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人生,我們經常慨嘆無常難測,然而面對天地和大自然,我們卻是覺得似乎一切都是那麼的恆常,天天的黑夜白晝,年年的春、夏、秋、冬,都是無止無盡的一樣不變。

其實這是我們意識的錯覺,因為太陽有黑子,月亮有盈缺,四季各有景致,草木各有風貌,這些我們都知道也明白,卻因為「物在身外」,所以可以客觀到超越時空來計算,也因而可以看出它們的恆常性。

到了自身,人無法客觀地來自我度量,一粒米、一口水,都須注意甚至計較,這是因為「自己」是沒有任何人、任何東西可以取代的「唯一」存在,也就是「我在世界在,我死世界死」。

現實裏,人與我,物與我的相對關係就是如此。所以我們能客觀冷靜地看宇宙天地萬物,卻無法冷靜客觀地看全人類,也因而我們看不出人類的恆常性。

領悟了這點,我們就容易看開,人性的自私和殘暴就比較不會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