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到了,木槿也開花了;從仲夏到仲冬,都可以見到灼灼木槿花,放蕊吐豔。

紅色朱槿,若美人衣裳。圖為複瓣朱槿(維基百科)
紅色朱槿,若美人衣裳。圖為複瓣朱槿(維基百科)

朝陽一照 木槿灼灼舒暉

中華文化中觀察木槿的歷史早就有,周代《禮記》的〈月令〉裏就寫:「仲夏之月木槿榮」。仲夏就是夏天的第二個月,依黃曆就是五月,穀雨和夏至節氣在其間。木槿的榮豔正好傳遞了仲夏的火熱、襯托了夏日的光華。

木槿喜愛夏天,愛夏的朝陽,就像明人何景明的描摹:「英英園中槿,朱榮媚朝陽」。豔陽下的木槿,纖枝夭夭、花朵灼灼、紫蒂素莖,翠葉有單葉、千葉之別。

木槿花瓣五出,木槿屬下的品種繁多,顏色有深紅、粉紅、藍的、紫的、白的都有,朵朵明艷煥發。紅花朱槿,更是夏天的代言人,中國嶺南人稱大紅花,明末屈大均形容她是美人的衣裳:「受色朱天好,長含灼灼暉;移從君子國,襲作美人衣。」見《木槿‧其一》。

郭樸《玄中記》說:「君子之國,地方千里,多木槿之華。」傳君子之國在今天的東瀛,古早時候,有許許多多木槿花。

隨遇而安籬笆花

木槿如李樹,髙五六尺多岐枝,不僅灼灼明艷,且賦有隨遇而安的特性,非常容易生長,斷枝橫倒都能生。《抱朴子‧內篇‧極言》說木槿最容易活:「夫木槿楊柳,斷殖之更生,倒之亦生,橫之亦生,生之易者,莫過斯木也。」

小時候,常看到木槿籬笆上掛著大大的紅花。孩童們很喜歡木槿花,可以玩、可以作美紅妝的飾物、還可以拿來吃。古代就已經把木槿做成醃菜,也有作為蜜餞的著色品。

木槿古名一名玉蒸、一名朝菌、一名日及,還有一名「朝開暮落」(維基百科)
木槿古名一名玉蒸、一名朝菌、一名日及,還有一名「朝開暮落」(維基百科)

朝生暮落 無宿花

羣芳譜記載木槿古名,一名玉蒸、一名朝菌、一名日及,還有一名說得更明白,「朝開暮落」。花如其名,名如其花,說了木槿花豔麗又短暫的特質。

人們讚美木槿含晨曦而吐曜,爛若列星;可是,木槿見陽而榮、日中而衰、至夕而零,自身終看不到夜空的星星。今早晨光裏你為木槿驚豔,明日再來,就無法與那木槿花重逢了。白樂天賦詩給木槿取了「無宿花」的別名,其情也真,令人興嘆。

木槿,朝開暮落「無宿花」,花如其名,名如其花,說了木槿,花豔短暫的特質(維基百科)
木槿,朝開暮落「無宿花」,花如其名,名如其花,說了木槿,花豔短暫的特質(維基百科)

木槿看人生 促促生有涯

朝開暮落啊無宿花!木槿短暫的榮華。古人感悟良多!

今朝一朵光豔灼灼木槿花,夕陽西下時,就是一朵飄零的落花。木槿,流輝明艷是本色,紅顏易殞是宿命。朝開暮落,如同朝菌朝生暮死。木槿開落在瞬息,引詩人吟嘆,灼灼昭昭洞察生命。

李白詠木槿,嬋娟窈窕芳豔蓋園池,嘆生命夭促、榮華瞬息即逝:

芬榮何夭促,零落在瞬息;

豈若瓊樹枝,終歲長翕赩。

~《詠槿》

白居易勸元九,促促生有涯:

薤葉有朝露,槿枝無宿花。

君今亦如此,促促生有涯。

~《勸酒寄元九》

木槿的一生何其短暫,不能留宿;人生也有涯,誰人的生命能「留宿」此生呢?

木槿花開夏至來。木槿花開花落的一生,一日裏看盡,好景短暫!( Alvesgaspar/wikimedia)
木槿花開夏至來。木槿花開花落的一生,一日裏看盡,好景短暫!( Alvesgaspar/wikimedia)

木槿看世道 盛景轉瞬空

也有些詩人拿木槿來比況世道冷暖、盛衰起落的無常,對應人生自我警惕:

身遊城市髮將華,

眼見人情似槿花。

惟有樑間雙燕子,

不嫌貧巷主人家。

~宋‧朱繼芳《和顏長官百詠(并引) 其十 城市》

莫恃朝榮好,君看暮落時。

~唐‧劉庭琦《詠木槿樹題武進文明府廳》

五陵槿梢花,千駟草頭露。

富貴人始傳,屢空今不數。

~宋‧楊萬里《題趙昌父山居八詠 其二 晏齋》

看木槿朝開暮謝,好比人生富貴轉頭空呀!不要自負今日堂前梢頭開紅花。

木槿夏至花開,過了夏至一年過半,歲時又向西落……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Ulf Eliasson/ wikimedia)
木槿夏至花開,過了夏至一年過半,歲時又向西落……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Ulf Eliasson/ wikimedia)

保命方   進一語

木槿,花開花落的一生,一日裏看盡,比別的花兒更短暫。看過「縮時攝影」的情景嗎?宛若人生縮時攝影的演練,讓古人怵目驚心:好景無常!

俯仰宙宇,人總看不透他往古來今的悠久,如斯觀之,人的一生,又何曾長於木槿的朝開暮落呢?

唐代施肩吾有詩《句》,吟道:「世人誰不愛年長,所欲皆非保命方,但看日及花,惟是朝可憐」。看木槿花便知,美麗惹人憐只有在今朝,榮盛光焰瞬息即逝,榮華美麗、富貴顯要都不是「保命方」。說人生有定數,唯有行善積德者得延壽,例證在人間。

詩仙李白憐人間木槿「豈若瓊樹枝,終歲長翕赩」,寄喻修行。人生即便百年長,又真有幾日好?瓊樹長仙鄉保命,比木槿的短暫光豔強得多。

木槿,夏至花開。過了夏至,就是過了一年的中點,歲時又向西落!

文末,阮籍《詠懷》更進一語:「木槿榮丘墓,煌煌有光色,……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