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的修例紛爭,社會又再度撕裂,社交群組不斷出現各種針鋒相對的轉發,朋友由發放圖片文字影片開始,漸漸動氣謾罵、互為反目,甚至退出群組。甚麼「黃屍」「學棍」「廢柴」「寄生蟲」等等侮辱性字眼接連送出,大家有來有往,使到一個平靜分享的聯絡群組,成為另一個政治爭拗的小戰場,有人積極提醒大家不要做爭執的「審判官」,不如做衝突的「和事佬」。可惜各有各既定的立場,你改變不了我,我也改變不了你,紛爭不斷,令人擔心痛惜。

科技發達,通訊方便,現世的政治活動和過往的抗爭形式,有很大不同。以前有組織機構,領導人物,現在這些角色已逐漸淡化模糊,群眾帶著不同的目的訴求走上街,對這些組織或領導人物基本上不當一回事,行前退後,不是他們說了是,因此群眾的行為,越易失控。而網絡上更有各種志同道合的群體,理念相同,往往出奇不意,做出難以預測的舉動,這種「不可知」的社會突發性事件,將會越來越難預測,而衝突危險指數更會進一步加大。

近日圍堵警察總部及政府機構,幸好沒有出現任何悲劇,絕對是香港之幸。政治陰謀論各種都有,但無論怎樣,「依法抗爭,和平示威」絕對不能放棄,任何違法行動都必須制止,人是情緒的動物,更喜歡寃寃相報,指罵打鬥,只會帶來更大的武裝衝擊。況且始作俑者,不是眼前街頭的警務人員或公務人員。與其謾罵指責,倒不如向對方好好列出重點,講解事情始末,是非對錯,使大家回歸理性思維。任何一方,都是香港市民,都是左鄰右舍,大家總有牽連,忍心傷害對方嗎?

這個世界,是非曲直其實有一定標準,只要理性講解,細心闡述,人即使一時想不明白,播下種子,可望有了解的一天。如果以自己衝動的想法,強加於別人身上,只會把原有正確的理念削弱,更會減少認同者的支持。例如阻礙市民到政府機構辦事,一句「要別人犧牲」,如何講得通?我逼你將錢包的錢拿出來濟貧,目的是好,手法是對嗎?所以失去理性思維應有邏輯,只會壞事!我們只能以理性分析,講解我們的睇法,然後讓別人自我判斷。況且在這個虛妄造假的時代,公關包裝人人都會,大家都在等待對方行差踏錯,然後進行反擊。但如果自己能如理如法行事,能給人口實嗎?

又譬如警察總部,沒有斷水斷電斷糧,大家身處冷氣房,一天內卻居然有十多人需要call白車救援,能不奇怪嗎?香港開埠以來,在同一建築物,曾試過有十多人同時需要急救送院嗎?這都算是一個開埠紀錄。而病人到院後,大部分人又可獨自離開,如此,又算不算玩手段濫用救援?其實很多例子,如果細三思考分析,都會明白背後用意,如果身處現場,不好好冷靜思考做正當的事,都會為雙方帶來不幸。

和平抗爭,需要各方支持,違法手段,傷害他人身體的行為,為己為人絕不能做。人與人之間相處,要家和萬事興,社會與國家興衰,必須如理如法,才能創造和諧。香港市民因為一條愚蠢法例,使得大家再次衝突撕裂,作為小市民只希望大家能再次結緣而不是結怨。誠心分享以下:

窮人問佛:我為甚麼這樣窮?

佛說:你沒有學會給予別人。

窮人:我一無所有如何給予?

佛曰:一個人一無所有也可以給予別人七種東西。

顏施:微笑處事;

言施:說讚美安慰的話;

心施:敞開心扉對人和藹;

眼施:善意的眼光給予別人;

身施:以行動幫助別人;

座施:即謙讓座位;

房施:有容人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