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中援引一位美國政府資深官員的話稱,美國副總統彭斯再次推遲原定24日在華盛頓威爾遜中心就中國人權等問題發表的政策演說,以避免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下星期與習近平會晤前為兩國之間的緊張氣氛「火上澆油」。

據報,彭斯的演講原本定於在「六四」當天發表,但被特朗普推遲到24日。此後,在特朗普與習近平於6月18日通電話,並進行了「富有成效的交談」後,彭斯的演講再度被推遲到G20峰會後。此舉透露了兩個重要信息:

一、彭斯的演講內容一定相當震撼,如同去年10月發表的重磅講話一樣,將代表著美國政府對中共人權問題的最全面看法,代表著美國政府未來相關政策的新走向。

去年彭斯在演講中明確提到美國對華政策業已轉向,美國除了將在經濟、軍事、外交、科技等領域與中共抗衡,「不會退縮」外,還將「繼續堅定地捍衛我們的安全和我們的經濟」。彭斯還表示,「當涉及北京對美國政治和政策的惡意影響和干涉時,我們將繼續揭露它,無論北京採取何種形式。」

而彭斯在演講中亦談到了中國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沒有實現。他指出,「曾有一度,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對人權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來,中國朝著控制和壓迫本國人民的方向急轉彎。」具體來說,一方面,中共通過「無與倫比的監控」,嚴重限制著中國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並通過所謂的「社會信用分數」控制民眾。另一方面,中國依然沒有宗教自由,「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經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衝擊」。他呼籲中共領導人改變路線。

世界上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在彭斯演講後的大半年時間裏,美國開始以前所未有的強硬姿態,應對中共。在貿易上,藉由關稅向北京強力施壓;在科技上制裁華為等中國高科技公司;在軍事上,美國軍艦高調駛過南海海域;在人權和宗教問題上,公開批評中共,將「六四」定性為大屠殺,並限制中共參與人權迫害的官員的赴美簽證。

而在不久前的6月2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則在國務院公佈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的講話中,直指中國共產黨敵視宗教,稱「在中國,政府對各種信仰的人,包括法輪功修煉者、基督教徒和藏傳佛教信徒等等的嚴厲迫害是常態。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對一切宗教信仰都表現出極端的敵視。中國共產黨要求把它獨尊為神。」這樣的表態同樣是前所未有。

因此,可以推測,彭斯被推遲的演講將觸碰中共最心虛、最害怕的人權、宗教迫害問題,並將這樣的問題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也可以想見的是,美國政府將繼續在本屆政府上任後在人權領域採取的一系列措施的基礎上,如支持旨在打擊全球人權侵犯者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制裁迫害人權官員;首次舉行部長級會議,在全球範圍內推進全球宗教自由;限制官員赴美簽證等,採取讓中共更加恐懼的政策,因為特朗普政府知道,「美國必須在宗教自由、自由和保護上展現強大的國際領導力」,如果「在承擔上帝使命方面有任何差錯,上帝都不會再幫助我們,我們也會成為世人的笑柄」。

二、基於習近平在俄羅斯釋放的「特朗普是朋友」,並釋放願意重啟談判的信號,基於對習近平的善意,特朗普擬在G20峰會上再給北京一次機會。

早前,特朗普在法國出席活動時曾表示,是否對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將在「習特會」後決定。6月9日,美國財政部長姆欽也對CNBC表示,「習特會」將試圖確定習近平是否願意在一項協議中「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以重塑美中之間的貿易和商業關係。「如果中方不想繼續前進,那麼特朗普總統非常樂意推進關稅,以重新平衡(中美貿易)關係。」

顯然,美方並不在乎再加關稅,而且現在600多家美國企業也已寫信給特朗普對此表示支持。然而,特朗普仍希望做最後努力,通過「習特會」,將中國納入變革的軌道上來。

因此,還是如以前分析的那樣,習近平如何把握G20峰會的機會,將至關重要。從目前來看,北京也在為「習特會」做準備,似乎在為談判提供更多籌碼,這包括:習近平出訪北韓,中共外交部長警告美國不要在中東打開潘多拉盒子,北京高調報道恐怖組織塔利班的到訪等。值得關注的是,北京媒體發出的聲音並不和諧。伴隨著習近平與美國意圖修好的聲音的是「抗美」且不自量力的聲音。

由於中共政治的暗箱操作,筆者無法肯定哪些是習近平所認同的,哪些是中共黨內掣肘其力量的派系故意所為,比如哪些是掌管文宣的江派王滬寧放風攪局,但習近平如果與特朗普的會談不歡而散,如果籌碼無效,或者敷衍過後又是言而無信,選擇繼續保黨,那麼所導致的後果絕不是習本人和中共所能承受的,不僅中共將加速滅亡,而且習近平也將面臨嚴重的危局。到那時,悔之晚矣。#