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被沽空機構狙擊誇大利潤的大陸羽絨生產商波司登(03998),除了連續三天發公告澄清外,在周四的業績會上也否認有關指控,認為沽空報告故意遺漏波司登部份附屬公司的數據。另外,信義玻璃(0868)26日亦被沽空機構GMT Research狙擊。

波司登副總裁朱高峰昨(27日)在業績會上稱:「我們的合併範圍的公司很多,哪些是被他(沽空機構)故意的、或者是遺漏了等等。所以這個呢,我相信有財務基本的會計常識的人,大家都很清楚,他是怎麼做的,當然我們也不清楚對方的動機和用意。」

朱高峰坦言事件對公司股價必定有影響,但自公司2007年上市以來,波司登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高德康從未減持過股份,反而不斷增持,現有七成股份,重申對公司有信心。高德康則表示做生意難免會碰到風雨,會繼續做好公司業務。

沽空機構博力達思(Bonitas Research)主要對波司登有四大指控,包括捏造利潤,自2015年起在其財報中捏造了8.07億人民幣的純利潤,虛報增長174%;向未披露的關聯方轉移人民幣20億;以人民幣540萬元的價格,將5,600萬人民幣的實物資產賣給董事長高德康;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股份的波司登內部人士支付重大歷史股息。

對於捏造8.07億元人民幣的純利潤指控,波司登昨早發澄清公告稱,是由於部份子公司所產生的利潤,未納入集團主要附屬公司披露資料內,而且沽空報告採用了不同的財務報告期;兩個因素合併造成的差異為約人民幣7.7億元,而該等沽空報告中忽略了此一事實。

波司登公佈去年全年業績,期內純利按年增長59.4%至9.81億元人民幣,派末期息6港仙。羽絨服為集團最大收入來源,收入按年升35.5%,至76.58億元人民幣,佔總收入的73.7%。波司登股價昨天收報2.120,升4.41%。

2012年,因為一封萬聖節的求救信,中國勞教所奴工問題被西方媒體曝光後,波司登也被披露利用馬三家男勞教所奴工生產童裝羽絨服等產品。

信義玻璃(0868)26日亦被沽空機構GMT Research狙擊,質疑其無證據證明有將資金由大陸轉至香港,質疑公司只是利用不斷在香港發債,甚至分拆業務上市再售股套現,藉此獲得資金支付派息;故認為信義玻璃的大陸業務真偽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