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一些中共政府支持的中企也不斷被揭使用不公平貿易手段進行競爭。同時這些企業隨時可能幫助中共進行間諜活動,讓美國對其在美擴張不斷叫停。受貿易戰關稅的衝擊,以及中共間諜疑雲,中國中車在美國擴張的野心受挫。

近日,《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發表文章介紹位於美國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春田市(Springfield)的中國中車(CRRC)公司。文章指出,來自美國兩黨政界領袖指責該公司利用其與中共的聯繫,在美不公平競爭,並成為中共間諜活動的潛在工具。

在19世紀的鼎盛時期,馬薩諸塞州春田市的第一條工業裝配線生產出了第一輛汽車和第一輛睡軌車。沃森(Wason)是當時領先的公司之一,為美國和遠至埃及等國家的客戶提供客車和有軌電車。然而沃森公司在20世紀30年代破產,在去工業化時期,該市的許多工廠關閉。因此,當一家中國公司在2014年宣佈投資9500萬美元用於建造軌道車的新工廠時,該地的許多人對此前景感到興奮。

這家公司就是中國中車(CRRC)(當時為中國北車),經過四年的發展,走到2019年的中國中車成為了中美之間不斷升級貿易衝突中的一個焦點。

源頭為中共國家資本 超低價格競爭

中國中車在2014年贏得第一份合同,為波士頓的地鐵系統供應280多輛車。中國中車的春田投資代表了中國製造業投資開荒的罕見情況。根據榮鼎(Rhodium)的數據,自2011年以來,這類項目以每年約10億美元的速度流入美國。

中國中車以5.57億美元的價格贏得波士頓招標,大大低於南韓現代Rotem(7.21億美元)、日本川崎(9.05億美元)和加拿大龐巴迪(10億美元)。Rotem的律師曾表示,中車的價格「低得不現實」。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曾引述中車美國公司低價投標的真正目的:中車致力於在美國市場建立據點,所以在本次投標中承諾建立生產基地,並報出最優惠價格。

中國中車繼2014年在波士頓打敗加拿大、日本和南韓的競爭對手後,又於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期間在芝加哥、費城和洛杉磯獲得了地鐵車箱合同。

但自特朗普總統在2017年底表示,他打算對中共貿易和投資問題採取比其前任更強硬的路線後,中國中車已經失去了至少三次軌道車合同的競標,其中兩次在紐約,一次在亞特蘭大。

中車在春田市組裝使用的來自中國製造的零部件,成為特朗普於2018年7月對中國工業出口徵收的第一輪貿易戰關稅的目標。(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中車在春田市組裝使用的來自中國製造的零部件,成為特朗普於2018年7月對中國工業出口徵收的第一輪貿易戰關稅的目標。(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貿易戰美國徵收關稅 中車價格優勢不再

中美貿易談判中,美國對中方的訴求是結構性改革,停止各種不公平貿易行為,包括停止盜竊產權和減少中共國家不公平補貼。

中車在春田市組裝使用的來自中國製造的零部件,成為特朗普於2018年7月對中國工業出口徵收的第一輪貿易戰關稅的目標,該批關稅涉及到中國商品為500億美元。中國中車今年早些時候申請免除來自中國部件的關稅,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拒絕了該請求。

去年7月的關稅正在對中車產生直接的影響。「由於價格問題,我們基本上失去了亞特蘭大(3月份)的合約,這是不尋常的,」春田中國中車的前質量控制經理羅素‧阿斯卡洛夫(Russell Askalof)說:「我們贏得這麼多其它合同的部份原因是,中國中車馬薩諸塞州公司能夠將中國的廉價勞動力用於建造汽車車架,從而為整車提供大幅折扣。」

「現在士氣非常低,」上個月離開該公司的阿斯卡洛夫補充道:「人們非常在意他們的工作。」

美兩黨議員對中車直言不諱地批評

在馬薩諸塞州之外,這家中國公司在芝加哥又有一家美國子公司——中國中車四方美國公司,該公司正在為那裏的地鐵系統建造車輛,如果它能贏得華盛頓地鐵合同,也有可能為華盛頓建造地鐵車。

隨著中車在美國的擴張,反對中車的聲音也在擴大。美國國會對中國中車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包括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以及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

魯比奧於5月底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中寫道:「這是中國(共)破壞美國工業,並主導21世紀先進技術的長期戰略的一部份。」

「考慮到我們對中共網絡戰運作的了解」,舒默曾呼籲美國商務部門調查中車是否構成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

拒絕中車 安全、間諜是主因

美國鐵路安全聯盟(RSA)一直在努力警告中國中車帶來的威脅。該聯盟認為,由於中國中車享有的中共國家資本的支持,最終會從軌道客車擴展,並主導美國鐵路貨運部門。「如果它們能像法國、德國、加拿大、南韓和日本一樣按照相同的規則運作就很好,」RSA的成員埃里克‧奧爾森(Erik Olson)說道:「但那不是它們所遵循的規則。」

RSA同時認為,現代軌道車輛中包含的先進技術,包含了從跟蹤到調節溫度的一切傳感器和控制系統。中車製造的車輛如果進入華盛頓地鐵系統,很有可能成為中共間諜活動的工具。

奧爾森說,這裏有國會議員、情報界人士、國防部官員、工作人員,還有更多(乘坐地鐵的人)。我們不認為中國中車會發動一場戰爭,但它們能否追蹤人,是否也可以將其用作情報收集工具?這是百分之百的事。

今年5月,4位美國聯邦參議員聯合發起《2019地鐵安全、問責和投資法案》,禁止華盛頓DC地鐵系統購買中國製造的地鐵車廂。

發起人之一的參議員馬克‧沃納(Mark Warner)說:「DC地鐵系統了解這是一個挑戰,因為中國製造的車廂更便宜,但同樣的挑戰是我們這個世界正在進入到5G網絡時代。情報社區、這個地區的所有機構,無一例外都受到中國(中共)情報技術的威脅。」

中國對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多年來一直在增加,2016年達到了460億美元的峰值。自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已急轉直下,榮鼎集團的數據顯示,2017年達到290億美元,2018年僅為50億美元。

隨著帶有中共國家資本的中資不斷滲透美國,採取不公平的手段進行競爭,同時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美國人已意識到要保護美國,拒絕紅色資本。榮鼎的合夥人蒂洛‧海納曼(Thilo Hanemann)表示,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共企業發出強烈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