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媒體開足馬力,竭力詆毀香港民眾7月1日的抗議行為,並將極有可能是中共利用黑惡勢力破壞立法會內設施的行為栽贓給香港民眾之時,在國際社會紛紛聲援港人、並有目擊者披露中共特務的醜行之際,心底發虛的中共當局找來了一位所謂的英國「政治家」為自己站台,為自己的行為辯護。

7月4日,大陸多家網站以及中共海外媒體鳳凰網、《星島日報》,相繼報道了英國人喬治·加洛韋(George Galloway)的說辭。報道指,加洛韋在7月1日接受俄羅斯RT新聞網採訪時表示,香港一直都是中國的,從來不是英國的,也從來沒有合法成為英國的一部份,因此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沒有任何人會容忍本國立法機關遭衝擊、插上外國國旗。」他還稱,「非常確定香港一系列事件有外國勢力參與其中,這是一場『顏色革命』。」加洛韋聲稱,英國的確參與及介入了這次運動,目的是製造麻煩。

如果將加洛韋的名字和國籍隱去,他所言完全與中共的調子一模一樣。而加洛韋所批評的乃是,英國外交大臣侯俊偉(Jeremy Hunt)「干涉」香港事務,支持「暴力違法者」。

的確,香港歷來都是中國的。不過,加洛韋大概與中共一樣,不僅選擇了故意的失憶,即有意忘記香港當年是在怎樣的條件下回歸(主權移交)的;而且也選擇了缺乏可信度的誣衊之詞。不妨重溫下亨特7月2日的聲明:「英國1984年簽署了具有國際約束力的法律協議,確立了『一國兩制』規則,確立了香港人民的基本自由。我們堅定地支持那項協議,堅定地支持香港人民。如果具有國際約束力的法律協議得不到尊重,將會有嚴重的後果。」

「一國兩制」原則難道不是中共同意的?相關的法律協議難道不是中共當局簽署的?鄧小平說的「五十年不變」,現在才多少年,就要剝奪香港人的自由民主的權利,強行推出《逃犯條例》,難道鄧小平當初說的是假話?香港人在行使民主的權利,為何北京當局非要將他們的和平抗議視為「暴力行動」,並動用警察和中共便衣過度使用武力?英國政府要求北京當局尊重協議,有何問題?

顯然,無理的是中共當局,而堅定站在中共立場的加洛韋又是何許人也?

資料顯示,加洛韋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英國第一個願意與「愛爾蘭共和軍」政治組織「新芬黨」領袖亞當斯當眾握手的國會議員;也是英國國會中唯一的一個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和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的忠實支持者。

「9·11」事件發生後,他還撰文坦言「世界上某些地區的人們認為,『9·11』事件完全是美國自食其果」。此文一出,立即激怒了所有的美國人和不少親美的英國人,他因此被斥為「恐怖份子代言人」。

不僅如此,加洛韋還是英國公認的「薩達姆的老朋友」。1994年,他冒著被英國工黨開除出黨的風險飛到巴格達,與薩達姆見面握手,並且當面稱讚薩達姆說:「先生,我向你的勇敢、你的力量和你的洞察力致敬!」這話隨即在整個西方掀起了軒然大波。

2002年8月加洛韋又跑到巴格達地下50米深處與薩達姆見面,薩達姆表示他決不會投降,而對於「侵略者」,伊拉克人民會從「街頭、房頂上狠狠打擊」。95分鐘的長談讓加洛韋感受頗深,他回國後立即撰文,稱他替伊拉克說話是為了伊拉克廣大民眾的利益,並非為某一政權。讓他失望的是,薩達姆在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中,非常狼狽地被美軍俘虜,2006年被絞死。

2003年,英國《每日電訊報》曾經援引一份伊拉克官方文件,指加洛韋從伊拉克石油產業中每年至少非法獲利37.5萬英鎊。加洛韋因此受到了多方財產調查和媒體的追擊,並被暫停了工黨議員的資格,接受黨內的調查,看他是否損害了工黨的名譽。10月,他被開除工黨黨籍。

2005年5月,加洛韋自組反戰的「尊敬黨」贏得了一些選民的支持,而重新成為議員。不久,美國參議院調查委員會連續公佈了兩份報告,指責薩達姆政府當年以提供石油份額的形式,賄賂一些國外高級官員以換取他們的支持。加洛韋就在受賄者的名單上。報告指,加洛韋是作為得到好處的回報,才始終支持薩達姆政權,並在20世紀90年代多次會晤薩達姆,反對聯合國對伊拉克實施制裁。對於上述指控,加洛韋堅決否認,並前往美國大鬧美國國會。

2009年3月,加拿大聯邦法庭作出裁決,支持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拒絕英國議員喬治·加洛韋入境的決定。理由是加洛韋向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領導的加沙當局提供物資,而哈馬斯在加拿大被列為恐怖組織。

被中共媒體大肆宣揚的加洛韋是怎樣的人物,至此大致有了一個基本輪廓,那就是他是世界「恐怖份子代言人」,支持古巴、哈馬斯、薩達姆。因此,他支持與上述同屬一丘之貉的中共政權也就絲毫不奇怪了。

2017年11月10日,網上一篇題為「對喬治·加洛韋捍衛共產主義的分析」(An analysis of George Galloway's  defence of communism)的文章解析了加洛韋所為的背後。

文章以加洛韋先生出現在BBC的周日政治訪談節目,為蘇聯革命辯護作引子,稱他的客戶名單看起來相當虛弱:蘇聯解體了,薩達姆讓他很失望,卡斯特羅也死了,而古巴淪為一個乞丐國;敘利亞的阿薩德和伊朗的領導人勢力正在減退;(前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躺在墳墓裏,而他的同胞則正在挨餓。

在這種情況下,加洛韋需要一個新的贊助者,「像一個喝醉酒的妓女一樣前進」。而他新的目標正是中國(中共)。加洛韋認為,中國(中共)在俄羅斯革命中證實了自己的力量,其驚人的增長就是其成功的證據。(不要介意中國和蘇聯之間的舊分裂,不要介意共產主義對中國混合經濟的批評;不要介意歷史。)

文章指出,身為左翼的加洛韋,之所以寧可忽視百萬飢餓、受折磨和殺戮的工人,而讚美極權政權下的經濟,是因為他與歐洲著名的左翼、自稱「不悔改的共產主義者」的霍布斯鮑姆的觀點近似,即如果再創造一個共產主義國家還有2000萬人死,那麼2000萬就是值得付出的代價。

替中共站台的加洛韋與中共究竟有怎樣的瓜葛,其本人最為清楚。只是炒作加洛韋的中共此時不清楚,現在拉加洛韋出來站台,這恰恰預示了中共自己離倒台不遠,這一定是大概率事件,畢竟他的那麼多客戶都一個接一個地玩完了,中共還能例外?冥冥中自有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