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班農到芝加哥郊區參加印度裔電子製造業研討會。他第二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直指中共和西方的權貴精英勾結,推行經濟全球化,造成中國工人被奴役化,同時美國製造業空心化,大量工人失業。

跨國電子公司AVG Group創辦人印裔商人庫瑪(Shalabh Kumar)在研討會上說:「比如你在美國賣一個電路板10美元,其中材料費是3元。中國商人在(中共)補貼下只賣2.8元,比你的成本還低。而這是一個全盤計劃,是整個(中共)政府蓄意的。」

庫瑪於1970年代在芝加哥西郊創建了電路板製造廠。他說,那段時期大芝加哥湧出250家電子製造公司,全美則有3千多家,現在全美僅剩160家。「曾經每個星期都有兩個拍賣,低價出售設備。總價值300億美元的製造設備在兩三年間被拍賣出售。中國人則以1%的價格甚至更低把它們買下來,運到中國去。」

庫瑪抨擊道,《紐約時報》稱美國的製造業流失不是因為(中共)中國,而是產業自動化,「如果他到這裏來看看就明白真相了。」

班農全程聽完企業主的反饋。他說:「過去二十年,中共有明確的策略,與華爾街合作,造成美國的去工業化。現在企業家、議員們、工人們同聲說『受夠了』,我們要把這個局面扭轉過來。」「(製造業回流)是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我們要聯合起來,要求華盛頓和華爾街聽聽民眾的心聲。特朗普總統起了這個頭。」班農說。

中共和西方精英同床共枕「特朗普比列根更艱難」

班農在採訪期間拿出一本書——《超限戰》,裏面夾滿了筆記便條,「這是我讀得最多的一本書。」「(美國製造業流失)正是中共發起的經濟戰略所致。」《超限戰》是1999年出版的中共軍方兩名大校寫的書,書中談及多方位攻擊美國,包括經濟戰、政治戰、網絡戰、恐怖襲擊等。

班農把特朗普形容為「現代的列根」。他表示,列根總統成功解體了共產主義蘇聯,那時共產主義陣營和資本主義陣營是涇渭分明。

「但現在特朗普處於更艱難的位置。因為歐洲和美國的權貴精英們,無論是金融界、大公司、媒體,還是政客們,都支持中共。要知道如果沒有西方金融界的注資,如果沒有西方出售技術給中共、或是縱容中共盜竊技術, 中共不可能像今天這麼強大。所有中共用來監控民眾的技術,或者是(西方公司)賣給它們的,或者是默許它們竊取的。」

「回到特朗普就任那星期,習近平在達沃斯峰會上做了個全球化的發言,每個人都把他當成全球化的英雄似的。那些參加達沃斯會議的人知道關押維吾爾人的集中營,知道對達賴喇嘛和西藏佛教徒的打壓,知道對地下天主教會和基督教徒的迫害,也知道對法輪功的折磨。他們甚麼都知道,就是不在乎。」班農直言道:「他們(精英們)在乎甚麼呢?只在乎賺錢。而中共實行的國家資本主義能夠把利潤最大化。」

「中國人工很便宜,因為中國人被奴役著。」「這些精英階層根本就不在乎中國人是否被奴役。他們認為這是一個成功的商業運作,能賺很多錢。」他繼續說:「而這種商業運作也在摧毀美國的工人階級,就像我們昨天聽到的美國製造業的現狀。這些小企業主在美國打造了電路板產業,這正是中共的目標,結果被中共接管了。可是沒有一個精英人士為之發聲。」

「特朗普面臨的就是這樣一個局面,所有的精英階層都反對他。」「這些精英們和中共領導層『同床共枕』,他們是商業夥伴和投資夥伴。他們對我們施壓,而不是向中共施壓。」「特朗普所挑戰的是已成型的全球體制。這個體制說,我們和中共達成了協議,這套系統很適合我們。這些精英們不知道這正是中共針對西方的經濟戰略。」

班農說,香港兩百萬人上街遊行抗議是全球過去四周內的頭等大事。「如果香港的抗議持續下去的話,中共的控制力在未來四、五年會非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