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美國國內外政策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馬克·蒂森(Marc A. Thiessen)周二(7月2日)發文說,特朗普總統近日與多位專制政權領袖會面,並以美麗的言詞稱讚他們,但並未引起保守派的憤怒。原因很簡單:因為特朗普的強硬行動比軟性言語更重要。

在上周的亞洲行期間,特朗普總統不只和一個、兩個而是和三個專制國家的元首會面。他成為第一位踏上北韓土壤的在任美國總統。他稱讚與北韓領袖金正恩的好關係。他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談,並開玩笑提到俄羅斯的大選干預。他和習近平會面,並對其大加讚賞。他還表示,他願意在「沒有先決條件」的情況下與伊朗領導人會面。

蒂森稱,如果奧巴馬在任總統時做了上述幾件事中的任何一件,保守派將會暴跳如雷。那為甚麼特朗普這樣做卻沒有讓他們感到氣憤?原因很簡單。因為和奧巴馬不同,特朗普正在對北韓、俄羅斯、中共和伊朗採取強硬立場。而他所做的事情比他說的話要重要得多。

蒂森指出,奧巴馬不只是擁抱那些反美的專制者,還給他們大量的現金和外交讓步。比如,他給古巴專制政權外交認可,以及解除制裁,換來的是甚麼呢,「絕對是甚麼都沒有」。古巴反而加強對該島持不同政見者的鎮壓。

對於伊朗,奧巴馬促成與伊朗達成了一條核協議。當時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和奧巴馬總統存在很大分歧。奧巴馬稱,它將是阻止伊朗獲得核彈的最佳辦法,但兩黨批評人士稱,這種自欺欺人的舉動很危險,即使達成協議,伊朗最終仍有機會製造出能夠摧毀以色列和其他敵人的核武器。

當時,國會共和黨人還發出了一封致「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領導人」的公開信,信上警告伊朗說,奧巴馬與伊朗達成的任何協議,下一任總統「大筆一揮」就可以撤銷。《紐約時報》稱,這種美國國會直接干預外交談判的情況極其罕見。

在簽署伊朗核協議後,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在海外的數百億美元資產也得以解凍。這些資金使得伊朗又能夠資助恐怖份子和什葉派在中東的擴張。

蒂森指出,相比之下,特朗普幾乎沒有給這些專制統治者任何東西。在北韓問題上,特朗普雖然嘴上說了金正恩的好話,但在行動上卻對北韓強硬,特朗普堅持不取消制裁、解凍北韓資產或授予外交承認。相反,他加強了對金正恩內部圈子的制裁,並扣押了一艘違反制裁的北韓船隻。

上周在G20,特朗普稱,與普京再度會面「非常榮幸」。他開玩笑告訴普京「不要再干涉美國大選」。特朗普此前幾天還表示,他與普京有「非常非常好的關係」,並稱「這種關係將產生許多積極因素」。

G20前,普京接受《金融時報》採訪,在討論特朗普時也很有禮貌,多次親切地稱特朗普為「唐納德」。「特朗普不是職業政治家,但你知道我的想法嗎?我認為他是一個有才華的人。他非常清楚他的選民對他的期望。」他說。

儘管兩人互相稱好,但特朗普對俄羅斯仍然強硬。特朗普批准了受俄羅斯侵略的烏克蘭的大規模武器和援助計劃;針對前俄羅斯雙面間諜案在英國遭毒劑攻擊一事,英國確定是俄所為,特朗普總統隨後下令驅逐60名俄羅斯外交官; 特朗普政府還因各種原因下令對莫斯科進行多輪新制裁;特朗普指責俄羅斯違約,宣佈退出與俄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為震懾俄羅斯支持的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對其人民使用化學武器,特朗普下令兩次轟炸敘利亞。

2018年,當敘利亞對其人民第二次使用化學武器後,特朗普通過推特直接向普京喊話,他譴責了俄羅斯對阿薩德的支持,並稱美國對敘利亞的「導彈將至」,讓普京做好準備;就在與普京上周在G20會面之前,特朗普還宣佈,他正在考慮實施新的經濟制裁措施,以阻止北流天然氣管道二線(Nord Stream 2,簡稱「北流-2」)的建設。

「北流-2」旨在鋪設從俄羅斯經波羅的海海底到德國的一條天然氣管道。這使得俄羅斯能夠繞開烏克蘭,增加對德國的天然氣輸送,繼而再送往其它歐洲國家。這讓美國和部份歐洲國家擔心,「北流-2」是俄羅斯對東歐的經濟戰略。

蒂森說,除了列根總統外,特朗普是對的,沒有美國總統比他對俄羅斯更加強硬了。

對於中共也是,雖然特朗普讚揚了習近平,但他在中共問題上一樣保持強硬。他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以懲罰中共的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同時,特朗普也利用關稅作為一件有利武器,逼中共走上談判桌、達成一份令中共遵守規矩的協議。在上周的習特會後,特朗普推遲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他表示,他隨時都可以下令啟動額外關稅,這要取決於雙方的談判結果。

對於伊朗,特朗普一方面表示願意與伊朗領袖會面,一方面也宣佈撤出伊朗核協議,並啟動對伊朗的嚴厲制裁,使得伊朗的石油銷售減少88%,伊朗的政府收入減少40%。蒂森說,如果伊朗最高領袖阿里·哈梅內伊(Ali Khamenei)想要與特朗普合照,特朗普會同意,但這不意味美國對伊朗的施壓會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