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有大型「反送中」(逃犯條例修訂)遊行,有市民發起今日下午3時30分,由九龍梳士巴行花園遊行至西九高鐵站,重申「五大訴求」。這次是首次於九龍區舉行的「反送中」遊行,希望向大陸遊客表達港人和平的「反送中」訴求。

遊行已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發起者之一、沙田社區網絡主席劉頴匡強調,這次集會遊行為「和平理性優雅」的活動,希望向大陸旅客表達港人「反送中」的訴求,並展示和平遊行的一面,抗衡大陸的新聞封鎖,遊行到終點西九高鐵站後,會呼籲市民和平散去。

「7.7 九龍區遊行」下午3時30分至4時會先在梳士巴利花園舉行集會,4時開始由沿梳士巴利道、九龍公園徑、廣東道、柯士甸道,遊行至西九高鐵站對出的匯民道。至18時30分活動和平落幕。主辦方宣佈,有逾23萬人出席遊行。警方則稱,高峰期有5.6萬人遊行。

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多次發警告,要求立即離開,否則使用適當武力驅散。但示威者高呼開路,指有集會自由。午夜時分,警察開始清場。

00:30

警方在旺角清場,驅散在彌敦道一帶聚集的示威者,現場只剩下少部份示威者,有示威者叫其他人儘快離開。

大批警員配備頭盔、盾牌、戴上手套及手持警棍,築成防線。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警察開始抓捕,多人受傷。(Photo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警察開始抓捕,多人受傷。(Photo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警方開始清場,驅散聚集的示威者,有示威者叫其他人儘快離開。(Photo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警方開始清場,驅散聚集的示威者,有示威者叫其他人儘快離開。(Photo by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00:00 7月8日

綜合港媒報道,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與警方發生爭執。有商店延長營業時間供示威者避難。也有多名網友在網絡上表示,可提供場所給示威者。有的士司機對於警方包抄示威群眾的行徑表示抗議,遭警方帶上警車。

有數名示威者遭警方帶上警車。警方將群眾趕入鼓油街,並要求記者後退。警方佩有布袋彈槍、長槍等裝備。示威者唱起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總警司陶輝在現場指揮清場行動。

23:00

警方採取驅散行動,用警棍拍向示威者舉起的雨傘,並拘捕多名示威者,將他們按在地上,扣上手銬。部份示威者的前額及口罩沾滿血跡。

示威者舉起雨傘,抵制警察抓捕。也有示威者唱起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總警司陶輝在現場指揮清場行動。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警察開始抓捕示威者。(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警察開始抓捕示威者。(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警察開始抓捕示威者。(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警察開始抓捕示威者。(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示威者舉起雨傘,抵制警察抓捕。(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大批示威者聚集旺角。示威者舉起雨傘,抵制警察抓捕。(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2:40

最前排的示威者戴上口罩,舉起雨傘,用保鮮紙包裹皮膚,最前排的警員已戴上頭盔,配備盾牌及胡椒噴霧,後面有多部警車戒備。

警方多次向示威者發出警告,指其參與非法集結,要立即離開,否則使用適當武力驅散。示威者高叫開路,說有集會自由。

7月7日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警告散開,示威者戴上口罩,舉起雨傘。(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警告散開,示威者戴上口罩,舉起雨傘。(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警告散開,示威者戴上口罩,舉起雨傘。(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警告散開,示威者戴上口罩,舉起雨傘。(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多次發警告,要求立即離開,最前排的警員已戴上頭盔,配備盾牌及胡椒噴霧。(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仍有大批示威者繼續向旺中方向遊行,警方多次發警告,要求立即離開,最前排的警員已戴上頭盔,配備盾牌及胡椒噴霧。(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警方要求示威者立即離開,否則使用適當武力驅散。(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入夜,警方要求示威者立即離開,否則使用適當武力驅散。(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22:25

大批示威者沿馬路步行至旺角。警方呼籲示威者立刻離開否則使用武力。有消息指出,警方配有頭盔、警棍、胡椒噴霧及長盾等裝備。

超過百名警察已在旺角一帶佈下防線,並向油麻地方向推進,部份警察手持盾牌。示威者則退至彌敦道與登士打街交界處。

21:50

沿彌敦道遊行的示威者隊伍,已過佐敦道,抵達油麻地窩打老道,向旺角方向遊行。有示威者一路收拾地上的垃圾。

21:30

示威隊伍沿彌敦道向佐敦方向前進,市民沿途高叫「撤回惡法」口號。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現身文化中心,要求香港當局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並向陶輝提問。

在大批警力的互送下,總警司陶輝退至文化中心。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現身文化中心,要求香港當局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並向陶輝提問。(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現身文化中心,要求香港當局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並向陶輝提問。(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現身文化中心,要求香港當局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並向陶輝提問。(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現身文化中心,要求香港當局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並向陶輝提問。(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40

示威者已佔領廣東道。警方防線全面退至天星碼頭方向,並有警員於星光行外拍攝示威者。群眾隨警員行至碼頭後,有部份群眾因相信該處已無遊客,更容易遭警方包圍,調頭走回廣東道。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圖為反送中示威人士到達西九龍站後呼喊口號。(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圖為反送中示威人士到達西九龍站後呼喊口號。(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20:00

示威者高呼「香港人加油」,並向前推進。警方防線向文化中心方向後撤,民眾隨即跟上。個別警民發生口角。

示威者和記者包圍由多名警察保護的總警司陶輝,並追問陶輝6月12日在清場行動中為何會下令開槍,陶輝無回應。陶輝在612的示威活動中疑似擔任金鐘清場行動的指揮官。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圖為示威者在西九龍站外喊口號。(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圖為示威者在西九龍站外喊口號。(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圖為示威者在西九龍站外對著警察喊口號。(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圖為示威者在西九龍站外對著警察喊口號。(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19:40

廣東道聚滿大批遊行人士,不時高呼「反送中、撤惡法」及「釋放義士」等口號。有示威者表示,留守廣東道是希望向大陸旅客講述反修例的事。

數輛警車使用廣播要求廣東道上的示威者離開車道未果後,掉頭離開。

19:15

大會宣佈,有逾23萬人出席遊行。警方則表示,高峰期有5.6萬人遊行。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月7日,超過2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Photo by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18:40

遊行人士「兵分兩路」,部份人留守高鐵站外,也有市民轉到廣東道一帶聚集。

遊行隊伍龍尾於18時40分抵達終點。

18:30

遊行發起人之一的劉穎匡傍晚6時半見記者,感謝市民參與。他說,由於尚有市民在尖沙咀梳士巴利道等候出發,未能點算遊行人數,但認為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參與。

劉穎匡說,今次是自6月9日來連續,第四次有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並首次由港島移師至九龍;又說經過七一佔領立法會事件後,香港人仍團結一致走上街頭。他批評中共媒體抹黑香港人是暴徒,但事實卻是遊行情況和平,被圍封的高鐵站也絲毫無損。他認為警方及港鐵等單位的封站措施並不必要。他又再次呼籲港人自發向大陸旅客宣傳反送中運動。

遊行進行期間一度封閉的彌敦道南北行車線,已在下午6時半恢復行車。

17:40

遊行起步兩個小時後,抗議《逃犯條例》的市民繼續逼爆尖沙咀。遊行路綫九龍公園徑和天橋已逼爆,彌敦道出現人潮倒流回終點西九高鐵站的現象,令遊行出現了兩個龍尾。

警方今次不批准遊行人士行經廣東道,並有大批警員和警車佈防。有經過廣東道的市民,向警方舉起特色「警告」標語:「市民警告,你正違反民意,你可能被鄙視」、「立即撤回,否則民怨難平」等,也有市民不斷高喊口號。在終點,報導指有人進入西九龍站外圍往西隧方向行車路,呼籲其他遊行者進入。

警方今次不批准遊行人士行廣東道,並有大批警員和警車佈防。(李逸/大紀元)
警方今次不批准遊行人士行廣東道,並有大批警員和警車佈防。(李逸/大紀元)

有經過廣東道的市民,向警方舉起特色「警告」標語橫:「市民警告,你正違反民意,你可能被鄙視」、「立即撤回,否則民怨難平」等。(李逸/大紀元)
有經過廣東道的市民,向警方舉起特色「警告」標語橫:「市民警告,你正違反民意,你可能被鄙視」、「立即撤回,否則民怨難平」等。(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橫額抗議警察多次使用對示威者使用暴力。(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舉起橫額抗議警察多次使用對示威者使用暴力。(李逸/大紀元)

參加遊行的27歲游小姐從事航空業,她表示之前每次反送中遊行都有上街,政府從6月9日至今都無回應民間訴求,「政府所出來回應的都還在指責示威者,完全沒有正面回應訴求。」她指責中共政府透過港府在收緊香港的民主自由,「(送中惡法下)可以用其它的罪名來抓捕你,針對異見人士等,可透過某些罪名帶回大陸。這個條例要與每個港人協商的。」

游小姐。(林怡/大紀元)
游小姐。(林怡/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徑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徑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徑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徑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徑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徑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龐大衛/大紀元)

17:20

5時左右,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的最後一批市民起步出發,不過,附近道路包括梳士巴利道六條行車線和彌敦道的四條行車線,仍然擠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天不時下起陣雨,市民撐起雨傘繼續等候。

遊行終點西九高鐵站外則繼續有市民和平聚集。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也有上街遊行。他讚嘆今次網民自發的呼籲,都有這麼多人上街,認為參加人數起碼有數以十萬,「這將是一個持久戰,現在不需要一個大台呼籲⋯⋯尖沙咀是很有地標性的地方,之後遊行到高鐵那邊,基本都不需要怎樣呼籲,都已經有六位數字的港人上街了。」

他說,林鄭至今沒有回應市民五大訴求,「這是一個開始,(之後相信)十八區都有用不同的小型遊行。」他又強調反送中運動已不只是反對《逃犯條例》這麼簡單,「已經是觸及到香港的核心價值被摧毀,這是一場港人的捍衛戰。這個捍衛戰,(港人)未來28年還生活在香港的話,要與香港共存亡。」

對於又多位反送中的市民輕生離世,錢志健表示感到很難過,「生命是無價的,幾條人命之間政府都無回應。」不過今次港人的覺醒,以及持續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都已經讓國際社會看到,「不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讓國際社會知道港人在掙扎什麼,雖然不知道最後會怎樣,港人都一直會做下去。」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林怡/大紀元)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林怡/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清真寺外的彌敦道,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吳雪兒/大紀元)
由高空所見,九龍公園清真寺外的彌敦道,擠滿了參加遊行的市民。(吳雪兒/大紀元)

17:00

接近下午5點鐘,遊行已起步一個多小時,仍有大量市民在梳士巴利花園、梳士巴利道、彌敦道等地等候出發,塞得水洩不通。由於前進速度緩慢,接近5點時中間道也開放,讓在彌敦道的市民經過中間道加入九龍公園徑的大隊。

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帶等候出發。(駱亞/大紀元)
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帶等候出發。(駱亞/大紀元)

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帶等候出發。(駱亞/大紀元)
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帶等候出發。(駱亞/大紀元)

由於前進速度緩慢,接近5點時中間道也開放,讓在彌敦道的市民經過中間道加入九龍公園徑的大隊。(林怡/大紀元)
由於前進速度緩慢,接近5點時中間道也開放,讓在彌敦道的市民經過中間道加入九龍公園徑的大隊。(林怡/大紀元)

由於前進速度緩慢,接近5點時中間道也開放,讓在彌敦道的市民經過中間道加入九龍公園徑的大隊。(林怡/大紀元)
由於前進速度緩慢,接近5點時中間道也開放,讓在彌敦道的市民經過中間道加入九龍公園徑的大隊。(林怡/大紀元)

大學二年級學生童小姐和鄭小姐,特別帶著簡體字標語參加遊行:「同胞們,齊來反對」。她們說,經過幾次遊行政府仍不回應訴求,「一定要上街,不可能不出來遊行。」至於怎樣看待林鄭月娥的回應?「林鄭有回應嗎?完全不覺得她有回應⋯⋯(態度)勁差,垃圾!」她們認為,特首應該儘快還爭取撤回惡法的示威者清白,撤回暴徒的說法和進行獨立調查,「其實她如果想還來一個清白,這也是一個好機會。如果她拖下去,任時間蹉跎,不單影響她個人誠信,而是影響了整個社會,造成社會撕裂,市民對警察、市民對政府、還包括市民之間的撕裂。只要她出來回應,很多事情就可以解決。」

童小姐和鄭小姐。(林怡/大紀元)
童小姐和鄭小姐。(林怡/大紀元)

遊行西九高鐵站外聚集了很多遊行人士,氣氛大致平靜,不少市民以普通話叫口號,向大陸遊客宣傳反送中。(孫青天/大紀元)
遊行西九高鐵站外聚集了很多遊行人士,氣氛大致平靜,不少市民以普通話叫口號,向大陸遊客宣傳反送中。(孫青天/大紀元)

遊行西九高鐵站外聚集了很多遊行人士,氣氛大致平靜,不少市民以普通話叫口號,向大陸遊客宣傳反送中。(孫青天/大紀元)
遊行西九高鐵站外聚集了很多遊行人士,氣氛大致平靜,不少市民以普通話叫口號,向大陸遊客宣傳反送中。(孫青天/大紀元)

16:40

遊行西九高鐵站外聚集了很多遊行人士,氣氛大致平靜,不少市民以普通話叫口號,向大陸遊客宣傳反送中。至於遊行起點一帶,至星光大道仍然大排長龍。梳士巴利花園台上宣佈,「無論去文化中心還是海傍都看不到盡頭,大家叫多些人出來塞爆九龍。」

70多歲的梁先生手持寫有「落實一國武制 實踐基本惡法」的標語,諷刺和譴責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他說,看看這個政府過往所做的一切,「政治上、經濟上,在打壓我們香港人⋯⋯如何能不激到香港人出來?」他表示自己在香港長大,從未見過有如此一個政府這樣對待人民,「你看民怨多深,二百萬人出來,都可以當沒事,你不要再龜縮了,對不對?香港人是站在正義那邊的,說我們不對的人很多也是收利益。」

70多歲的梁先生手持寫有「落實一國武制 實踐基本惡法」的標語。(林怡/大紀元)
70多歲的梁先生手持寫有「落實一國武制 實踐基本惡法」的標語。(林怡/大紀元)

16:20

遊行起步後約45分鐘後,隊頭已抵達終點,市民遊行後經柯士甸站離開。不過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帶等候出發。
參與遊行的退休人士王小姐表示,上街是因為自己是香港人,「們港人今次非常的團結心齊,希望林鄭回應我們的訴求。所以我們會不辭勞苦的,只要是一天他不撤回,我們都會走出來。」她大學畢業的子女都有出來遊行,「今次遊行的大部份香港人都是要求撤回送中條例,很多都是我們的下一代。他們無法做出進一步的行動⋯⋯我們看到了都很心痛,希望作為父母出一分力,支持他們,諒解他們,而非譴責。」

她也呼籲北京政府:「要遵守一國兩制的原則,不要再進一步的侵蝕我們的自由,破壞一國兩制的協定,因為香港人其實看的很清楚,資訊這麼發達,我們不會這麼容易被他們洗腦的。」

退休人士王小姐。(林怡/大紀元)
退休人士王小姐。(林怡/大紀元)

另一邊廂的海傍,等待遊行的市民一直排到星光大道,耐心靜候出發。(梁珍/大紀元)
另一邊廂的海傍,等待遊行的市民一直排到星光大道,耐心靜候出發。(梁珍/大紀元)

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遊行前往終點。(李逸/大紀元)
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遊行前往終點。(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步後約45分鐘後,隊頭已抵達終點。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遊行前往終點。(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步後約45分鐘後,隊頭已抵達終點。大量市民仍然擠在彌敦道、梳士巴利道等遊行前往終點。(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拉起「沒有暴動 只有暴政」的橫額。(王文君/大紀元)
有市民拉起「沒有暴動 只有暴政」的橫額。(王文君/大紀元)

16:15

由於遊行人數太多,尖沙咀的彌敦道全部行車線已經封閉,站滿了準備參加遊行的黑衣市民。另一邊廂的海傍,等待遊行的市民一直排到星光大道,耐心靜候出發。

由於先後幾有5名「反送中」的市民不幸身亡,有市民掛起橫額和直幅勉勵市民要一起撐下去。(林怡/大紀元)
由於先後幾有5名「反送中」的市民不幸身亡,有市民掛起橫額和直幅勉勵市民要一起撐下去。(林怡/大紀元)

由於遊行人數太多,尖沙咀的彌敦道全部行車線已經封閉。(梁珍/大紀元)
由於遊行人數太多,尖沙咀的彌敦道全部行車線已經封閉。(梁珍/大紀元)

由於遊行人數太多,尖沙咀的彌敦道全部行車線已經封閉。(章鴻/大紀元)
由於遊行人數太多,尖沙咀的彌敦道全部行車線已經封閉。(章鴻/大紀元)

來自教會的Raymond,在遊行起點自發設置一個街站,讓市民用彩色便利貼寫上互相加油鼓勵的字句,又派發糖果等小禮物給市民,「今天市民再次走出來,我們教會一群弟兄姊妹就想設立一個街站,希望透過這個街站去幫大家加加油、打打氣。我們也有些小禮物,是一些糖跟貼紙,去跟大家說我們之間其實是互相鼓勵和支持。」他說,就著反送中條例

近來香港政府跟人民都爭執了很久,每個周末都上街十分辛苦,「香港市民基本上每個星期六日或重要事也出來示威,表達自己的訴求給政府。」因此他們希望藉著寫一些支持香港、「香港加油」的字句,為大家加油。

來自教會的Raymond,在遊行起點自發設置一個街站,讓市民用彩色便利貼寫上互相加油鼓勵的字句。(林怡/大紀元)
來自教會的Raymond,在遊行起點自發設置一個街站,讓市民用彩色便利貼寫上互相加油鼓勵的字句。(林怡/大紀元)

15:55

遊行龍頭開始沿梳士巴利道遊行往西九高鐵站,遊行人士高喊「釋放被捕者、追究警隊濫權、立即雙普選」「香港人加油!」等口號。也有市民舉著「香港撐住」的漫畫海報,以及自製的呼籲字句,向大陸旅客喊話:「二百萬勇敢的香港人上街反惡法⋯⋯撤回送中條例,維護一國兩制,守護香港。」

遊行隊伍等候出發。(林怡/大紀元)
遊行隊伍等候出發。(林怡/大紀元)

遊行龍頭開始沿梳士巴利道遊行往西九高鐵站。(林怡/大紀元)
遊行龍頭開始沿梳士巴利道遊行往西九高鐵站。(林怡/大紀元)

遊行龍頭開始沿梳士巴利道遊行往西九高鐵站。(林怡/大紀元)
遊行龍頭開始沿梳士巴利道遊行往西九高鐵站。(林怡/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了等候出發的市民。(李逸/大紀元)

15:45

記者現場所見,除了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人,連半島酒店外除了行人道之外,彌敦道馬路上都站滿了黑衣人潮,佔據了往佐敦方向的兩條行車線。

由於參與人數太多,大會早前呼籲參加者往海傍集合,遊行準備提早起步。(林怡/大紀元)
由於參與人數太多,大會早前呼籲參加者往海傍集合,遊行準備提早起步。(林怡/大紀元)

除了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人,連半島酒店外除了行人道之外,彌敦道馬路上都站滿了黑衣人潮,佔據了往佐敦方向的兩條行車線。(林怡/大紀元)
除了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人,連半島酒店外除了行人道之外,彌敦道馬路上都站滿了黑衣人潮,佔據了往佐敦方向的兩條行車線。(林怡/大紀元)

除了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人,連半島酒店外除了行人道之外,彌敦道馬路上都站滿了黑衣人潮,佔據了往佐敦方向的兩條行車線。(章鴻/大紀元)
除了遊行起點梳士巴利花園一帶站滿人,連半島酒店外除了行人道之外,彌敦道馬路上都站滿了黑衣人潮,佔據了往佐敦方向的兩條行車線。(章鴻/大紀元)

剛畢業的Peter表示,覺得今日上街是香港人應該做的事,「始終香港是我的家。」對於港府至今未回應民間的五大訴求,他說:「我覺得這個香港政府跟香港人有仇,我只得到這個答案⋯⋯最重要的訴求當然是撤回惡法,還有撤銷暴動的定性。始終,為何香港人那天會衝?政府不去思考反而一下子定性為暴動,如果那天是暴動的話,六七那次也是暴動,對比兩個暴動,哪個更暴動些?」

過去兩次百萬人遊行(6月9日、6月16日)和七一大遊行,Peter也有上街。對於特首林鄭月娥,他認為她猶如「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都不理會外面世界如何。」至於中共近年對香港越來越強加干預,他形容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他已經登記做選民,在未來的選舉「一定不會投建制派。」

剛畢業的Peter繼之前兩次百萬人遊行和七一大遊行後,在此走上街頭,強調「不撤不散」。(林怡/大紀元)
剛畢業的Peter繼之前兩次百萬人遊行和七一大遊行後,在此走上街頭,強調「不撤不散」。(林怡/大紀元)

15:35

大會宣佈為不幸身亡的幾位「反送中」市民默哀一分鐘,之後遊行準備提早起步。發起人手持五大訴求的橫幅,包括:撤回修訂條例、追究警隊濫權、實行雙真普選、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定罪。由於參與人數太多,大會早前呼籲參加者往海傍集合。前來參加的市民大多穿上了黑色衣服。

發起人手持五大訴求的橫幅,包括:撤回修訂條例、追究警隊濫權、實行雙真普選、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定罪。(林怡/大紀元)
發起人手持五大訴求的橫幅,包括:撤回修訂條例、追究警隊濫權、實行雙真普選、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定罪。(林怡/大紀元)

15:20

大學四年級的陳小姐,今次跟父母一起上街,一家三口手持「我地係香港人」、「責任捉拿 獨立調查」、「齊上齊落 不撤不散」的自製標語牌,「他們(父母)一直也支持我上街,我們每一次也會一起出來。」

陳小姐說,在過去的六月,香港人已經走出來很多次表達訴求。「不論是和平示威也好,還是所謂勇武一些的行為我們也做過,但政府也一直沒有想聆聽我們的聲音。」前幾天特首林鄭月娥假裝想聆聽學生的聲音,要求進行閉門會議,「但她實際上根本只想交待給中共,她還忽略了一個事實,其實這是一個全香港人要求跟她對話,而不是只找學生出來談就算,你五個訴求也沒有回應過。」

陳小姐強調,希望可以繼續站出來表達訴求,「我們不可以讓這團火這麼快熄滅。我們現在還沒爭取到任何東西,所以我覺得每次例如網上召集的時候,我們也要繼續站出來發聲,使國際上更加關注這件事情,不要讓它丟淡了,或者拖一陣子就完了,就不再理會香港人的想法。」

對於中共對香港核心價值的蠶食,陳小姐直斥「中共愈來愈放肆」,「一國兩制現在已經明存實亡,因為他們愈來愈滲透香港,不論是操控立法會選舉,或者是想通過一些條例,他們完全漠視了香港的獨立司法存在,但他們就不斷在衝擊我們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原則。所以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卑鄙。」

大學四年級生陳小姐和父母一起上街表達訴求,她表示父母對此非常支持,「每次都會一起出來。」(林怡/大紀元)
大學四年級生陳小姐和父母一起上街表達訴求,她表示父母對此非常支持,「每次都會一起出來。」(林怡/大紀元)

15:00

下午2時許起,尖沙咀太空館至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已有大批港人聚集,準備參與今天的反送中九龍大遊行。不少人帶同自製的標語展板,準備向大陸遊客講述香港數百萬人反對中共和港府強推《逃犯條例》的事實真相。

有市民發起「7.7 九龍區遊行」,下午2時許起,尖沙咀太空館至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已有大批港人聚集,準備參與遊行。(林怡/大紀元)
有市民發起「7.7 九龍區遊行」,下午2時許起,尖沙咀太空館至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已有大批港人聚集,準備參與遊行。(林怡/大紀元)

下午2時許起,尖沙咀太空館至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已有大批港人聚集,準備參與遊行。(林怡/大紀元)
下午2時許起,尖沙咀太空館至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已有大批港人聚集,準備參與遊行。(林怡/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