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在歷史發展的關鍵時刻,都會有出現一些握有權柄、身負重任的人物,他們面對危機和艱險,順應時代潮流,做出正確選擇,給後來者帶來啟示。

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列根在西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發表演說,呼籲蘇聯領導人戈巴卓夫「推倒柏林牆」。列根總統的演說和這句經典名言,成為解體和打破共產鐵幕的最強有力的音符。兩年後,歐共和蘇共相繼解體。列根總統也因此名垂青史,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而與列根總統一起成就結束蘇共政權這個歷史偉業的則是戈巴卓夫。

列根在自傳中摘引了經年來他同戈巴卓夫的多次的書信來往,「這些年以來,我們也能夠以不同的立足點和意識形態辯論,在我們基於人對人的人性基礎,沒有仇恨和敵意,維持我們的對話過程中,發生了變化。」

據美聯社報道,在列根辭世後的第二天2004年6月6日,戈巴卓夫說很難接受列根的辭世,「在20世紀最後的或許最艱難的那些年,他是命運中安排在我身旁的人」,「他已載入史冊,作為終結冷戰起重要作用的人。」

列根指出戈巴卓夫同之前黨魁的不同,「他不同於之前的克利姆林宮的黨魁。他是第一個不做共產意識形態擴張輸出的人,第一個同意摧毀核武器的人,第一個建議自由市場和支持民眾公開選舉和自由表達的人。」 「無論甚麼理由,戈巴卓夫應有智慧承認共產無效,應有勇氣為改變而一搏,而最終有智慧引進開啟民主、個人自由和自由企業。」

緊隨列根和戈巴卓夫拋棄共產政權的歷史風雲人物,還有葉利欽以及在東歐劇變中順應歷史潮流放棄共產政權的多位國家領導人。這些人都成為了歷史的英雄而被載入史冊。

在東方的亞洲,另外一位英雄是蔣經國。

1987年,76歲高齡的蔣經國表示要開放黨禁和報禁。國民黨要人紛紛質疑,國策顧問沈昌煥說:「這樣可能會使我們的黨將來失去政權!」蔣經國卻回答:「世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1992年5月,台灣廢止「陰謀內亂罪」和「言論內亂罪」。

蔣經國比較著名的語錄如下:1. 我知道我是專制者,但我會是最後一位──我以專制來結束專制。2. 今後,只有國家、民族和三民主義的萬歲,沒有個人的萬歲。3. 政府在哪裏,法統就在哪裏。4. 沒有永遠的執政黨。

「人在走路時,轉彎最重要。」 原是國民黨元老吳稚暉的名言,也是蔣經國生前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這句話,對於如今的所有當政者,也具有現實和警醒的作用。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曾於2012年12月「南巡」視察,發表講話中,據傳其中最有名的一段話是他談到當年蘇聯崩潰時所說「最後戈巴卓夫輕輕一句話,宣佈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甚麼人出來抗爭」。

習近平認為那些站出來維護共產政權的才是「真男兒」,相反,那些勇於拋棄共產政權的人卻是叛徒和懦夫。其實,列根、戈巴卓夫等這些人,他們才是真正有道德勇氣、順應歷史大勢、敢於擔當歷史重任的「真男兒」。

習近平話中提到的「最後戈巴卓夫輕輕一句話,宣佈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這句話,其實很有深意:當時蘇共在戈巴卓夫一句宣佈解散的話下,貌似強大無比的黨就立刻煙消雲散了,說明當時的蘇共已經虛弱不堪,人們當時都在等待蘇共垮台,人心向背,可見一斑。

其實,現在中共所處的情況和當年蘇共非常相似,共產黨如今已經搖搖欲墜,習近平完全不需要依靠共產黨來維護自己的權力,習近平也只需要像戈巴卓夫那樣說一句話,宣佈共產黨解散,中共就會立刻不存在,而習近平也可以走上成就偉業之路。

中共政權幾十年來作惡無數,暴力殺戮億萬民眾,紅色滲透全世界,把災難和腐敗擴散到全球,其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天怒人怨,拋棄中共已經成為世界的共識和歷史發展的潮流。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是繼續維護中共邪惡政權危害人類,還是像列根、戈巴卓夫那樣順應時代潮流、拋棄中共成為一個垂名青史的「真男兒」,習近平正在面臨著一個重大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