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接連兩次震驚世界的大遊行之後,55萬香港人在7月1日再次走上街頭,抗議港府強推「逃犯條例」。當晚一些抗議者進入立法會大樓,期間有抗議者用油漆塗污了香港區徽等。在停留幾個小時之後,被迫離開了。

7月2日,中共政府多個部門都高調做出措辭強硬的表態,稱港民衝擊立法會的「暴力行為是對北京權威的直接挑戰」。中共官媒開足了馬力,全力抹黑香港示威。只報道示威者武力衝擊,而對抗議活動本身和事情的緣由,以及民眾的訴求隻字不提。

不過,香港泛民主派則批評港首林鄭月娥沒有正視民眾的訴求,港府才是「官逼民反」的始作俑者。也有通過翻牆了解情況的大陸民眾和法律界人士認為,香港人的和平抗爭是示威的典範,很值得學習。與此同時,圍繞立法會大樓遭遇暴力衝擊事件,也出現了一些「陰謀論」的分析。

中共一直封鎖百萬港人反送中 突然高調

大家知道, 此前中共對香港的連番事態發展似乎在刻意保持距離。無論是6月9日103萬人大遊行,還是6月16日「200萬+1」大遊行,還是6月26日愛丁堡廣場集會,中共都是在全力封鎖消息。包括這次的七一大遊行,中共媒體也根本不提,只低調報道香港主權移交的紀念活動。

正因為中共完全屏蔽了外界消息,大部份大陸民眾並不了解香港近期的情況,就連深圳居民也不知情。所以中共官媒突然公開承認香港局面動盪,一時倒讓人們不明究理。《華爾街日報》認為,中共轉變態度,可能是要對香港事件進行干預了。

中共學者宋小莊就宣稱,如果港府處理不了,北京就會採取行動,「軍隊和武警部隊將成為最後的手段」。

看中共張牙舞爪的架勢,可能要「秋後算帳」了。不少觀察人士認為,如果中共軍隊和武警部隊參與香港鎮壓,很可能要製造香港「六四」。

傳韓正坐鎮指揮香港局勢 港府設局?

其實,表面看中共刻意保持距離,但實際中共一直都在背後操控。其中韓正就在七一前二次南下深圳,坐鎮指揮香港局勢。

消息人士向《蘋果日報》透露,7月2日返回北京的韓正,向港府傳達了習近平的最高指示:不許流血。還說韓正有兩大不滿:特首施政誤判形勢、親共媒體沒有發揮輿論導向作用。

其實沒有這個消息,從事態發展中也能看出些問題。七一遊行前,曾有很多示威者試圖闖進立法會大樓,因為警察在樓內堅守沒有成功。可是(七一)晚上9點,警察突然全撤了。

當時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就懷疑,這可能是港府設下的陷阱,所以他力勸示威者不要「中計」。

對警察撤離,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解釋說,立法會周邊的示威者太多,在室內使用武力非常有限,擔心發生「人踩人」等等。言外之意,示威者太厲害,警察招架不住,所以退避三舍。

這種解釋有些太牽強,也顯得荒唐,站不住腳。

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周保松指出,警方突然撤離的目的,是想像6月12日一樣,把所有「暴動」的責任推給示威者,同時騙得公眾同情。然後在12點回過頭來包圍立法會,將示威者抓捕清場。

他在臉書PO文表示,警方也許沒有料到,示威者竟然懂得自行散去,避過一場大家極度擔心的流血衝突。

那麼對中共所稱的「暴徒」,究竟是甚麼情況呢?

中共所稱的「暴徒」:好害怕清場

網上廣泛流傳一篇當晚在立法會現場採訪記者軻浩然的文章——《這是一個吃孩子的政權》(http://www.epochtimes.com/b5/19/7/2/n11360290.htm),詳細記錄了他看到聽到的事實真相。

他和眾多記者隨著年輕人進入了立法會。有人大聲提醒不要破壞任何東西,強調只是「攻佔」,不是「破壞」。有人拿了雪櫃裏面的飲品,但留下了鈔票,並貼紙寫字表明不是偷飲品。

從這些可以看出,孩子們很理性,並不是港府和官媒所說的「暴徒」,天底下有這麼自律的「暴徒」嗎?

這些年輕的示威者非常擔心被抓,深知如果撤離,「就會成為CCTVB所說的暴徒」,他們反反覆覆地討論「去和留」的問題。有不少經歷過「六四」事件的人認為,「去和留」的討論,幾乎是「六四」前的翻版。

12點撤離的「死線」前,警察準備武力清場了,這時仍有準備被抓的「死士」堅持留下。就在還有10分鐘的時間,十多個已經撤離的年輕人返身衝進會議廳,大喊「一起走」。捉住留下的人,將他們帶離了會議廳。

有幾位女孩哽咽著對已經哽咽的記者說,「我們這裏全部人都好害怕,但是四個義士一定要救,再害怕也都要去做。因為我們更加害怕,明天再也見不到他們。」

誰把他們逼上「自殺式」的「死諫」?

軻浩然表示,不會有人只為了好玩,就闖入立法會大樓的。也別老是說他們受煽動,只要聽過他們討論,就會明白他們真的經過思考。也許粗糙,也許不完備,但都不是他人能隨意控制的。

文章質問,為甚麼一個自詡先進文明的城市,會把一整代的年輕人逼到快要瘋了?甚至逼死他們?當局明知一直不回應,只會讓年輕人怒火加劇。躲在「法治」遮羞布後面的,是一個怎樣的政權?能讓這個「吃孩子的惡習」延續下去嗎?

香港大學教授梁啟智也撰文表示,他們曾試過溫和與激烈的各種方法,選舉投票無效,雨傘運動79天被清場;和平遊行示威,100萬不夠200萬,當局始終無動於衷。最終把他們逼上「自殺式」的「死諫」。

他質問,是甚麼把他們推到這樣的境地?又是誰本來可以阻止絕望卻不為所動?如果譴責,先譴責製造絕望的人。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