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法輪功學員耿冬被非法判刑四年,關在天津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由於他不放棄「真、善、忍」信仰,遭嚴管迫害,目前被關進一大隊小號,遭坐小板凳等酷刑折磨,且每天被三名包夾隨時監控,時常遭到毒打。

法輪功學員耿冬。(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耿冬。(明慧網)

天津法輪功學員耿冬被非法判刑四年,關在天津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
天津法輪功學員耿冬被非法判刑四年,關在天津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

當得知中共監獄對耿冬加重迫害後,耿冬的岳母、紐約法輪功學員趙玉琴每天站立於紐約中領館外面街頭,要求「立即無罪釋放耿冬、李明君、吳殿忠、王蓮蓉」,抗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迫害。

明慧網報道,濱海監獄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使用多道繩索捆綁法輪功學員、或者反銬等酷刑,致使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傷痕累累,甚至傷殘;地錨、拖刑、吊銬、電擊、毒打,更是普遍使用的手段。毫無人性的迫害手段還有:耳朵裏放進蟲子、菜裏吐痰、往嘴裏抹屎、坐小板凳等。

酷刑「地錨」就是把人的兩條腿劈開,把兩隻手銬在一隻腳踝下的地環上;另一隻腳也被地環銬住。惡警叫囂,天津市最大的玩鬧(指身強體壯的小混混)也沒有挺過兩天的,看你們法輪功能堅持多久。

中共酷刑演示:地錨。(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地錨。(明慧網)

暈倒了用涼水澆酷刑使人處於癱瘓

警察用地錨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後人暈倒了,用涼水澆,用針扎,此酷刑將導致人處於癱瘓狀態。

另一種酷刑是,監獄用鐵板製成的管桶,將被迫害人的兩條腿至臀部像樁子一樣直立固定在地上,兩腿不能彎曲,再用手銬將人的兩隻手銬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點都動不了。

這種酷刑對人折磨的極限是兩小時,天津法輪功學員李希望曾經被警察「錨」了十多個小時,直到半夜零點,才發現李希望已經被監獄酷刑迫害致死。

耿冬被迫害經歷

耿冬,大學畢業,原住在南開區天大新園村,在一家外資企業工作。因他修煉較早且年紀又小,就在煉功點上熱心為法輪功學員提供煉功資料等義務服務。

耿冬因此就成了中共邪黨迫害的重點。在頻繁的綁架騷擾下,耿冬無法正常地工作生活,只得放棄優越的工作遠走他鄉。2000年,耿冬在雲南被跟蹤而來的天津警察綁架回津,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天津雙口勞教所迫害,又超期關押半年。

2003年出勞教所後,耿冬在珠海找到一份工作。2004年1月22日(大年初一),耿冬在珠海富民酒店(富民酒店是非法洗腦場所,耿冬在此拍攝迫害場所照片)外被拱北公安綁架,先被非法關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送進廣東省三水勞教所三分所三大隊迫害。耿冬因拒絕接受轉化,在兩年半非法勞教期滿後,又被非法加期半年。

2008年奧運前夕,天津公安部門得到奧運前要「嚴厲打擊法輪功」的密令,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又一輪的瘋狂迫害。2008年7月27日,耿冬再次被南開區學府街派出所警察綁架。

兒子再被綁架 老母親失語妻小病弱

此時,耿冬的女兒剛剛出生五天,妻子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老母親因兒子再次被綁架,受到嚴重打擊出現了腦栓塞的症狀,失語且不停流口水,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七十多歲的老父親看著躺在床上的老老小小,不由得老淚縱橫。

2016年12月7日天津國保和各區派出所警察統一行動,在同一時間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僅西青區就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

都是口頭告知隔天開庭

當月21日經律師會見才得知,原來是因為耿冬父親生前遺留下來的刻有「法輪大法好」的印章及掛飾,成為了中共抓捕迫害耿冬的理由。

2018年6月2日上午9時,四名法輪功學員耿冬、吳殿中、李明君、王蓮蓉四人均表示沒有提前收到法院送達的傳票,均是獄警管教口頭告知,隔天將開庭。

四人均表示部份筆錄不實

質證階段,公訴人宣讀的四位法輪功學員在派出所做的多次筆錄均有偽造部份。四人均表示部份筆錄不實,自己從未說過那樣的話。有的屬於誘騙的筆錄,如王蓮蓉所說,警方以她八十多歲臥床母親威脅誘騙,說她母親病了,如果在筆錄上簽字就馬上釋放,可以回家照顧母親,王蓮蓉被逼無奈而簽字。

下午律師正發言辯護時,法官無故打斷並宣佈休庭。隨後不久,吳殿忠被誣判五年,王蓮蓉、李明君、耿冬均被誣判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