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恢復貿易談判之際,中共商務部揚言,如果美國不停止現有的懲罰性關稅,中共不會跟美國達成貿易戰停火協議。但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稅行動是為了迫使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得到了美國各界的廣泛支持。

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高峰7月5日稱,「如果雙方想要達成一份協議,所有已徵收的關稅必須去除。」試圖將貿易戰火繼續燃燒的「鍋」甩給美國。

但是特朗普早在六月份就強硬表態說,如果中共不答應進行結構性改革,他不會稀罕跟中共達成一份糟糕的協議。「(5月初)我們跟中共(90%)達成了一份協議,然後他們又撕毀了這份協議。他們說我們不想要四大點、五大點。」

美國施壓中共結構性改革

特朗普沒有解釋四大點或五大點的內容。但是據媒體披露,美國對中共提出了改革經濟結構的八點要求,包括:停止強迫美國公司轉讓技術;加強在中國境內知識產權保護;取消美國公司在中國面臨的大量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停止對美國商業財產進行網絡盜竊;取消補貼;停止操縱匯率,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等。

美國副總統彭斯五月份表示,特朗普總統在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方面有著「堅定立場」,並將依據中共對協議的執行情況取消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取消關稅的方式將成為執行機制的一部份,所有這些都是我們談判的主題。」

但中共政府似乎並不願做出妥協。《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中共官員把美方提出的談判條件分為三類142條,其中有兩成因涉及國家安全和其它敏感問題,沒有任何談判餘地。

五月份,中美雙方的談判破裂。

中共為何拒絕結構性改革?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表示,中共政府一直宣揚「彎道超車」。「它怎麼實現彎道超車、稱霸世界呢?中國是一種洗腦的教育體制,和創新格格不入。你不讓他偷,他怎麼稱霸世界呢?所以,中國覺得『結構性改革』對它造成了威脅。」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認為,美方心目中的中國結構性改革,是要解除中共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改為由市場機制來決定。這是真正地在「與虎謀皮」,要求中共放棄社會主義的制度和共產黨的統治。

特朗普逼迫中共改變 得到美國國內外的廣泛支持

隨著美國人聚焦於明年的總統大選,呼籲施壓中共的呼聲在美國兩黨中高漲。CNBC報道說,香港證券交易所首席執行官李小加7月1日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說:「如果中共不加快和繼續改革開放,那(因此引發的反共共識)將把美國所有的派別聯合起來。」

路透社報道說,特朗普逼迫中共改變扭曲市場的貿易政策的努力,得到了美國國內外廣泛的支持,包括他的反對派。

汽車配件公司裏爾公司(Lear Corp)副總裁嘉頓(Steven Gardon)說,特朗普的貿易戰提高了眾人的期望值,即貿易戰將迫使中共改革不公平政策。

嘉頓說,由於在貿易談判中,美國人多年對中共的種種不滿都被擺上桌面,美國各界對於解決這些問題有了更迫切的願望,從而賦予特朗普更多的政治支持。這股力量噴湧而出,無法後退。「現在已經形成了政治壓力,他們(美國政府)必須從長期而言解決這個問題。」

二月末中國美國商會的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公司支持提高或維持對中國商品的關稅。而希望美國政府嚴厲施壓北京、創造公平競爭環境的公司數目比去年增加一倍。

近幾個月,商業游說團體、公司高管、外國外交官和美國兩黨議員都敦促特朗普繼續堅持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

共和黨眾議員布拉迪(Kevin Brady)說:「雖然我們希望中共購買更多美國商品,但是更重要的事情是,我們讓中共在知識產權、補貼、產能過剩和扭曲全球經濟的其它結構性方式上遵循國際高標準。」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敦促特朗普不要在談判中後退,不要接受一份中共購買大豆、卻逃避結構性改革的協議。

特朗普對中共強力施壓不僅得到美國國內的廣泛支持,而且得到歐洲官員和商界的支持。歐盟貿易專員馬爾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對中共貿易行為的評價跟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如出一轍:中共「模糊了國家和私營領域的界限。國家施加不正當影響。公司知識產權被盜竊。直接或間接的國家補貼司空見慣。」

一名歐盟外交官告訴路透社:「北京必須了解,沒有改革,整個系統將停止運作。」

甚至中共內部一些改革派官員和一些私營企業高管也跟美國站到同一陣線,呼籲中共加快改革步伐。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副教授金刻羽將貿易戰稱為一個給中國的「戰略性禮物」。

她告訴《南華早報》,美國要求中國做的事情,包括更好的知識產權保護、更公平的貿易,這些對於中國而言在長期來看都是好事,有時當改革難以推進時,需要外部挑戰來加速這一過程。金刻羽的一個特殊身份是中共前財長、亞投行行長金立群的女兒。

從經濟實力來看,美國也有底氣跟中共對抗。南加州商業太空飛行計劃主任奧崔(Greg Autry)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撰文說,美國不僅在貿易戰當中存活下來,而且熬過了兩年的全球經濟停滯。而中國經濟增長已經停滯。美國強硬對華政策富有成效,應該繼續保持,直到中共展示出真正的、實質性的行為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