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連,中國廣東一個普普通通的客家人,在她四十多年的人生中,既經歷了貧寒和疾病的折磨,也體驗到了高德大法的神妙;既因堅守信仰而歷經迫害,也有衝破牢籠重獲自由的喜悅。她的歷練人生是千千萬萬在中國大陸信仰者的縮影。

上天眷顧

李東連70年代中期出生在中國廣東的一個山村,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東連出生不久,因生活貧苦,母親就下田勞動。當時早春天氣寒冷,母親就把小東連包在襁褓裏,放在煮豬食的爐灶邊取暖。誰知灶火引燃了灶邊的柴草,眼看危及到東連。冥冥之中,在田里低頭忙碌的母親似乎聽到有人喊「著火了」,竟看到自己家的方向在冒煙。東連母親急忙衝回家,才救了小東連一命。父母暗想,這個娃兒一定是上天眷顧的孩子。

命是救回來了,不過隨著小東連慢慢地長大,父母發現這孩子身體太弱了,感冒發燒是家常便飯,還患上了鼻炎、貧血、肝炎等疾病。5歲時,咳嗽咳到吐血,父母為她尋醫問藥,找偏方,給她喝符水,治病的方法都用遍了,東連小小年紀就成了個藥罐子。

轉眼到了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東連的家鄉依舊貧困,儘管家裏分到幾畝田和一些果樹,但還是過著吃不飽飯的日子。東連說:「那時幾乎一個月吃不到一次肉。初中畢業後,我便離開家鄉去廣州打工。」

打工的日子很辛苦,但畢竟能夠吃飽肚子。在廣州,東連結識了比自己大12歲的丈夫,丈夫的家境雖不富裕,但婚後對東連疼愛有加,東連的日子似乎是苦盡甘來。唯一的遺憾就是東連體弱,鼻炎、貧血、肝炎等舊病未癒,有添新病,又患上了宮頸炎。東連常常嘆息,不知自己還要在尋醫問藥的路上走多久。

1998年7月的一天,東連的大姑姐告訴她,公園裏有很多人在煉一種非常好的功法,叫法輪功。東連無法忘記1998年8月的一天,她在家附近的黃岐公園,幸運地找到了法輪功。

東連說:「那天在黃岐公園,我幸運地看到一群人在煉法輪功,我激動地走了過去,從那時起,我踏上了修煉的道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短短幾個月我就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修煉法輪功讓我身心健康,道德回升。修煉的那些日子,我開心極了!我先生及全家人都為我高興。」

鐵籠磨難

然而1999年7月20日,在中國大陸,中共開始非法迫害法輪功。當時中共控制的所有媒體鋪天蓋地地污衊法輪功。東連說:「為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於1999年11月的一天自己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門後,看到有功友因為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警察毆打,帶走。說實話我有點害怕,我也不想就這樣被抓。回到旅館後尋思:我不能白來呀,我要做點甚麼,我就出去買了一塊黃色的布,和紅色的油漆,寫上『法輪大法好』,半夜在靠近中南海的一個天橋掛了出去。」第二天,東連順利地回到廣州。

然而中共媒體對法輪功的污衊一刻也沒有停止,看著被謊言矇騙的世人,東連和法輪功學員們深感痛心。他們開始用自己的積蓄製作發放傳單,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並繼續在公園煉功,希望世人能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

1999年12月12日,東連和十幾個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廣東佛山黃岐公園晨練,突然來了兩輛警車,下來9個警察,把他們強行帶到南海看守所。

在看守所,東連拒絕放棄修煉。有一天,一個獄警把東連從監室帶到一個審訊室,東連吃驚地看到審訊室裏有一個鐵籠子,還沒等東連回過味兒來,獄警打開鐵籠的門,把她推進鐵籠子裏,鐵籠子裏有一個鐵凳子,東連的雙手被緊緊地分別銬在鐵凳的兩邊。東連說:「當時手銬深深地凹進肉裏去,疼得我冒汗。」警察把鐵籠子門鎖上,凶巴巴地對東連說:「你這是自找苦吃,國家不讓煉,你就不能煉。」

在看守所被關押15天後,東連被放出。

強行墮胎

2001年9月19日下午,東連正要出去買東西,突然從一個麵包車出來兩個便衣警察,不由分說把她挾持到車上,綁架到白雲區從化大尖山的洗腦班。

在洗腦班,街道辦的人24小時監控東連,不許她煉功,強迫東連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上衛生間不許關門。東連當時已懷了第二個孩子,已經5個多月了。他們誘騙東連到廣州市越秀區婦幼醫院,說是給東連做孕檢。

產床上,東連手腳被緊緊地綁住,這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女主任示意計生辦的人注射打胎針,東連掙扎著,質問那位女主任:「你們甚麼時候也管上計劃生育了?」那女主任蠻不講理地說:「我甚麼都管的。」

這時房間的門開了,東連看到一個護士拿了一支長20厘米的針進來。東連拚命掙扎,但手腳被綁,並被周圍的人按著,那根長針插進東連的肚子。東連開始陣痛,越來越痛,冥冥中,腹中5個月大的胎兒似乎知道發生了甚麼,掙扎著不願離開。醫生護士滿頭大汗,用盡各種手段,整整折騰了8個小時,可憐的孩子還是被吸了出來。

東連說:「我當時疼徹心腑,腦中一片空白……,後來很多年,直到現在,每當想起那一刻,我都不寒而慄。」

孩子被謀殺了,精神及肉體上巨大的打擊,使東連整天鬱鬱寡歡。東連說:「那時我整個人都崩潰了,我夜夜哭,好多年沉浸在悲憤中。不知不覺中,修煉離我越來越遠,身體上的毛病也越來越多。」

離開了修煉,東連身體狀況變得越來越差,經常下體流血不止,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說需要刮宮。但每次刮宮後,不到半年就開始流血,就再次刮宮,數次刮宮使東連的身體非常虛弱。

磨難中,東連周圍的法輪功學員們沒有忘記她,經常去看望她。2008年,東連終於又開始煉功了,修煉僅僅數月,東連的身體再次恢復了健康。

控訴江澤民

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打壓一天也沒有停止。2015年,東連反思自己這十幾年來經歷的一切,是法輪大法給了自己新生!可是這麼好的高德大法,卻被污衊誹謗,遵循真、善、忍的準則做人的法輪功學員們被非法抓捕、關押,甚至被活摘器官……始作俑者,就是中共黨魁江澤民。東連寫下了訴狀,控訴迫害元兇江澤民,當年9月25日將訴狀寄往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

2016年6月10日開始,「610」、社區民警夥同街道辦人員對東連進行了6個月的跟蹤,通過對電話監聽確定到了東連的位置,在東連娘家(白雲區太和鎮)找到了她,盤問她訴江的細節。此後,對東連的騷擾就沒有斷過。

2018年7月16日早上11點,東連家門鈴響了,東連以為是先生回來了,就開了木門。她透過防盜門看見,門口站了9個人,有「610」辦公室、派出所公安2人,還有一人扛錄像機,另外一人人拿著開鎖工具箱。「610」人員要挾東連說她涉嫌違禁物品,並說不開門就砸門,修門的費用要自己負責。

東連反問他們說,「我所犯何事?你說的違禁物品是指甚麼?是指法輪功資料嗎?」「610」人員凶神惡煞地說是,揚了揚手中的紙說是搜查令,命令馬上開門。

這時東連的先生回來了,他與他們理論,但在他們的恐嚇下,無奈開了門。他們進屋搜查了每一個角落,然後強行將東連帶到松洲派出所,搜身,驗尿,拍照,錄指紋、掌紋,提取DNA。東連責問他們沒有傳喚證就把人帶到派出所說:「你們這樣是違法。」結果他們在放東連之前急忙補開了傳喚證,說東連「涉嫌組織,教唆,脅迫,誘騙,煽動,從事邪教活動」,並在傳喚證的簽發日期上造假,寫上7月13日。

遠離故土

李東連(前排中)在美國獨立宮廣場煉功。(本人提供圖片)
李東連(前排中)在美國獨立宮廣場煉功。(本人提供圖片)

李東連(左一)在美國獨立宮廣場講真相。(本人提供圖片)
李東連(左一)在美國獨立宮廣場講真相。(本人提供圖片)

面對無休止的監控、騷擾,東連的先生對東連說:「離開中國吧,去一個能自由煉功的地方!」

東連說,「這麼多年,風風雨雨,我沒想離開中國。但看著一路走來陪伴我擔驚受怕的先生,我儘管心中萬般不捨,但還是選擇離開。我相信黑暗終將過去,光明即將來臨。」

2018年底,東連輾轉來到了美國。在這個自由民主的國度,她又可以公開地實踐自己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