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獲第十三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最佳編劇」獎項的獨立電影《老人與狗》,7月6日於希慎廣場Urban Sky舉行放映及分享會,導演及編劇陳瀚恩與男主角車保羅一同出席活動,與觀眾分享電影與現實的共通之處,鼓勵大家以積極態度面對人生中遭遇的種種不如意,應時時保持正向思維,帶出「理解他人便是理解自己」的正面訊息。做了四十年配角的車保羅更憑此片榮獲第21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提名,今日將赴台出席多個活動。


《老人與狗》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右)與男主角車保羅(左)一同出席放映及分享會。(曾蓮/大紀元)
《老人與狗》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右)與男主角車保羅(左)一同出席放映及分享會。(曾蓮/大紀元)

《老人與狗》講述獨居老人老陳得知自己罹患末期癌症,欲尋短見時,多年不見的外孫嘉進給他帶來一隻遭棄養的老狗,未曾想到這隻同病相憐的老狗令他轉變了對生活的態度,也令老陳與嘉進重拾久違的隔代親情。


《老人與狗》放映會。(曾蓮/大紀元)
《老人與狗》放映會。(曾蓮/大紀元)


一眾嘉賓與觀眾在觀賞《老人與狗》電影。(曾蓮/大紀元)
一眾嘉賓與觀眾在觀賞《老人與狗》電影。(曾蓮/大紀元)


狗狗也出席放映會。(曾蓮/大紀元)
狗狗也出席放映會。(曾蓮/大紀元)


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右)在分享會中表示,電影最想帶給觀眾的訊息是「嘗試理解別人的時候,也是在理解自己」。(曾蓮/大紀元)
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右)在分享會中表示,電影最想帶給觀眾的訊息是「嘗試理解別人的時候,也是在理解自己」。(曾蓮/大紀元)

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在分享會中表示,電影最想帶給觀眾的訊息是「嘗試理解別人的時候,也是在理解自己」,透過電影語言描述當下獨居老人面對的問題,每一個人都有老去的一天,如何改變與家人的關係,如何站在他人角度上理解問題,都值得每一個人去思考。他提到,短片只有三十分鐘,所帶出的社會議題卻十分豐富,如獨居老人面臨的苦境、三代人之間的代溝、社會對老人照顧不周、公屋養狗等等,都是現在電影甚少觸及的議題。至於「商業化」,他表示還沒有想到那一步,自己還是很新的導演,希望能夠透過電影表達出自己希望表達的議題。


《老人與狗》男主角車保羅。(曾蓮/大紀元)
《老人與狗》男主角車保羅。(曾蓮/大紀元)


《老人與狗》男主角車保羅出席電影分享會,講述拍攝感受。(曾蓮/大紀元)
《老人與狗》男主角車保羅出席電影分享會,講述拍攝感受。(曾蓮/大紀元)

一生經歷坎坷的車保羅,開始接手這部電影時只是當作一份普通的工作,且電影中有兩個因素是演員最不想挑戰的——孩子與動物,但當他接手工作後發現從中自己也得到了很多啟發,在演技上也有所提升,學會了用眼神演戲,以及體會到相互配合的重要性。他評價自己拍攝這部影片時十分「入戲」,戲中的情節也令他觸動。他以兩個俗語形容自己經歷過的生活,即「屋漏偏逢連夜雨」與「餓死老婆瘟臭屋」。他曾在打風的夜裏,租住的村屋屋頂遭到毀壞,需要自行維修;自己也曾窮困潦倒,做過各種雜工,最低谷時需靠領取過綜援過日子,妻子也與他一起苦捱。在他生命中各種大是大非都經歷過,有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母親病逝連殮葬的錢都沒有,這些經歷或許比電影中的老人更淒慘,但也正因為自己豐富的經歷,方演活了「老陳」。車保羅分享:「錢有甚麼所謂,給心機去賺,最低工資不會餓死人的。很多經歷令我思想變得正面,我想問題很多都是正面的思維。」對今次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提名的態度,他淡然地說道:「這是遲來的春天,得不到獎都贏了,因為已被確認。」

現場觀眾為車保羅赴台北參與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角逐打氣,寫下留言。(曾蓮/大紀元)
現場觀眾為車保羅赴台北參與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角逐打氣,寫下留言。(曾蓮/大紀元)


一眾嘉賓與現場觀眾合照。(曾蓮/大紀元)
一眾嘉賓與現場觀眾合照。(曾蓮/大紀元)


希慎集團首席營運總監呂幹威(中)與《老人與狗》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右)、男主角車保羅合照。(曾蓮/大紀元)
希慎集團首席營運總監呂幹威(中)與《老人與狗》導演及編劇陳瀚恩(右)、男主角車保羅合照。(曾蓮/大紀元)

今次提供放映場地的希慎廣場Urban Sky,是首次開放的全新藝文生活空間,將定期舉辦「普普文化」活動,希慎集團首席營運總監呂幹威解釋,「普普文化」代表普及文化與擁抱文化,希望這個全新的空間能給大眾帶來更多的文化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