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中共自由派大佬李銳的日記歸屬爭奪案,在北京西城區中級法院開庭時,未公開審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質疑,該宗案件是「民訴案」,但更像是「公訴」,繼母背後的指使者就是中共。

6月25日上午,中共北京西城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李銳日記》歸屬糾紛案。

美國之音報道說,本案開庭時,李銳的遺孀、原告張玉珍並未現身,僅有她的代理律師出庭。而本案被告李南央未到庭,也無律師代為出庭。

報道援引消息說,當天早晨李銳家人、家人的朋友和關注者十餘人前往法院要求旁聽被拒。歷史學者、《炎黃春秋》雜誌前執行主編洪振快在現場拍照時被人帶走,並被迫刪除所拍照片。

現定居美國三藩市地區的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表示,西城區法院不公開審理一樁繼承糾紛的民訴案,「這有點兒不打自招」。她表示,如果張玉珍起訴李南央案不是民訴,就應該是「公訴」;而「原告明明又是西城區居民張玉珍,不是行使國家檢察權的某檢察官」。

李銳今年2月16日去世,4月2日他的遺孀張玉珍向北京西城區法院起訴李南央,認為李南央「擅自」將李銳生前的日記、信件、工作筆記等文稿,捐獻給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要求其歸還。

北京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此前對香港《蘋果日報》表示,李銳身後的這場「遺產之爭」絕非普通民事官司,而是中共或明或暗操控的。這宗事件的背後是中共發力「顯而易見」。因為李銳的日記堪稱是一部中共的活歷史,它記錄的肯定不是官方所中意的。

李南央也曾向外媒透露,繼母張玉珍把她告上北京法院索要《李銳日記》是由中共中央最高層主導的行動,目的非常明確,就是銷毀,讓《李銳日記》消失。

李銳曾任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秘書、中共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等要職。李銳一生都保持著寫日記的習慣,他的日記時間跨度長達83年,從1935年至2018年3月26日李銳住院前,與中共官方的黨史不同,真實地記錄了中共的黨史。

李南央給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捐贈的《李銳日記》、信件、在廬山會議期間和參加土改的工作筆記等等,約1000萬字。

李南央曾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她在父親生前就代表父親完成了向胡佛研究所的捐贈手續,《李銳日記》在法律上就與自己無關了。

她說:「我父親生前,《李銳日記》所有權的轉接已經完成了,跟我父親都沒關係了。但父親是唯一有權要回來的人,如果共產黨非得要,就要想辦法讓李銳起死回生。」

李南央表示,張玉珍後面的力量為了索要《李銳日記》費盡了心思,他們指使李南央的侄女在報上寫文章索要;又動員在美國的李南央的外甥女婿發電郵給胡佛研究所索要;中共駐三藩市領事館則一次又一次向李南央轉寄北京法院的法律文書,並派一位副總領事與胡佛研究所交涉。

李南央說,她有父親李銳生前的錄像和錄音,可以證明向胡佛研究所捐贈《李銳日記》是她父親的意願。

李南央近日又在網上披露,胡佛研究所就張玉珍向北京西城區法院起訴索要《李銳日記》一案,向美國法院提出反訴。

她寫道:「史丹福大學在訴訟中認定:李銳的捐贈物現在美國,對胡佛的捐贈手續是李南央在李銳去世之前完成的,故對李銳捐贈物所有權的爭議,應該由捐贈物實際所在地的美國法院作出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