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華人中有多少難民及難民後代?一直默默關注香港連日的「反送中」政治動態的老僑翻出歷史照片說:中共建政70年來的難民潮綿綿不絕,紐約僑社許多成功人士曾是難民或難民的後代,卻鮮有人知。

近日,紐約州參議院6月18日決議將今年10月1日中共建政日定為「中國日」一事,在僑社掀起波瀾,加之6月20日的年度「世界難民日」,和香港連日的「反送中」政治動態,在傳統僑界引發話題。

紐約僑界與逃港者的淵源

一名紐約老僑曬出兩張珍藏的舊香港英文報,一張1961年4月2日的新聞圖片下寫道:來自紅色中國的難民們認為他們很幸運,即使他們棲息在山邊這樣的小屋中。

這張1961年4月2日的新聞圖片下寫道:來自紅色中國的難民們認為他們很幸運,即使他們棲息在山邊這樣的小屋中。(大紀元資料圖)
這張1961年4月2日的新聞圖片下寫道:來自紅色中國的難民們認為他們很幸運,即使他們棲息在山邊這樣的小屋中。(大紀元資料圖)

另外一張1959年6月7日的英文報紙上寫道:「當他們逃離紅色中國時,其中約有60萬人擁有私人收入。抵達香港後,他們成為社區的一部份,導致許多地區的人口密度高達3,000人/英畝(acre),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其他60萬人沒有錢,他們越過邊境後無處可去,只能睡在人行道、小巷和街道上,逐漸地他們在香港的後山搭建出搖搖晃晃的避難所。香港當局安置了大約28.5萬名擅自佔地者,還剩下近31.5萬人住在骯髒的避難所中,如同在山坡上留下的疤痕。」

這段時間是中國三年大饑荒(1958至1962年)之時,逃港潮正盛。

逃港(即逃亡至香港)是指在1950年代至1978年間,將近100萬中國大陸民眾為逃避中共統治,嘗試偷渡至香港之現象。逃港潮促使並強化了香港反共意識形態。

逃港者有一些循難民計劃被安置到其它國定居,其中不少逃港者被安置到了紐約。亦有一些人在香港安定後,再申請移民到美國。

紐約作家蔡可風4年前出了一本名為《開,南風窗——十年文革前後大逃亡港澳紀實》的書,就是對那段時期他和身邊——眾多偷渡者切身經歷的真實描寫,書中描述了三代人的偷渡境況。

根據蔡可風掌握的資料,當年逃往香港的每100個大陸人中,大概30%的逃亡者能獲得成功,60%的人失敗被抓回,5%~10%的逃亡者死在中港邊界的山上、或海裏、或被狼狗咬、或被機槍掃射,按這個比例算,從50年代到70年代,有上萬逃亡小民因此喪生。

就記者所知,許多在紐約事業有成的僑界人士,都曾是逃港者中的一員,不少人經歷過三年大饑荒的艱難時刻。在他們的背後有著一段幾乎被人遺忘的慘痛歷史。

紐約詩書琴棋會會長梅振才曾說過,「這些偷渡過來的,不是一兩個人,在紐約唐人街是一個大群體。看看堅尼路上的商店,很多都是當年投奔怒海的人,他們在香港獲得美國的難民證,和蔡可風先生一樣,移民到了紐約。」

僑社構成 移民潮背後的政治因素

至於紐約華人中有多少難民及難民後代,一直沒人能確切掌握這個數字。

從維基百科「華裔美國人」詞條下,看華裔美國人的人口統計數據的變化:1910年~1950年,美國人口每1萬名人中,華人人口不過7.8人;到1960年大幅上升到13.2人(華人/每萬人),達到237,292 人,這個時期備註的相關來美因素是:中國文化大革命。

到1970年華人人口繼續攀升到21.4人(華人/每萬人),備註來美因素:1975年西貢陷落;1980年35.6人(華人/每萬人),來美因素:1989年天安門事件;1990年57.8人(華人/每萬人),來美因素:1996年台海危機、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2000年以後的華裔人口仍在增長中,但來美原因多元,不再備註來美因素。

這也對應了紐約僑社人口遷入的成因,1960年至1990年華人移民潮的參與者中,有不少難民,大多數是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或間接受害者,親屬移民也有著相似的背景:小時候從大陸逃難到台灣或香港,然後移居美國。

他們與到美國唸書的知識份子移民不同,這些政治難民往往都落腳在唐人街。

勿忘本

在四十多年後的今天,「逃港」已成前塵往事,中國社會和政局也發生了巨大變化,但89民運的悲劇落幕,和中共對包括法輪功及良心犯等活摘器官的交易,凸顯中共政權邪惡的本質絲毫未變。

日前「國際難民日」之際,一名老僑聊起這段「逃港潮」的歷史時說,紐約很多事業有成的華人其實都是難民的第二代、第三代,但隨著老一代的凋謝,這段歷史逐漸被人們遺忘,甚至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輩從哪裏來,究竟怎麼來的,「更不知道那段歷史彙集了多少苦難和悲痛,忘了本。還跟著共產黨跑,幫中共統戰。」

雖然,國人九死一生偷渡到香港的「逃港潮」中止了,但各種形式的「逃歐潮」、「逃美潮」至今仍層出不窮,在美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來自中國的政治庇護申請人數常居榜首。流亡者的控訴和吶喊,一點一滴都記錄在史冊裏,拷問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