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七一大遊行當天,發生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事件,港府公開將事件定性為「暴力違法行為」,並聲稱「追究到底」。然而,數位在現場追蹤的記者,向外界描述了事件過程和細節,在他們眼中,港府口中的「暴徒」,都是些善良、守望相助的香港青年。

由於百萬港人要求撤回《逃犯條例》的訴求,一直被港府漠視並持續暴力鎮壓示威民眾。7月1日下午,一群示威者在立法會抗議,用鐵製推車撞碎了立法會大廈的玻璃。然而,令外界質疑的是,駐守在立法會室內的大批香港防暴警察,在整個過程中袖手旁觀,並未上前阻止、驅趕示威者。

晚上9點,警方突然撤離立法會,示威人群進入立法會大樓內繼續抗議,書寫標語並拉起橫幅。凌晨時分,警方開始清場,示威者迅速撤離,雙方沒有發生衝突。

7月2日凌晨4點,港府召開記者會,宣布衝擊立法會是「暴力違法行為」,並聲稱「追究到底」。然而,在現場追蹤事件的記者看來,這些被港府貼上「暴徒」標籤的示威者,卻是一個又一個可愛又可敬的香港青年。

數名記者對蘋果日報描述了7月1日晚上,衝擊立法會事件發生時的一些細節。1日晚間,示威人群進入立法會繼續抗議,一名記者看到,示威者們拆下特首辦外路邊的鐵欄作防守之用,只剩下一根根鐵柱。為免他人碰到鐵柱尖角而受傷,示威者們將勞工手套套在鐵柱頂部。

記者說,看得出,這些示威者很關心他人。

晚12點左右,警方將要清場的消息傳出,一些示威者開始主動拿起垃圾袋收集垃圾。(大紀元)
晚12點左右,警方將要清場的消息傳出,一些示威者開始主動拿起垃圾袋收集垃圾。(大紀元)

晚12點左右,警方將要清場的消息傳出,一些示威者開始主動拿起垃圾袋收集垃圾,有人拿起掃帚掃走地上索帶等雜物,當掃帚掃到記者腳旁時,他還叮囑「小心腳啊!」

還有示威者分工合作,高喊「我們一人掃一邊!」爭取在撤退前清走垃圾。

在夏愨道的一名記者看到,凌晨時分,警方清場時間逼近,有示威者在派發口罩和生理鹽水,見有記者沒有頭盔,立即遞上一個全新的頭盔,並叮囑記者小心安全。

另一名記者說,就在警方發射催淚彈前5分鐘,有示威者看到她只有頭盔和眼罩,便遞上N95口罩。記者說,還好有這個口罩,才可以讓她在催淚煙中保護自己,繼續採訪工作。

駐守龍和道的一名記者說,凌晨時分,警方防暴隊開始清場,沿龍和道向立法會推進,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記者雖然戴著眼罩,也被催淚煙薰得淚流滿面。

眾人迅速向添馬公園方向走避,有示威者一邊走,一邊替其他人和記者用生理鹽水洗眼,還有人遞給記者保護力較好的眼罩,並叮囑說「記者小姐小心!」

記者說,雖然煙霧令她看不清這些示威者的面容,但烙印在她心中的是那一個個善良、守望相助的香港孩子。

7月2日凌晨時分,警方防暴隊開始清場,沿龍和道向立法會推進,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7月2日凌晨時分,警方防暴隊開始清場,沿龍和道向立法會推進,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記者們都表示,在他們心中,這些示威者並非暴徒。他們看到的是這些示威者對陌生人的愛、對香港人的愛和對香港的愛。

另有香港記者Ching Kris在臉書發文稱,他在立法會前廳查看時,看到示威者在櫃子上貼了四張紙,寫著「切勿破壞」,而櫃子上的擺設,完好無缺。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地下的餐廳。這些示威者拿了雪櫃內的飲料,但留下鈔票,並在雪櫃外貼紙寫字,表明不是偷飲品。

Ching Kris在文中稱,這些香港青年衝擊立法會是在展示他們對世道,對制度,對政權漠視他們聲音的不滿。由和平示威,到不合作運動,到武力衝擊,甚至以身明志,他們幾乎做盡了一切。

但港府沒有絲毫憐惜,它明知,一直不作回應,只會令年輕人的怒火加劇,逼使他們尋找更激進的方法,卻依然為之。終於年輕人衝立法會了,港府便在凌晨四時出來譴責,強調「法治」,玩輿論戰,誓要把年輕人都打成暴民。

Ching Kris表示,在責怪這些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之前,我們是不是該先看看,為什麼一個自詡先進文明的城市,會把一整代的年輕人逼到快要瘋了?甚至逼死他們?他們眼中,已經看不到希望。#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