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參加香港七一遊行的人數達到55萬人,創造了七一遊行的記錄,展示了港人對於港府倒行逆施強推送中惡法的強烈不滿。在展示強大民意的背景下,這次遊行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令人擔憂的事情,據美國之音引述港媒報道,當天晚上一部份示威者衝進立法會,進入立法會控制室,打爛了控制室的電視、鐘、櫃以及中國大陸贈予的擺設等。

香港市民的遊行示威一直以和平理性而著稱,這不僅表現在近日的6月9日、6月12日、6月16日的抗議示威中,也體現在1997年以後香港每年的七一大遊行中。2003年的7月1日,50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抗議香港政府強推23條立法,在遊行示威前,遊行組織者們曾經在報紙上刊登廣告,提醒市民不要攜帶金屬包裝的飲料,以免因為人流太多而造成傷害。在今年的6.16遊行中,當一輛救護車靠近被示威人群圍得水洩不通的街道時,人群自動分流讓救護車通過,救護車一旦通過,這個地方的人群又自動合攏,就像一艘小船緩緩滑過寧靜的水面。這個場面的影片震撼了全球,在港人的文明、理性的質素下,即使抗議活動表面似乎顯得散亂,但是抗議者卻能做到內心有序。我在想,一群甚麼樣的人才能達到如此自律的自動配合程度呢?

那麼為甚麼在今年的七一遊行中,出現了少數示威者破壞公物的場面呢?有兩種可能性。其一是中共地下組織混入示威隊伍,這部份人始終在尋找機會製造抗議民眾打砸破壞的局面,以敗壞示威者的形象,對示威群眾造成分化,並為政府採取強硬措施製造藉口。其二是示威者中自身出現的激進現象,因為抗議活動本身就是一個群情湧動的場面,在某些因素的刺激下,也可能會發生一些意外的突破理性自律的激進行為。無論哪一種原因,都意味著香港這波抗議行動正在走到了一個關鍵點上,各種勢力都在尋找一個突破口,使抗議活動朝著自己所需要的方向演變。

今年的七一遊行是從6月份開始的百萬人上街的反送中抗議行動的延續,由於此前的幾波抗議,反送中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表現為香港政府宣佈無限期推遲送中條例。目前,香港反送中抗議正在經歷第二個階段,抗議民眾的主要訴求是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撤銷送中條例,撤銷6.12暴動定性,追究6.12施暴警察的責任,重啟政改、釋放所有政治犯。在第二個階段的抗議中,筆者認為,應該將要求林鄭月娥下台作為主要的抗議目標。而重啟政改應該屬於第三個階段的抗議目標。

將林鄭月娥的下台作為抗議目標,也體現出這次反送中抗議的層面超過了2003年的反23條抗議。2003年七一的抗議結果在當時並沒有立即讓時任特首董建華放棄立法,董建華對立法進行小幅度修訂後,依然打算在立法會進行二讀,由於7月6日晚上,建制派內部的自由黨在強大的民意下反水,反對董建華的修訂案,使修訂案無法獲得足夠的支持票,才使這項立法被推遲。到9月5日,董建華才宣佈撤回23條立法。2003年的抗議活動對政府人事的影響是導致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和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辭職,而董建華的民意支持度降至最低。如果今年的反送中抗議能讓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將意味著香港民意可以對香港最高權力階層產生直接影響,可以對特首造成事實上的罷免,這將會是香港民眾在還不能獲得普選的政治權利時,通過抗爭而獲得的一項最大的民主權利。

為了達成將林鄭月娥推下台的目標,香港市民也面臨多重挑戰。包括中共對香港的控制程度,香港本地的政治生態中親北京的程度,以及香港政治人物的流氓化和政治運作的黑社會化。而以上三個因素中,尤其第三個因素是抗議者們所面臨的一個最現實的環境,也是往往容易被人們所忽視的一個因素。

在民主社會,官員們經常會因為民意的強大反對而調整政策,也會因為犯了錯誤,而自動辭職下台。因為民主社會的官員除了他們的權力被法律所限制以外,官員們還必須遵循一定的倫理規範,如果一個行為雖然沒有違反法律,但是與倫理相悖,當被媒體曝光時,也可能造成該官員的辭職。但是,在中共統治的大陸,中共官員們無論如何違法犯罪,無論道德如何敗壞,無論被媒體曝光還是遭遇民眾強烈的反對,都不會主動辭職。中共的本質就是一個黑社會組織,其政權運作都靠黑社會手段,而這種統治方式也導致中共官場的流氓化。一個流氓怎麼會有負罪感,流氓政客是依靠政權來獲取壟斷利益的,就是要與民爭利,怎麼可能因為損害民眾利益遭到民眾反對而主動辭職呢?

香港政府也正在出現流氓化傾向,與中共的統治方式正在越來越接軌,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任意施展暴力,在6.12遊行中,警方使用布袋彈對抗議民眾近距離開槍,專門往腦袋上打,一段網絡影片顯示,一群警察暴打一名倒地的手無寸鐵的女子。二是對於警方暴力執法拒不認錯,更不去追求責任。三是採取分化措施,當民眾舉行200萬人大遊行,在訴求中提出追究警方濫用暴力的責任時,香港政府中的親共勢力隨後針鋒相對的組織所謂16萬人的撐警遊行,這些遊行已經被揭露出是出錢招募人們參加。四是出動網絡水軍,在網絡上圍攻反送中人士以及揭露香港政府黑暗面的真實新聞報道。

如果我們仔細回顧香港政府以及政府的外圍組織一起合作所造成的香港政治生態環境的以上現狀,我們不難發現,這種模式與中共在中國大陸的統治手腕何其相似。也就是說,在香港被中共接管22年後的今天,中共不僅滲透了大量的地下黨員佔據香港立法會的絕對多數議席和政府的主要部門,也正在改變香港這個自由文明之都的政治生態,使香港政治流氓化。

香港市民面對的是一個正在流氓化和不斷施展流氓手段的政府。它背後還有中共這樣一個大流氓在背後支持。面對這樣一個流氓政治生態環境,香港市民的任何抗議示威,都必須首先做到和平理性,不要參入暴力因素,這樣才能在香港目前尚存的自由和法治環境下,為這些抗議活動贏得生存空間,並使抗議活動始終立於不敗之地,為實現更高的抗議目標而打下堅實的基礎。

其次,香港市民必須要更深刻的認識中共的本質,要謹防中共在這個時候故意挑釁製造事端,在一場和平的抗議中加入暴力因素或者死亡事件一直是中共打擊和平抗議活動的慣用手法。在89.64期間中共讓軍人扮演市民破壞公物,並將因為車禍死亡的軍人屍體掛在天橋上,嫁禍學生和市民是暴徒;在2001年1月23日,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讓人假扮法輪功學員製造自焚偽案,並製造死亡事件,以在全國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在2008年鎮壓西藏僧侶期間,中共讓軍人扮演藏民在街頭打砸搶製造所謂西藏暴亂場面。

中共對待香港抗議以及特首林鄭月娥存在兩種可能,一是中共繼續支持林鄭月娥,加強對香港抗議團體進行各種或明或暗的破壞行動,包括假扮抗議人士施展暴力,以達到分化瓦解的目的,同時對抗議活動採取暴力清場,讓抗議活動在一段時間後像2014年的雨傘運動一樣難以為繼。二是,中共也可能不再支持林鄭月娥,採取丟車保帥的做法,重新換一個親北京的特首,但是對待抗議活動依然會採取分化瓦解等前述的各種手段,讓抗議活動銷聲匿跡。

香港抗議活動要達成讓林鄭月娥下台的戰術目標,就需要把反抗中共當作一個根本和長遠的戰略目標。只有把反抗的最終矛頭對準中共時,所有抗議團體在反共的目標上形成聯盟,才能抵制香港政治生態進一步流氓化的下滑趨勢,才能有效化解來自中共和港府的各種分化瓦解的流氓手段,保住香港的各項自由權利和獨立法治的地位,這樣抗議才能導致中共內部份化,才能導致林鄭月娥下台,並為下一步啟動政改,最終實現普選而邁出堅實的一步。

香港市民要實現以上戰略和戰術目標,除了和平理性之外,時間將是最後的決定性因素,香港民眾的抗議活動能堅持多久是一個最迫切也最重要的問題,而如何締造一種即持久又有效的抗議行動,也在考驗著香港民眾的信心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