姿多彩的網絡世界。

而今天這樣的結果──法輪功學員能以拮据資源開發出翻牆軟件重創鉅資打造的防火牆,更是中共迫害當初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