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不管那些美國眾議院的民主黨人自己是否真的相信總統特朗普犯下了需要彈劾的罪行,他們還是要在媒體上發佈一些激烈言論。但彈劾還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在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目前還沒有任何要開始聽證的跡象。本文作者,美國密歇根州的政治學者克利福德漢弗萊(Clifford Humphrey)認為,民主黨在彈劾總統的問題上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要麼承認自己在污衊,要麼承認自己膽小。但無論如何,此事都體現出民主黨把黨的利益凌駕於人民。 如果萬一你錯過了這個消息,讓我們回顧一下6月15日發生的事。那是(民主黨的)「彈劾日」的最新一次行動——那一天本來應該是(民主黨發起的)美國人民在全國各地集會、要求他們的眾議院議員正式開始彈劾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一天。

但是,參加活動的人數卻少得可憐,只有20人出現在俄亥俄州托萊多(Toledo, Ohio)的集會上,而在被稱為進步主義溫床的俄勒岡州的波特蘭(Portland, Oregon),也只有200人參加。

但這種沒有廣泛民意支持的情況,並沒有阻止民主黨議員宣傳彈劾總統的消息——彈劾熱正在上升。截至本周,有超過70名民主黨眾議員表達了他們的觀點,即特朗普犯下了應該被彈劾的罪行。然而,他們在行動上卻一直拖延。

他們寧願只在媒體上用言論彈劾特朗普,而不是在國會通過投票彈劾他。那些傾向於彈劾總統的眾議院民主黨人士已經表明:他們要麼是害怕意外的政治後果,並因而變成懦夫;要麼就是他們在撒謊,並因為誹謗而產生了犯罪感。

但無論是哪種方式,他們都沒有堅持他們所有人都「支持和捍衛憲法」的誓言。美國人民應該追究他們的責任。

特朗普對憲法構成威脅嗎? 

近期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經過兩年的調查,宣佈特朗普無罪。但在此之前,很多民主黨議員都認為特朗普犯下了可以彈劾的罪行。隨著距離2020年大選越來越近,進行彈劾總統聽證會的時間窗口也越來越小,那些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尖銳。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D-Calif.)好像拿著平衡桿走鋼絲一樣,要小心翼翼地平衡民主黨的激進派和溫和派。不幸的是,她自己似乎也並不喜歡這種狀況。

為了滿足民主黨激進派,她說她相信特朗普「參與掩蓋」甚至是他應該「入獄」;同時,她為了滿足民主黨中較脆弱的溫和派,她迄今為止都拒絕給予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許可、讓他們繼續進行一個彈劾總統的聽證會。

毫無疑問,她處境艱難,並且壓力只會加劇。在即將舉行的民主黨初選辯論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們將被迫向激進的初選選民證明他們的誠意,彈劾總統將成為他們競選活動的核心口號。

但是儘管如此,是否在白宮存在一個暴君、一個犯罪份子?如果他們允許一個他們認為對他們所發誓要保衛的憲法構成威脅的人留任,那麼那些傾向於彈劾的眾議院民主黨人士要說甚麼呢?如果他們讓這樣一個人繼續留任,那麼他們自己也不配保留自己的職位。

當然,政治涉及妥協與合作,而且總是處於危險之中的政治遊戲會持續更長的時間。彈劾聽證會的後果可能會適得其反。在這種情況下,兩黨都要在2020年大選中爭奪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多數席位,那麼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必須謹慎行事。

但是,如果民主黨的國會議員們相信,就像眾議員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提茲(D-N.Y.)所說的那樣,「你把手伸進袋子裏一掏,就可以拽出足夠多的可以彈劾總統的東西」,但卻由於政治原因,民主黨人不會去彈劾他,他們就變成了懦夫——他們把黨的利益放在美國人民的利益之前。

誠實才是最好的辦法

但是,也有可能那些傾向於彈劾總統的民主黨人實際上並不認為特朗普犯有任何「叛國罪、賄賂罪或其它的重罪和輕罪」,但卻聲稱特朗普值得彈劾、並且因此得出結論:他不應繼續做總統。這只是(民主黨)2020年大選的偉大營銷策略,無論這些是否是真的。

假新聞不是在2016年才發明的。古代雅典也有煽動者和蠱惑人心的人。但是現在,每一份公開或私下的政治聲明,都是社交媒體消費群體潛在的毒藥,無論這些說法真實與否。兩黨的公民和政治家都喜歡利用這些帶有諷刺和場面的新媒體模式。這被稱之為尖叫藝術(the Art of the Squeal)。

所以,儘管不誠實,但在推特上推一個所謂總統犯下可彈劾罪行的謊言,卻可能成為一種有效的政治策略。這種(謊言的)表現——體現在(尖叫的)音量上和精心設計的網絡爆紅事物上——往往是現實——至少在政治上說是這樣。如果你把這個謊言變得簡單並且可以足夠經常地重複它,以至於最終人們都會相信它,或者把它變成為一個持續的媒體熱點,這至少在政治上講是幾乎相同的。

但是,如果傾向於彈劾的民主黨人並不真的相信特朗普是有罪的,但卻希望美國人民無論如何都要相信(他們的謊言),為了使特朗普(的總統地位)在他們眼中非法化,那麼他們就是在腐蝕人民的理性。這個目標是要操縱和混淆——而不是要改進和擴大公眾輿論。

我們現在稱這種現象為精神虐待。在這種情況下,傾向於彈劾的民主黨人,也是把他們黨的利益凌駕於美國人民的利益之上。

這是「特朗普發狂綜合症」的本質,對特朗普抱有強烈的仇恨,以至於他們寧願讓全國人們受苦,也要讓他下台。這種無謂的自殘可能有助於民主黨人在短期內增加初選的投票率,但這會在大選中傷害他們自己和這個國家。

傾向於彈劾總統的眾議院民主黨要麼採取切實的行動,開始一個彈劾聽證會,要麼他們需要好好解決彈劾總統的說辭。否則,美國人應該把他們稱為懦夫或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