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又怕死、又易攰、仲要無時無刻只諗住萬一出事點確保自己走得甩嘅「我朋友」,本身因為唔係好認同衝擊立法會呢樣嘢,所以原先都無打算留守到最後;但基於現場多學生到得人驚,實在太擔心嘅關係,決定去現場睇下幫唔幫倒手。

作為一個外人,響電視直播「我朋友」只睇到立法會現場嘅一片混亂,但當你去到現場就會知道,佢地嘅紀律係好到難以置信:超過1萬人嘅集會,大家都有仔細分工:咪手、物資組、急救隊、哨兵、清潔隊、鐵馬組,全部一早已靠TG分派好哂工作,作為一個Channel都無入嘅廢老,「我朋友」只能夠響現場發呆,然後見倒有咩幫手就走去幫;破壞?當時煲底唔知爆水渠定點成地濕哂,佢地就有成廿幾條友不停響度剷剷剷──你知唔知去到差佬最後臨衝一刻,竟然都仲有人執緊垃圾?

然後響現場果個平均年齡係細到得人驚,當「我朋友」夜晚重回現場之時,就有一班點睇都唔會超過中四嘅學生集合埋一齊,然後疑似準備離開現場,走去搭一架租番黎嘅校巴番屋企──現場無一個所謂老師響度(相信亦唔會有老師敢做呢樣嘢),可以推測呢班學生係自發組織成團隊去參與呢場運動,而為咗唔令佢地家長擔心,所以亦響九點幾離開。成日話細路唔識諗果啲,我可以話你聽佢地隨時識諗過你十倍。

如果「我朋友」以全場計算,今晚係超過九成嘅參與者都響22歲以下,平均年齡大概係──17歲。有網友問得好:想當年「我朋友」一班廢老17歲果陣做緊乜?斷估可能有參加過遊行、六四晚會已好巴X閉,但現在果班後生呢?卻係隨時面對難以想像嘅極權暴力同濫捕。

「我朋友」行下行下,終於行到龍和道前線,呢度嘅平均年齡拉高咗啲,去到20歲左右啦。「我朋友」呢個老嘢行埋去,自然係格格不入。成日話呢個係鬼果個係鬼,「我朋友」一臉廢老相就最似鬼。跟住好快去到成晚第一個喊位:企響「我朋友」前面,大概16、17歲左右嘅妹妹,用一種半苦笑、半自嘲嘅語氣講咗句:「終於比我好榮幸咁企倒響第一防線」,聽完呢句,我真心忍唔住喊出黎。

明明呢個時刻作為大人應該企響佢地前面保護班細嘅,但「我朋友」響呢一刻竟然係企響佢後面,等呢位妹妹響速龍隊揮棍、警察射催淚彈嘅時候,幫佢擋──點解呢條廢老企到咁後呢?因為佢實在太怕死、太理智了,無時無刻都計算住萬一衝突點樣可以順利逃逸,而唔係好似果位妹妹咁,好純粹就係為咗戰友盡量企前啲頂住班差佬,那怕多一秒都好。

跟住睇住呢條片,又到另一個喊位。知唔知點解呢條片咁痴線?因為「我朋友」作為一個廢老,係連一步立法會都唔敢行入去;雖然話12點係死線,但其實11:55警察已全面發放催淚彈向立法會推進,大家都知,差佬一踩入立法會一刻就全線Game Over。

而片中呢班o靚妹,竟然冒住隨時要坐幾年監嘅危險,明明走出咗,都要掉番轉頭走番入立法會救埋留守果四個死士出黎。
知唔知7月1日晚最常聽嘅一句口號係乜?就係「要走一齊走」;「我朋友」成晚最常做嘅一件事,就係不停叫啲後生快X啲離開現場,因為催淚彈同速龍隊經已隨時殺到。

但由龍和道前線開始,一直到成條夏懿道,成萬幾人嘅移動速度係極之緩慢。點解?因為響龍和道前線,佢地知道自己每捱多一秒,立法會入面班義士就多一分生機;而夏懿道呢班細路呢?就堅持一定要確認所有前線嘅人退落黎,佢地先肯走。

番到屋企,又一個喊位,因為我發現我漏咗提醒班後生好重要嘅一件事。因為原來警察已全面響街頭同隧道搜捕,而呢班年輕嘅抗爭者犯咗一個致命錯誤,就係將好多示威物品帶響身。「成熟」嘅大人一定會諗:點解會有人咁X蠢架?比著係「聰明」嘅大人都知,響離開集會現場一刻,一定係將所有可疑嘅物件丟哂佢啦!你班後生正傻仔!

但o靚仔就係無你理大人咁聰明。佢地唔想將啲生理盬水呀頭盔呀丟走,純粹係出於佢地收入唔多,所以覺得應慳則慳,盡量帶多啲物資番屋企留番下次出黎用,結果就成為咗差佬恐嚇佢地嘅「證物」。希望佢地唔會有事。

最後,「我朋友」為自己無能軟弱感到羞恥、為自己世代嘅愚昧同苟且偷安感到羞恥,甚至為好多不明就裏,剩係識話班後生「咁易上當」、「比人煽動」、「剩係識搞破壞」嘅廢老為禍多年而感到羞恥。

Sorry,講到好偉大想睇下點幫班學生,其實「我朋友」真係無乜嘢做倒。#

(轉自「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