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對1015名港民進行了有關身份認同感的調查。結果顯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佔比最高,達到53%;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佔比最低,只有11%。即使在「中國人」這個身份前,再加上一個修飾,即「香港的中國人」,佔比也仍只有12%。香港人誓要與「中國人」這個身份劃清界限的決絕之心可窺一斑。

實際上,這項調查並非首次在港民中展開。早在2003年,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比例就並不高,僅佔29%。這一年,超過50萬港民上街遊行、反對第23條惡法。2012年,梁振英當選為香港特首,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降至18.3%。2014年「雨傘運動」後,這一比例再次下跌,只有17.8%。直到今天,「11%」這個數字最終「創下香港主權回歸大陸22年以來最低」。

值得反思的是,將自己歸屬為「中國人」的港民人數持續走低,是否像極了香港的新聞自由度、港民對警務處的滿意度以及對港府和中共當局信任度的持續走低?

就在今年3月,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發佈報告、公開指出,「香港新聞自由度大幅下跌,由2002年排名全球18位,下跌到2018年的70位」。隨後在4月,香港記者協會也經調查指出,「2018年公眾對『新聞自由指數』滿意度為45分(總分100)」;「創下五年新低」。

同樣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追蹤調查的「香港人對警務處的滿意度」顯示,「特區成立以來,首十年的平均數為正63.1%」,2007年「一度升至正80.5%的高點」;但從2014年起,便「大幅下降」;到2015年初,「跌至只有正20.9%的最低點」。

而由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幾日前發佈的調查顯示,港民對特區政府以及北京中央政府的信任度「亦響起嚴重警號」。如「信任港府的,較上月低2.8個百分點,跌至22.1%」;「對北京中央政府的信任度比一年前的21.9%還要低」,「只有17.4%」。相比之下,「不滿意港府的百分比足足高出一倍」;「表示不信任(中共當局)的則有54.7%,較五月份,高13.6個百分點」。

不難看出,香港人對中共的不滿意、不信任,正是其對港府、港警公開表示抗議、對「中國」越來越沒有歸屬感的根源所在。而香港新聞自由度大幅下降,也是中共強推「一國」、扼殺「兩制」所帶來的直接後果。

前民陣召集人楊政賢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港人對「中國人」身份反感,是因為港人無平等的政治權利,香港自主事務被中共干預;同時,中共官媒經常將香港的民主運動,或一些對社會事務的反駁歸類為「港獨」,這些令港人極反感。

中共的專制獨裁,又何止在香港盡顯?學者何清漣在《是甚麼驅動華人地區「去中國化」》一文中指出,「『台灣人認同指數』從1992年的負7.9%,逐年增長到2014年的57.1%」;2015年,「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為60.6%」;「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只有3.5%」。台灣青年甚至更「願意以一個『鄰國』國民的身份關注中國」,這與2014年佔中運動之後,只有2.4%的香港80後年輕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調查結果極為相符。

何清漣還指出,新加坡的華人也在刻意「去中國化」;「如果與國際社會打交道,他們要聲明自己是新加坡人,不是中國人」。《紐約時報》有文章對此分析稱,這是因為「隨著中國向外輸出中國的文化和民族理念,在海外的華人社區製造了新的緊張氣氛」。

海外華人之所以感到緊張、而非輕鬆、愉悅,正是由於從中國輸出的,根本就不是甚麼文化,而只是中共的險惡用心。就拿「孔子學院」來說,從形式到內容,都與儒家傳統、孔孟思想相差甚遠。中共的目的不是讓世界來了解孔子、儒家,而只是想借「孔子」之名,把西方的民主、自由價值踩在自己的腳下。

如今,被撕開了畫皮的中共早已是臭名遠播,連帶著中國都跟著聲名狼藉。極為諷刺的是,對中國不再有歸屬感的,除了大量的香港、台灣民眾、海外華人之外,其實還有中國人自己。令人不禁感嘆的是,在已有的中國籍人士中,跑得最快、最多的,正是中共官員們。家屬帶著財產都移民海外了,裸官們一邊撈錢,一邊懷揣外國護照準備跑路。

有資料顯示,「204名中央委員當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千方百計讓子孫後代離開中國,這就是中共官員的「愛國表現」。

此外,中國大陸多年前,就已出現了大量富豪移民、中產移民、留學生持續低齡化的現象。那麼,這些「用腳投票」的人想當中國人嗎?他們是否能從中國這片熱土上獲得歸屬感呢?就在幾天前,中共某部門在聽到民眾抱怨「電費高」時,還揶揄「建議移民」。網民的回答也不含糊,不少人怒懟,「(能)移民還要你建議?」那意思是「早就想走了」。

不難看出,中共執政半個多世紀以來,不想當中國人的華夏兒女、炎黃子孫越來越多。他們都在以各種方式釋放出要與中共劃清界限、不想成為「馬列子孫」的信號。尤其是3億多中外華人都鄭重的聲明,要堅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足以表明,中共邪惡至極,人心喪盡,末日臨頭。

海內外的中國人都在期盼著中共倒台的那一天。那時,世界華人會普天同慶,香港人會自豪的認同自己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