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反外國干預法》自去年6月28日通過後,恰好一年時間了,這一年中發生了哪些變化?法律界人士認為,震懾效果已顯。

2018年6月28日,澳洲通過了兩項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這是澳洲數十年來進行的最大規模的反間諜法改革。去年12月開始啟動了代理人註冊程序,政府給出了三個月寬限期,但是到截止日時註冊數量並不多。

目前,在政府的律政部網站上,註冊為中國(中共)代理人的公司與個人共有14個,他們代表的大多是大型的中資國企,例如,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中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海油天燃氣電力投資有限公司等。

在14個中共代理機構及個人中,包括了三位前澳洲官員:前工黨移民部長博爾庫斯(Nick Bolkus)、前澳洲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rey William Raby)、前通訊信息經濟和藝術部長阿斯通(Richard Kenneth Robert Alston)。

在媒體壓力下登記註冊

今年5月,《悉尼晨鋒報》披露了前工黨移民部長爾庫斯去年3月,成為中國鋼鐵製造商九江澳洲分公司的董事後,幫助該企業進入了一塊澳洲軍事禁區,那是澳洲和盟國進行高度敏感的軍事研究的地區。

《悉尼晨鋒報》認為,這一情況反映了中資一貫的做法,即聘請前政客來幫助疏通其與澳洲聯邦及州政府的關係。

報道說,九江集團提供了8億澳元,資助在澳洲註冊的、中國籍商人單永剛(音譯,Yong Gang Shan)持有的礦產企業CU River Mining。公司從澳洲中部的Woomera軍事禁區的一座礦山開採數百萬噸鐵礦石,而那裏是澳洲和美國進行最先進武器測試的區域。

澳洲安全機構認為,該地區的軍事和航空研究活動對外國情報部門非常重要,去年聯邦政府委託並認可的一份審查報告,敦促政府考慮只允許「有實質性澳洲所有權、控制權和影響力的」企業,在Woomera軍事禁區內經營,並且只允許澳洲工人進入禁區。

九江集團聲稱是私人擁有,其主席是趙玉江。百度百科上顯示趙玉江是中共黨員、河北省第12屆人大代表。該集團下屬的鋼材廠已於2010年合併至國企。

在《悉尼晨鋒報》5月該報道發出之時,庫爾斯尚未在律政部網站上註冊。本文發稿前,記者看到其在律政部網站已進行註冊。

前政要註冊截止前辭職

澳洲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此前告訴澳廣,「我們已經看到一些在該註冊生效前幾周內,一些官員高調辭職,因此,該外國代理人註冊(制度)或許改變了澳洲政治體系中的個體的行為與合同安排。」

在外國代理人註冊截止日期臨近之前,澳洲前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悄然辭去了中國嵐橋集團( Landbridge Group)年薪88萬澳元的諮詢顧問一職。嵐橋集團是租用澳洲戰略性港口達爾文港99年的中國公司。羅佈於2016年退出政壇後開始在嵐橋任職。

澳洲前外長卜卡(Bob Carr)也宣佈辭去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所長的職務。他聲稱他的五年任期今年4月到期。該研究所由政治捐款人、中國富商黃向墨出資成立。

前維州州長布倫比(John Brumby)也辭掉了華為澳洲公司的職務,華為亦被澳洲安全機構指控對西方電信基礎設施帶來安全風險。

數年前政治捐款被曝出

澳洲廣播公司2017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中資企業的政治捐款,是澳洲兩大主要政黨接受的外國捐款中數額最大的。

2013年至2015年間,與中共相關的公司和個人,向自由黨和工黨的金庫投入了550多萬澳元。分析人士表示,中共政治捐款,是北京向澳洲施加影響力的一種方式。

本月初,澳洲廣播公司報道了工黨六年前接受了一筆六位數捐款的故事。

報道說,澳廣獲得了工黨的內部發票。

一份工黨發票記錄了10萬元的捐款,它來自澳洲潮州同鄉會,時間是2013年4月19日,客戶名稱是 「Frank Chou」(周光明)——潮州同鄉會主席。

發票上註明,「捐贈給(聯邦議員)博文(Chris Bowen)的競選活動——轉移到博文的基金。」

但這位被「記錄在案」的捐款人——悉尼華人社區領袖及商人的周光明,卻告知澳廣他不記得澳洲潮州同鄉會捐贈過這筆錢。

周光明在電話中告訴澳廣,他不記得潮汕同鄉會或他自己曾給工黨捐了10萬元。

當被追問同鄉會的捐款來自何處時,他說:「或許是我的朋友讓我代他們捐贈的。」不過這種做法在澳洲是不被允許的。

在向兩大黨捐款一事上,周光明一再對澳廣記者強調說,政治捐款是在「做好事」。

「我們為社會服務,政客是我們的好朋友」,周光明說,「當他們進行競選活動需要支持時,我們會支持他們」。他說,我們沒有做甚麼壞事,我們(捐款)出於善意。」

周光明還告訴澳廣,他對黃向墨被拒絕返回澳洲感到不滿,「因為黃沒有做錯任何事」。黃向墨在澳洲時只做「好事 」,他是我的朋友,我不明白為甚麼他被驅逐出澳洲。

黃向墨於2014年至2017年擔任澳洲和平統一促進會的主席。由於澳洲安全情報機構認為,黃向墨可能代表中共政權參與外國干預活動,持有澳洲永居簽證的黃在今年2月被拒絕入境澳洲,並被內務部取消了永居權。

此前,與黃向墨過從甚密的原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被曝出無視澳洲利益的一系列不當行為後,斷送了政治生涯。鄧森事件也加速了去年外國干預法的出台。

震懾作用已顯現 

一位接近律政部,希望匿名的法律人士認為,這個法律出台的一個作用其實是震懾。

他表示,「《反外國干預法》通過一年後的變化在於,很多親中共的社團,尤其是在黃向墨被拒返澳後,在兩份中文報紙頭版刊登支持黃向墨的128個社團,已經基本上找不到人了,地址沒有了,聯繫電話不通了,網上的照片也撤掉了。 」

「就像前不久中共的三艘軍艦來到悉尼港時,只有一個北京社團去象徵性歡迎,會長還未出面,找了幾個像是來澳洲旅遊的人,反正做完就找不到人了,他們就是採取這樣的形式」,這名法律人士說,「目前,一些人和親共社團已經害怕了,也會收斂,當然政府也在繼續調查之中,之後還會有進一步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