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呼!西來幽靈禍華,中共竊國竟七十載,毀我國脈,此五千年中華最黑暗之一頁也。凡我輩,上溯父、祖、曾祖,下及兒、孫,無不遭其荼毒,此炎黃胄裔之最為慘痛者矣!天地之間,恥莫大於此也。前賢有言「辱莫大於不知恥」。某不佞,亦不敢不拒辱也,故撰此文申恥以見於不甘作馬列子孫者。「知恥近乎勇」,然後天下事可為也。

中共之政:驅人為奴

中共乃一邪靈,其終極目的是通過破壞文化、敗壞道德而毀滅人類,鴻篇巨製《九評共產黨》與《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於此已蓋棺論定,余不多言。因數陷獄,余於切膚之痛中,乃明中共為政之道——「獄國同構」。

傳統中國講「家國同構」,故為禮儀之邦,「以孝治天下」。而中共截斷歷史,治國以邪,變國家為一大監獄,而監獄亦為小社會。竊國七十載,中共之政一言以蔽之,驅人為奴也。其基本套路有五。

其一,在獄,獄警為神聖不可侵犯;而中共講「槍桿子裏出政權」,外加「筆桿子」,暴力奪權後壟斷政權,絕不分享「領導權」、絕不「民主化」、絕不「三權分立」,反我者死、非我者逃,餘下皆為我奴也。

其二,扼脖子、罩飯碗,不甘為奴餓死你。在獄,獄警每天指揮分發獄飯。而從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強行「社會主義改造」到「改革開放」後再三強調「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中共為何一以貫之的壟斷生產資料、控制經濟命脈?此之謂也。

其三,極端控制人員流動與信息交流。在獄,在押人員不得接近牢門,更不得與其它牢捨和外界人員喊話、聯繫。而從建立當今世界難得一見的戶籍制度到推行人員「網格化管理」,從「憲法」不寫人民享有「遷徙權」到「黨禁」、「報禁」、思想、信仰、言論自由全面鉗制,從昔日的海外關係拖累、出國難、不准「收聽敵台」到今日的網絡封鎖、嚴控輿論、嚴格邊控、積極推廣高科技監控等等,中共害怕甚麼?一個真實的世界,一個正常的世界,一個應當擁有的世界。因為,一旦聽聞、知曉、接觸到了另一個世界,又有誰甘心為奴呢?

其四,毀滅傳統,建立黨文化。在獄,飯前唱獄歌、「紅歌」,上交改造周記、思想匯報。而中國為文明連綿不絕之唯一古國,必欲毀之而後快,諸如反「封建迷信」、「破四舊」、「文化大革命」等等,中共何為乎樂此不疲耶?正常之人難得其解。其實,揭開中共畫皮,一切豁然貫通。試想,傳統文化主流講「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其養育之人能被奴隸主任意馭役嗎? 故,中共不餘餘力的摧毀正統文化,建立龐大的垃圾黨文化,其核心即在「聽黨的話跟黨走」。

其五,視正信為天敵,強制灌輸無神論。在獄,不准閱讀宗教書籍。信神為人之天性,而中共以無神論為意識形態之基石,全方位強制灌輸,政治高壓,並歪曲科學為之背書,其用意深矣!無論棍棒加身、飢寒交迫、辱罵戲弄、鄙視隔離,但凡神在心中,人絕不可能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相互揭發、告密成風。如此,中共驅人為奴之政則破產矣。故,中共視正信為天敵。故,中共對善良和平之法輪功群眾無所不用其極也。

遭逢上述五套路,國人能不悲乎?而仍保持自由之意志、獨立之人格者,又凡幾何?人即萎也,故,中共之罪乃大行其道也。

中共之罪:空前絕後

竊國七十載,中共於人民、於國家、於世界之罪孽,罄竹難書,其大端者八。

第一宗罪:殺人不低於八千萬。傳統中國講人命關天。而多方推算,中共竊國後死於歷次政治運動和因「人禍」而造成的「三年災害」時期之人數,當超過八千萬。這,遠遠超過中國曆朝非正常死亡人數之總和,也遠遠超過日軍侵華造成中國人民非正常死亡之人數,亦超過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各國死亡人數(五千五百萬至六千萬)之總和。這,是個悲劇或僅僅只是個「數字」?

第二宗罪:劫財。縱觀黨史,老百姓曰:「解放是搶劫,改革是分贓」。前三十年,通過「一化三改」,中共壟斷國家經濟,人民普遍貧窮;後四十年「改革開放」,中共國貧富差距躍升世界之最。中共國權威部門報告早曰:「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遠超「5%的人口掌握了60%財富」的美國。這「0.4%的人」是誰?中共內部調研報告顯示,「在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擁有千萬以上資金、財產的有548萬至560萬人及家庭,其中,在職和已退休的中共黨政官員有360萬至365萬,佔比65%以上」。更有人曰:「500個特權家庭壟斷中國」。共產黨者,共產於黨也、於「太子黨」也。

第三宗罪:賣國。中共貫稱陸地面積為960萬平方公里,但各省數據匯總只有9338226平方公里(據2003年中國地圖出版社《分省中國地圖集》),此與美國中央情報局《The World Factbook》公佈的中共實際控制陸地面積相當。減少的國土,皆被中共出賣給了周邊國家。而中共竊國之前,更是賣國。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繼承清朝的領土主權,雖一直處於風雨飄搖之中,仍致力於維持國家,其陸地總面積高達11,418,194平方公里。昔,石敬瑭割讓幽雲十六州於契丹,建立後晉,予中華民族之創巨且深也,亦遠遜中共矣。

第四宗罪:奴民。傳統中國講國富民強,中共則否之。中共企望國強國富,但要民弱民窮;國富強則中共富強也,民強富焉能驅人為奴?薄弱民力自是中共為政之潛台詞。其薄弱民力之途有二,其一,限制民利,從割「資本主義尾巴」到民企有幸與作為「主體」的「公有制」「共同發展」,從「國進民退」到「私營經濟離場論」 ,宗旨即是不准民與黨國爭利,諸多待遇民企甚至不如外企;其二,愚民,鉗制民智發育。無信仰自由則民無道德,無思想、學術、言論、新聞、出版自由則民無能力、知識,無公民與政治自由則民無權利。民無道德、無能力、知識,無權利,則民心易控,而文革可一呼而起也。中共國早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之病國也。

第五宗罪:生態毀。中共戰天鬥地,「改造自然」,黃河斷流、長江腰斬、青藏高原生態崩毀、森林資源危機、土地荒漠化劇長、水污染與水短缺、陰霾翳空、垃圾圍城。從「大煉鋼鐵」、「以糧為綱」運動到「高污染、高排放、高能耗、低效率」的「黑色經濟」經濟增長(單位資源產出卻只相當於發達國家十分之一、二),僅七十年,中國相對豐富的自然資源已總體(嚴重)短缺,基本良好的生態環境已臨崩潰,環境資源恢復重生的能力已被破壞殆盡;而且,「癌症村」之類遍及全國,環境因素成為影響居民健康與導致居民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中共「吃祖宗飯、造子孫孽」,致使「國破山河已不再」。錦繡中華今日山窮水盡,悲夫!

第六宗罪:人口亂。「計劃生育」與「改革開放」並行,乃是披著無神論外衣的大屠殺,一九八零至二零零九人工引流產二億七千五百萬例(據《中國衛生統計年鑑2010》)。事實與學術研究證明:貧窮與人口數量及分佈沒有正比關係;不實行「一胎化」中國人口也不會「爆炸」。長期「計劃生育」嚴重扭曲人口規律,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剩男」約三千萬;人口嚴重老化並且老無所養,「失獨」家庭猛增;獨生子女教育異化、成長畸形;此外,「計劃生育」加速中共國社會道德崩壞。危機舉世獨一無二,危局幾近無解。

第七宗罪:傳統斷。或云:欲亡其國,必先毀其文化、亡其歷史。五千年風霜雪雨、金戈鐵馬、滄海桑田,中華血脈、文脈、國脈連綿不絕,每朝風采各異,燦爛文明奠定人類正常生存方式。一朝竟毀於中共之手。中共憑藉暴力洗腦,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空前龐大、絕無僅有的黨文化體系,偷天換日、篡上神位,迫使國人認賊作父、逆天叛道、欺師滅祖,淪為馬列子孫(大紀元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敘之甚明也)。不能認祖歸宗、忝為中華兒女,哀有過此乎?

第八宗罪:道德殘。傳統中國講「忠孝傳家遠,詩書繼世長」,為一倫理型之文化。而中共以「恨」立國,國已不國。先,大搞政治運動,「親不親,階級分」,父母子女相互揭發、劃清界限,家庭人倫盡毀;又,「一切向錢看」,物慾、極端享樂主義、末日心態籠罩社會。從「宰熟」、傳銷先從親人下手,到兩遭碾壓、十八路人視而不見的「小悅悅事件」、老人倒地路人不敢扶;從官匪一家、「現在強盜在公安」到砍殺小學生、報復社會等等,中共把人變成非人,大陸幾成狼世界。嗚呼古國,何曾淪喪至斯!

此八宗罪,凡有良知之人,還要容忍到幾時?

定位中共:災難製造者、人民迫害者、傳統毀滅者

華夏子民崇天、重德、勤勞、勇敢,輝煌五千年。然,時移世變,秉「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 九大基因之邪靈,竟得勢竊國,此中國空前之浩劫也。

凡殺人、劫財、奴民、賣國、生態毀、人口亂、傳統斷、道德殘之八宗罪,足證中共乃中國之毀滅者,乃強加於中國人民之偽政權也。

故,中共國絕非中國歷史發展之一新階段也,乃中國歷史之斬絕也,之斷崖也,之黑洞也。

故,視中共國為中國人民之選擇者,皆大非也;視中共國為中國之繼承者,皆大謬也;以中國之歷史文化而論中共之行為與走向者,皆歧途也。

而且,於蘇東巨變、冷戰結束、世界混亂、主要大國戰略迷茫之際,中共不擇手段,在道德最敗壞時打造了一個快速崛起的「經濟怪胎」,一躍而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挾此,運用經濟利益誘惑、政治滲透、大外宣迷惑、軍事威懾恫嚇諸手段,蓄意取代美國、稱霸世界,乃為當今世界最大、最危險之「麻煩製造者」(巨著《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論之甚明)。其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乃欲綁架世界共奔地獄也。

竊國七十年,中共之載入史冊者,名必無逃於災難製造者、人民迫害者、傳統毀滅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