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周六(7月6日)報道說,總統特朗普有理由對自己以及2020年的連任前景保持樂觀。

「許多事情正在以特朗普的方式進行,亦留給他在第二個任期內取得更大勝利的餘地。」報道說。

文章指出,首先是美國經濟帶給特朗普很好的連任跡象。

周五(5日)公佈的6月美國就業報告顯示,新增22.4萬個就業崗位。過去三個月,平均每個月增加17.1萬個工作崗位,這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數字。

此外,工資略有上漲,雖然過去12個月工人的時薪增長了3.1%、不算高,但對整個經濟面來說,並非壞消息。

因市場對中美貿易戰達成暫時停火表現出樂觀態度,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本周創下歷史新高。

雖然周五的就業報告出爐後、降低了市場對美聯儲減息的預期,但從全局來看,自2016年特朗普當選以來市場已取得大幅上漲,足以成為特朗普頭四年任期的一個可圈可點的政績。

如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周五所說,最近的股市反彈和強勁就業報告證明,特朗普的政策助推著「一個非常強勁的繁榮周期」。

「我們有非常好的支持增長的政策,包括:低稅收、放鬆管制、開放能源以及貿易改革。」庫德洛告訴彭博社,「我認為我們的供給方的政策帶來的激勵效應正在發揮作用。」

美國經濟有利特朗普輕鬆連任

經濟方面對特朗普總統來說都是好消息。如共和黨政治戰略家福特·奧康奈爾(Ford O'Connell)本周在《國會山報》所撰寫的專欄,在職權是一個大的影響因素。自1900年以來,只有少數競選連任的總統失敗,而保有強勁經濟記錄、連任失敗的就更屈指可數。

「但無論如何,特朗普將憑藉其經濟管理的實力競選連任,他會使經濟成為競選活動中最重要的因素。」文章指出。

事實上,在經濟繁榮時期競選連任的總統統計數據已表明,現任總統可以輕鬆贏得連任勝利。

耶魯大學經濟與競選關係研究教授雷·費爾(Ray Fair)的模型曾多次準確預測總統大選,該模型把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速作為一個重要變量、估算總統競選的可能贏家,目前預計的結果是民主黨候選人在兩黨競選中將贏得45%的選票。

民主黨內部交鋒激烈 亦無強手挑戰特朗普

特朗普的第二個優勢則來自分裂的民主黨內部。

從目前民主黨高層反特朗普的民意調查顯示,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是民主黨在2020年的最佳黨內提名人,但選舉無法預知後續發展。

但高層以外的很多民主黨人卻認為,他們黨內最好是提名一位最能激勵他們「進步」基本面的候選人。他們表示,針對選民對特朗普白宮的不滿、可讓民主黨受益,避免2020年重演2016年總統競選的失敗。

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是目前民主黨提名的領跑者,但他目前傳遞的政見讓外界感覺他不夠強硬。假如他成為黨內被提名者,民主黨內部也會有人質疑、他有無足夠的能力挑戰特朗普。

另外,拜登在首場辯論現場的不穩定表現也削弱了他作為候選人的優勢,比如在被問到尖銳問題時,他居然用「不好意思,我的時間到了」為由轉移。外界質疑,拜登是否在競選過程中起步太慢。

如果拜登衝擊黨內提名活動不利,那麼將增加民主黨黨內所謂「進步主義」候選人的可能性(註:進步主義是社會主義的新變種)。

無論如何,對民主黨黨內的總統候選人來說,今年都不容易。民意調查顯示,不僅是拜登、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旗鼓相當,免不了正面交鋒。

焦點或集中在要不要社會主義上

特朗普多次重申,美國永遠不搞社會主義。而民主黨的一些主張,如:非法移民、開放南部邊境、全民健保等繼續朝變種的「社會主義」方向上靠攏,這些也極有可能成為民主黨挑戰特朗普的話題。

特朗普在2019年的國情咨文中說,「在美國,讓我們感到警惕的是那種要在我國施行社會主義的呼聲。美國的建國基礎是自由與獨立,而不是政府強制、主宰和控制。我們生而自由,我們將保持自由。」

「今夜,我們重新堅定我們的決心,永遠也不會讓美國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他補充說。

其實,無論是特朗普,還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都一致認為,民主黨進步主義候選人公開支持的「全民醫保」和綠色新政計劃,將在大選中不受選民歡迎。

根據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和特朗普本周的競選活動報告,特朗普已籌集到1.05億美元用於競選連任,超過民主黨的所有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