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70周年之際,中共擬「特赦部份罪犯」,但官方未說明釋放哪類型「罪犯」。而中共1966年前「特赦」的戰犯,很多被中共批鬥致死。

6月25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了中共建政70周年特赦部份「罪犯」的決定草案。

如果該議案一旦通過,將是中共建立政權以來的第9次「特赦」。中共從1959年至1966年,曾7次「特赦」。對像全部是在押「戰犯」,包括國民黨、滿洲國、蒙疆聯合自治政府人士。

但這些戰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很多被中共批鬥,甚至批鬥死。如國軍虎將、第2綏靖區前司令員王耀武,是1959年首批被「特赦」的國民黨將領,但文化大革命爆發後,經常被拉出去批鬥。1968年某日批鬥會上,王耀武看到同時被鬥的康澤被紅衛兵打得半死,導致心臟病發作,後逝於北京醫院(高幹病房),享年64歲。王耀武的夫人也被紅衛兵整到發瘋。

中共最近一次特赦是在2015年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時,又釋放了一批「戰犯」、老少殘的罪犯。

按照中共的法律,「特赦罪犯」的權力應該屬於中共全國人大的職權,然後由中共國家主席發佈「特赦令」。但中共前7次「特赦」都由中共最高法院按照國家主席特赦令實施的,直到2015年的第8次「特赦」,才從形式上由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實施特赦。

可笑的是,由於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被打倒後,國家主席一職被廢除,所以中共憲法也刪除了關於特赦的所有規定。直到1982年恢復設置中共國家主席職務後,中共憲法才又加入了相關規定。

有網民問,中共建政70周年之際,「估計會特赦誰呢」?

不少網民質疑,中共把替大陸民眾維權的律師抓起來,然後再判刑,真的是無法無天;現在它又玩「特赦」,騙誰呢?

大陸知名維權人士周維林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政權本身就缺乏合法性,下面的官員和所謂公務員等等從未想過自己行為的合法性,對老百姓只是「我能對你怎樣,你不能對我怎樣」。

他說:「中共玩特赦就是為自己出於政治需要,做事披上所謂合法性外衣。實際上本身就沒有合法性了,不僅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選舉,還殘酷壓搾工人農民。」

周維林強調,中共法律整個都是由當權者的意志決定的,這個國家沒有法律秩序,只是有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大陸一名IT工程師對《大紀元》記者說,在文明國家裏,特赦多用於政治和解和寬恕良心犯。但在中共這裏被濫用,成為法治的笑柄。

也有網民質疑,中共雖然「特赦」了不少國民黨將領,但隨後還是被中共在文化大革命中整死了,這是特赦嗎?

網民質問,今年將特赦一批「罪犯」,而六四民運仍被中共扣上「暴動」的帽子,為爭取民主而被中共屠殺的六四學生和市民仍被扣上「暴徒」的帽子,不得翻身。

有不少民眾認為,中共政權本身就是培養、生產罪犯的基地,如中共十八以來被抓的「大小老虎」,個個都是「貪污犯」、「通姦犯」,由它來「特赦」真的有點滑稽。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中共的法律其實就是當權者整人的一個工具,它可以把頒佈法律、自己的國家主席抓起來,然後進行批鬥,讓其死於非命。「它對自己的領導人都這樣,你想想,它對普通百姓啥做不出來?」

文化大革命1966年5月爆發後,時任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同年10月就被定性為「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代表,隨後被定性為「叛徒」、「特務」、「裏通外國」、「反黨分子」而打倒、批鬥。

劉少奇1969年11月12日死亡後,第二天午夜其遺體被秘密火化。專案組在登記「火葬申請單」時,填寫的姓名是劉少奇早年曾用名「劉衛黃」,職業是「無業」,死因是「病死」。

石實說,因為中共司法系統不獨立,完全由中共黨委領導,所以各級黨委「一把手」以及各級政法委書記,他們就是當地的「老大」,他們想整誰、給誰判刑,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如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期間,用所謂「打黑」的幌子打倒了一批政敵和民企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